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钦定交子的成都人——刘太后

封面新闻 2022-03-25 10:40 83375

文/奉友湘

千年之前,北宋天圣元年十一月,也就是公元1024年1月的一天,京城开封金碧辉煌的皇宫之中,传出一道永垂青史的勅命:“置益州交子务。”这道短短的勅命,宣告了世界上最早的“央行”——益州交子务的诞生。而下达这道勅命的大宋实际统治者,正是号称千古一后的成都人刘太后。

两个多月后,天圣二年二月二十日(1024年4月1日),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在成都由益州知州薛田主持发行,数额为125万贯。

网上流传甚广的交子(资料图片)

如果说,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是由成都商人发明的;如果说,推动官方发行世界最早纸币交子的人是益州知州薛田;那么,批准官方发行世界最早纸币交子的大宋最高领导人就是刘太后。

历史上的许多改革,都离不开最高领导人的顶层设计。如果没有秦孝公锐意改革,发奋求强,征贤献策,商鞅变法便只能是海市蜃楼。如果不是刘太后这位成都老乡慧眼识交子,认识到交子轻便利民,促进流通,刺激生产,同时又节约铸币成本,节省贵重金属的重大意义;如果不是刘太后果断决策,撤换官员,从组织人事上破除官方发行交子的重重阻碍;如果不是刘太后要求益州再三调研,征求商民对交子存废的意见,最后拍板成立益州交子务发行交子,恐怕难有当时的“支付宝”交子的横空出世,流芳至今。因此,研究交子的伟大诞生,绕不过刘太后。换句话说,刘太后才是交子产生的最重要推手。

刘太后是资格的成都老乡。北宋开宝元年(968年),她出生于成都府华阳县。据宋史记载,刘太后祖籍太原,由于父亲刘通被任命为嘉州刺史,全家迁往益州。后来,刘通跟随宋太祖征伐太原,病逝于途中,苦命的刘太后成了遗腹女。屋漏偏逢连夜雨,刘太后的母亲庞氏生下她后也悲惨离世。

童年孤苦的刘太后是在外婆家长大的。14岁时,她同一个叫龚美的银匠一起流落到了京城开封。少女时代的刘太后长得花容月貌,如清水芙蓉一样天生丽质,据说甚至胜过花蕊夫人。她学过杂耍表演,把拨浪鼓玩得出神入化。于是,她常在著名的开封大相国寺外卖艺。一年以后,由于机缘巧合,她与同年出生的年轻韩王赵元侃相识相恋。这赵元侃便是后来的真宗皇帝赵恒。

赵元侃把她接进了韩王府,成了他心爱的第一个姬妾。二人如胶似漆,天天如蜜月一般度过了近两年的美好时光。元侃对刘姬的宠爱却急坏了小韩王的乳母秦国夫人。后来秦国夫人进宫在太宗皇帝面前说了此事。太宗大怒,要元侃立即把刘姬赶出韩王府。元侃无奈,只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白天把刘姬赶走,晚上却把她悄悄接到他的铁哥们儿跟班张耆的家里,从此幽居起来。这一幽居,就是12年。

刘太后画像

在这漫长的幽居期间,元侃经常偷偷去张家与刘姬幽会。而刘姬则从此在张家潜心读书。她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只有靠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多年后,她成为博学多才,通晓历史,奇谋善断,暗中辅佐真宗治国理政的幕后高参。刘姬在宫廷内外奋斗了近30年才成了皇后。真宗去世,12岁的仁宗赵祯继位,刘太后遵真宗遗诏处分军国大事,成为大宋实际上的执政者。

刘太后垂帘听政,大宋朝廷内外一片新气象。在一派新风中,新年又到。刘太后下令改元,是为天圣元年(1023年)。

就在刘太后励精图治,大力革故鼎新之时,蜀中动乱又起。益州转运司传回加急密报,称知益州寇瑊粗暴行政,封杀交子,商贸凋敝,百业不振,弄得天府之国天怒人怨。百姓纷纷要求罢免寇瑊,另派官员知益州。

刘太后以前对交子并不了解,她少女时代挥泪告别成都时,交子尚在萌芽中。从接到的密奏里,她才了解到交子的前世今生。

原来,宋太祖灭蜀后,命令将蜀中金银铜钱搜刮一空,并下令各州府金银铜钱不得流入蜀中,蜀地只能使用铁钱交易。

真宗大中祥符年间,成都市面上流通的主要是小铁钱,每贯即1000文铁钱重达6.5斤。买一匹蜀锦20贯铁钱,重130斤,需要雇一个壮汉,挑一担钱去店铺;要是买头牛,就要吱呀吱呀地拉一车铁钱赶牛市;上街买菜,要提着沉重的一篮铁钱去。百姓把钱存在类似后来钱庄的交子铺里,还要交3%的保管费。普通交易都极为不便,大宗生意就更加艰难。铁钱低贱,铁钱沉重,铁钱压弯了蜀民的腰,也死死压住了商品交易的命脉。

“钱灾”逼着聪明的成都商人绝地反击,终于有人想出了用交子铺里存钱的收据交子直接购物,代替铁钱使用的绝妙方法。一纸轻飘飘的交子,一下子解决了铁钱沉重,交易困难的千古难题。这交子成了世界金融史上最早的替代货币——纸币。

用一张纸币代替沉重的铁钱支付,其创新的意义不亚于今天用手机扫码付账。最早代替铁钱使用的交子,实际上就是客商存放铁钱的存款单,存多少填多少。也就是说,最早的纸币交子,准备金是一比一的,绝对能够足额兑换。

宋真宗画像(资料图片)

敢于最早尝鲜的成都交子铺老板靠发交子方便了交易,赚了大钱,引起了众多交子铺老板纷纷仿效,印制自己的交子。那时也没有什么发行规矩,更没有律法禁止,于是各种私人发行的交子泛滥。由于一些小交子铺财力有限,有100贯钱便敢发1000贯交子。这些大量印制发行的交子自然不能按面额兑现,于是生出无数纠纷,往往闹到官府,讼争不断。交子多了自然贬值,成都城里闹起了金融危机,物价飞涨,百姓叫苦不迭。

当时的益州转运使名叫薛田,他看到市场混乱,民怨四起,便决心整顿交子。于是由益州官府指定由王昌懿等16家势力雄厚的交子铺户发行交子,而且组成行会,监督发行交易,其余交子铺户不得私自发行。

这一举措使交子发行处于半官方状态,起到了稳定交子币值、规范交易的作用。但好景不长,数年后,这16户交子铺中的少数不法商人故态复萌,带头滥发交子,不足额兑付铁钱,又造成交子贬值,物价暴涨。成都再掀金融风波,商人、百姓怨声载道,甚至诉讼不断,斗殴不止。

薛田一面打击“空手套白狼”的不法交子铺老板,一面思考长治久安的办法。通过调查研究,薛田认为,交子作为代替铁钱使用的纸币,已经不是最初单纯的“存款单”,它已经成为真正有购买能力和支付信用的货币了。因此,交子不应该再由民间的交子铺发行,而应该由官方来发行,就像以前铜钱、铁钱由官府铸造、发行、管理一样。于是,薛田于宋真宗大中祥符末年上奏朝廷,建议由官府设立专门机构交子务,来制定办法,发行交子,管理交子。

此时正是著名奸相丁谓把持朝政。此人虽有大才,但正忙着争权夺利,遂将薛田的惊世妙策束之高阁。

影视剧中的刘太后形象(资料图片)

没多久,一道圣旨将薛田提拔为开封知府,高就去了,同时派了一个叫寇瑊的人任益州知州。武官出身的寇瑊认为交子给社会带来太多负面影响,导致金融风险,社会不安,最好的办法就是砍了树子免得老鸹叫。他于1020年上任后,立马宣布废除交子,关闭交子铺,恢复使用铁钱。

寇瑊的倒行逆施,无疑是一种违背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行为。结果不言而喻,不到3年时间,寇瑊就把一个河山锦绣,富庶丰饶的天府之国弄得乌烟瘴气,百姓怨声载道。这才有了益州转运使司的密奏。

慧眼如炬的刘太后反复研读了密奏,迅速得出几个判断:第一,交子代替铁钱使用是重大革新创造,是便民利商的举措,应该顺乎民意,坚持推行;第二,交子是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必须趋利避害,加强交子发行的管理;第三,益州的混乱局面不能再继续下去,必须快刀斩乱麻,釜底抽薪。

那么,由谁去主政益州,迅速拨乱反正,恢复正常秩序,让社会、经济生活回到正轨呢?

刘太后飞快地在脑子里搜索合适的人选,眼前突然跳出一句古语:解铃还须系铃人,对了,就是薛田!

以刘太后对薛田的了解,他不仅为人宽厚仁和,更是贵有担当任事的勇气,确有治世之才能。益州交子开天下之先河,若非薛田因势利导,岂能有此利商便民之物蓬勃生长?寇瑊处理交子风波貌似失之武断,其实乃是缺乏担当。

还有,薛田发现了交子便民利商,推动经济的巨大作用,也悟出了民间发行交子的无序混乱,对经济的毁灭性破坏,提出由朝廷来管理交子发行,这简直是天才的设想!

对于交子,刘太后自有远见卓识。她在成都长到十几岁,知道铁钱的沉重,百姓交易的艰难。这交子既易于携带又便捷交易,方便印刷远胜于铸币。因此,她认为这交子早晚要取代铁钱,甚至取代铜钱、金银。今后恐怕不只益州及川峡四路使用交子,整个大宋,乃至外国,也许都要使用蜀商发明的交子呢。

宋仁宗画像(资料图片)

于是,刘太后玉手一挥,连续发出两道诏命:第一,免去寇瑊益州知州职务,调任邓州知州;第二,任命薛田为益州知州,加枢密直学士头衔。这是在天圣元年(1023年)四月。

在薛田上任之前,刘太后还亲自召见,面授机宜,要薛田认真倾听民意,完善方案,速报朝廷。

薛田快马加鞭,火速入蜀。他到任后迅速行动,与益州转运使张若谷等人多次商议,认为纸币交子有利商贸流通,方便百姓生活,促进经济发展,宜存不宜废。数月之中,薛田两次奏报,最后提出了由官府发行交子的详细方案,最重要的有五条:

第一条,设益州交子务,总领交子发行事务;交子上面要加盖益州观察使铜印和交子务铜印。

第二条,根据常年市场交易量,拟首届发行交子125万贯,准备兑换铁钱即发行准备金36万贯,交子面额为1贯至10贯。

第三条,百姓用现钱请领交子要留合同存根,上书编号,标明面值以备兑现时查验,并由交子务盖章,以杜绝伪造。每请领1贯(1000文)交子,须依例扣除30文手续纸墨费,交子允许代替铁钱使用。

第四条,交子发行,每两年一界,到期交子持有者须以旧换新,同时每贯依例扣30文手续纸墨费。

第五条,严禁民间伪造交子,凡检举别人伪造交子者,由官府奖赏小铁钱500贯;对伪造交子人犯,将其发配使用铜钱地区服役。

刘太后阅报大喜,认为方案周密可行。遂于十一月下旬,以仁宗名义下达敕命:置益州交子务,负责纸币交子发行。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官方纸币发行及管理机构,相当于后世的“央行”。刘太后的一纸敕命,让益州成都,成为世界上第一座使用纸币的城市。

接着,薛田在成都亲自主持了首界交子的发行。从此,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在益州及川峡四路广泛流通。

由于每界发行的交子数额125万贯长期稳定,仅占实际交易货币的十分之一,用铁钱兑换交子还要交纳3%的手续费,因此,交子的实际价值高于面额。在交子发行的最初半个世纪里,常年溢价约10%左右。

纸币价值大大高于铸币,这也是金融史上的奇迹。纸币的轻便好用,甚至让大宋皇帝也心动神驰。庆历七年(1047年)二月,宋仁宗大笔一挥,诏取益州交子30万,于秦州募人入中粮。这秦州就是今天的甘肃天水,当时是抗击西夏的前沿城池。诏书的意思是说,要益州调集30万贯交子纸币,到秦州雇人收购军粮。这里边包含着十分丰富的信息:一是交子纸币已经是大宋国家承认的流通货币,不仅在益州流通,而且已经流通至陕甘等地;二是朝廷日益认识到纸币的轻便和交易的快捷;三是说明当时的益州富甲天下。仁宗皇帝轻飘飘一纸诏书,就抽走30万贯巨款,差不多为当时交子发行量的四分之一。但此举并未影响益州的国计民生,恐怕也只有天府之国才有这等财力。

当然,这诏书还带来另外一个结果,那就是交子紧俏,价值上扬,溢价更多。手中握有交子的人,就像后世握有金股一般,财富噌噌地上蹿。

宋仁宗的诏书下得轻松惬意,也许他此时才真正意识到嫡母刘太后钦定交子的高瞻远瞩。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