文学论|李正熟:何物是斜阳——谈作家黄基竹的创作

封面新闻 2022-11-03 15:39 80840

文/李正熟

作家黄基竹又要出他的第三本书了,书名叫《青竹居杂俎》。此前,他已经出版了《竹萧横吹》《抗癌日记》两本书。

《竹萧横吹》主要收录他写的一些诗词赋小令,美篇佳句多,星光闪烁,令人目眩。 《抗癌日记》记述了他罹患鼻癌及至痊愈的历程,叫人动容。《竹萧横吹》展示了他过人的才华,《抗癌日记》则再现了他前半生的英勇,两本书都受到读者的重视。人们先是欣赏他的才华,接着又祝贺他战胜鼻癌,他也凭此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实现了当作家的梦想。

奇才命多艰,基竹是奇才。他出生于金堂县五凤镇的一个小山村里,少时读书刻苦,18岁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上了教师,再后来与妻子相识相知相爱相携走过多年贫病的岁月。关于妻子,他曾在《家有病妻》中写道:“跋山涉水访良医,家中有病妻。旧疴新疾自心知,恐无康复期。//勤劳作,细操持,偷闲赋小诗。至情至性不违时,病欺天不欺。”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里说“情深不寿”,黄基竹的妻子不幸应了这句谶言。前年,黄基竹鼻癌才愈,儿子也才成人,妻子就撒开了他和儿子的手,托体山阿。2022年,黄基竹又一次因癌手术、化疗,让文友们天天关注。他却在住院期间打电话给我说要出第三本书,新书名叫《青竹居杂俎》。

黄基竹在学校是中层干部,患有癌症,妻子只上了几年班就下岗,下岗不几年就长年多病。抱病的黄基竹一个人上班,要高质量完成学校的工作,那是他的事业,是全家安身立命的根基,不敢动摇;要赡养父母,养育幼子,那是他为子为父的责任;要一个人长年侍候多病的妻子,要一直在妻子面前装出好状态、好心情,那是他为夫的情义;要经常写出有着明亮意境、有着向上向前情绪的作品,那是他为文的初心。他是一个好教师、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好作家、好文人。

曾有文友写了一篇文章,用“伟大”一词赞扬黄基竹,希望在我负责编辑的内刊上发表。黄基竹听闻后,来电坚决要求删去这个词语,我坚决不同意,坚决予以保留。一个患病的男人,在注定庸常的岁月里,在多次荣获优秀教师、优秀作家称号的同时,还能写出那么多激励人心的优秀作品,还能对多病多愁的妻子几十年如一日不离不弃,俯就呵护,生前仁至义尽,身后祈祷缅怀,这样深具悲悯情怀、性格沉毅坚定、百折不改其志的人,还不伟大么?对黄基竹,我是由衷的敬重和爱惜的。所以,我把他嘱我为新书作序的要求当成一件光荣郑重的事,措辞标点,必正襟危坐。

《青竹居杂俎》共7辑,分别是阳台物语、病中散记、童年记忆、金师琐忆、家山情深、人物速写、随笔杂谈,17万字,87篇,篇什都小,大都在2000字内,属于微言微义而有趣味的小品文。黄基竹家事多艰,按理,文集里应充斥悲情或至少有忧郁气质,但该书的每篇作品却都如他所引用的袁枚的“苔花”一样,自带笑声和春色,自己给了自己一份春天,同时也把这份小小的春意呈献给细心的人们。即使是《家有病妻》这样怀念妻子的作品,在痛彻遗憾中,也显出与命运和解后的通透、豁达的气质,让我佩服并欣慰。

读《青竹居杂俎》,就是回顾我们自己人生所有的小确幸,温馨,淡定,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嘴角悄悄上扬,并随着文字轻声祝福,祝福自己、亲人、朋友和那些陌生的人。

看完全书,正是立冬时节。那么,就用普希金的诗句为作者祝福吧:既然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简介】

李正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金堂县作家协会主席。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