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图志|一幅珍贵的“飞天”木版画

封面新闻 2021-01-15 10:41 44789

《飞天》木版画

文/慕津锋

谈到敦煌莫高窟艺术,不能不提飞天。虽然飞天不是莫高窟独有的艺术形象,但却是这里最美的艺术标志。飞天是佛教传说中的天人,常在佛说法时在空中飞舞,奏出美妙的音乐,并洒下美丽的鲜花。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字画库中,就收藏有一幅我国著名女作家草明家属捐赠的《飞天》木版画,该画长545毫米,宽451毫米。画中,有一位身穿飘曳长裙、肩披飞舞彩带的仙女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她表情端庄、体态轻盈,衣裙巾带随风舒展;她双腿上扬,两手托盘,盘中立有一个大大的“寿”字。整幅画作,仙女的眉目轮廓、肉体姿态、衣裙彩带线条十分清晰,飞行姿态更是婀娜多姿、轻盈优美。在木板右侧,书有一行小字“祝草明同志八十寿辰 常书鸿李承仙合绘敬贺 一九九三年六月十五日”。

这幅《飞天》作品是由常书鸿、李承仙夫妇联手创作完成,并被作为寿礼送与草明的。1913年6月15日,草明出生在广东顺德县桂洲乡。“6月15日”正是草明的生日,1993年正好是她的八十大寿。常书鸿夫妇很少为他人画《飞天》做寿礼,因此类作品存世稀少,这幅画作更显珍贵。

常书鸿

这幅画作的诞生源于一个“不期而遇”的故事。1993年3月,草明因冠心病、脑动脉硬化到协和医院住院治疗。这次住院本不需要很长时间,可在住院期间,草明有一天因突然晕倒而摔了一跤,这一跤正好是后脑着地,她的头部立刻起了一个大血包,草明当场休克,情况十分危急。协和医院外科医生紧急抢救,一共抽出了50cc的淤血,草明才脱离危险。就这样,草明不得不在医院又多住了一段时间。而就在这多住的一段时间里,常书鸿先生在从日本结束访问回国,因病也住进了协和医院,而且还是同一科室,更为凑巧的是,二人的病房紧紧相邻,可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邻居竟是对方。直到有一天,常老在病房里听照顾他的护士讲,隔壁有位“最不听话”作家老太太,前一阵在医院刚摔了一跤,当时情况非常危险,医院专门为她制定了“一级治疗”方案。可现在身体刚刚好转,她却不听从医生的静养建议,竟然和外地来访者谈了两天文学创作(当时厦门大学副教授杨聪凤专程到协和医院与草明商谈《草明评传》创作的相关问题)。结果谈完之后,这位作家老太太耳朵失聪长达两天。当常老从护士那里知道旁边住的就是草明,他赶忙让夫人李承仙陪着到隔壁探望自己这位“最不听话”的作家朋友。作为朋友,草明与常书鸿相识较晚。他们是在1979年第四次全国文代会上当选理事后才互相初识的。其实草明在二十多年前就知道:在敦煌,有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大学者叫常书鸿,他为保护莫高窟做出了杰出贡献。而常书鸿也是早就听说中国有位叫草明的工业文学女作家,她为了创作《乘风破浪》,竟在鞍钢深入生活十多年,很不简单。这次相识三年后,1982年,为了让已经78岁高龄的常书鸿得到更好地照顾,中央根据邓小平的指示任命常书鸿为国家文物局副局长。不久,常书鸿夫妇便举家迁往北京。虽同在一个城市,但常书鸿与草明也并不是很熟悉,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多往来。直到1988年他们双双被选为全国政协第七届委员,因每年政协都要举行会议,而且他们又都是同在文艺组,两位老人这才得以常常见面,慢慢地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当书鸿老人由夫人李承仙陪着走到草明病房时,草明喜出望外,她没想到自己竟与常老在医院相遇,而且还是住了一段时间的隔壁邻居。在聊天时,常老无意中看到草明床前的牌子,上面清楚地写有草明的出生日期:1913年6月15日。常老那时知道再过两个多月就是老友的生日,当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将老友的生日记在了心里。谈话结束后,为了纪念这次医院“奇遇”,头缠绷带的草明与站立不稳的常书鸿相约到病房外合影留念,于是就有了这一幅珍贵的“常书鸿夫妇与草明互相搀扶”的合影。此后,只要身体、时间允许,他们也常常“串门”聊天。当得知草明4月底即将出院,书鸿老人在病房特意与妻子李承仙准备合绘一幅《飞天》木版画,作为寿礼送给草明。常老创作的敦煌画作中油画较多,木版画相对较少,但他的木版画也很有特点,常老对敦煌木版画也是极有研究。敦煌木版画本是敦煌雕版画中的一种,它是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年代最为悠久的中国版画。它最早主要被用于中国古代雕版佛画,因为木版画中生动、简便的可视形象更易被民众了解与接受,它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传播方便、适合群众从事简化佛事活动的宗教器物,由此木版画在敦煌以及中原大地得到了广泛传播。敦煌木版画对中国后世的版画及年画艺术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原动力作用,而且它对后来的日本版画及西方近代美术也都产生过重大影响。日本艺术界对中国的敦煌艺术一直备受推崇。自八十年代起,常书鸿夫妇作为中国最为有名的敦煌艺术大师,多次受邀前往日本讲学和创作。他在这次住院前的1992年10月再次受邀前往日本,并为当地创作完成了两幅巨作:《千年潮水万年石》、《冲绳之树》。为表彰常书鸿为敦煌艺术和日本绘画所做出的贡献,他获得了富士美术馆最高荣誉奖和名誉馆长称号。但常老毕竟年岁已高加上多年疾病,这次访问日本结束回到北京后,他便因病住进协和医院进行治疗。

常老夫妇在病房画好此幅《飞天》后,便将它作为生日贺礼送给了草明。常老建议草明:一个人能到八十很不容易,为了纪念这个有意义的日子,是否可以请祝寿的朋友们不要送什么礼物,直接请他们在这幅画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以这种方式送上他们的祝福,这样八十寿辰的生日还有这幅木版画不是更有纪念意义?草明听后表示赞同。4月底草明出院回到家中,特意将此幅《飞天》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供自己欣赏。1993年6月15日草明生日当天,中国作协领导郑伯农、张契,鲁迅文学院周艾若,社科院著名研究员朱兵夫妇、儿童文学家刘朝兰等好友纷纷前往家中祝寿。当他们走进客厅时,都被这幅画作所深深吸引。看到朋友们如此喜欢,草明想到常老的建议,为了留下珍贵纪念,她便邀请他们在画板上一一签名留念。那一段时间,每一个来祝寿的亲友都被草明热情邀请在《飞天》木版画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生日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有些拜访草明的朋友看到此幅画作也希望在上面签名留念,送上自己对草明老人的祝福。就这样,从1993年6月15日到1998年12月,在近5年的时间里,共有120个亲友在木版画上签名留念。这里有著名作家臧克家、欧阳山、雷加、逯斐、严辰、陈早春、郑伯农、张僖、邹荻帆、张契等等。这满满一版的签名,深深表达了朋友们对草明老人的真情祝福和她为中国文学事业所做贡献的崇高敬意。

1993年4月2日常书鸿、李承仙探望草明后在病房外合影

就在这幅作品完成后的同年8月,常老在协和医院创作完成了自己的回忆录《九十春秋——敦煌五十年》。次年4月,常老因昏迷再度入住协和医院,1994年6月23日,一代敦煌艺术大师常书鸿在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0岁。次年,遵照常老身前“死了也要厮守敦煌”的遗嘱,李承仙将丈夫的一部分骨灰安放在了他们莫高窟旧居院内,并让他的墓碑正对着莫高窟的大佛殿,这样就可以让他永远看护着这座他用尽一生去挚爱的家园,让他的灵魂与“飞天”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起自由的飞翔。书鸿老人的墓碑之上,刻有赵朴初亲手题写的五个大字:“敦煌守护神”。这个称谓对书鸿老人而言,实至名归。

1994年8月,草明在《人民日报》深情撰文《魂兮,敦煌》以祭奠这位老友:

“我仿佛看见他的身影轻盈地往西北敦煌飘去。这条路很长,但是不要紧,他很熟悉。一路上哪里是沙丘,哪里是石头,他闭着眼都数得过来。敦煌的飞仙们,也许得知他即将来临,也正在热烈的准备迎接她们的保护神——常书鸿的灵魂。”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