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李志能:月夜遐思

封面新闻 2022-11-18 12:16 93569

文/李志能

我静静地坐在宿舍的阳台上,对着茫无涯际的浩渺天宇,独享这份难得的宁馨。

蓦然回首,我已跨过了人生的50多道门槛,深深地感到一股凉气从天外迢迢而来。地平线上的马蹄声急,白露为霜,每一棵草上都覆盖着浓重的秋霜,落叶已在薄凉的风中缓缓飘落。我仿佛看到一个人的头发在枕边悄然掉落,看到在季节深处一个人蹒跚的身影。就这样迎来了生命的初秋啊,直到皑皑白雪的严冬。回望人生迢迢路,密密匝匝的脚印,彼此蹈循,相互否定,自己留下的那一行行浅浅的足迹呢?

几缕说不清的惆怅,萦绕于心间。细细地想来,人生就是一幅四季的画卷。人到中年,不再有衣袂飘飘、佩剑外出的念头;人到中年,尤如木匠的线锤、沙漏的沙;人到中年,仿佛江河日下,一泻千里;人到中年,难免有中年的沉重和焦虑;人到中年,更是命运山峰上的一个分水岭。

其实,我对年龄的感受,似乎没有那么强烈。它最多就是人生的一个符号,一种心理暗示。从呱呱坠落来到这个世界,从忙着吃奶、长牙、蹒跚学步、呀呀学语,到恋爱、结婚、劳神费力挣文凭,浑浑噩噩重复着别人走过的路,却对周围熟悉的世界,却从未静下心来细细地探究过。直到有一天,妻子从我的头上扯下一根彻头彻尾的白发,我这才猛然感觉到逝去的岁月很是无奈。

时时也感觉到生活的白开水,浸泡着每天方便面一样乏味的生活。常常低落的情绪把我拖入谷底,就像一首歌里所唱的那样,有一双隐形的翅膀,把我托起,带着我一直往前飞。每天的夕阳有什么变化吗?我怎么会变得如此孤独,害怕寂寞,却又不喜欢热闹与喧哗占据自己的心呢?

中年以后的深夜,是中年的月光遍野,有微风轻轻地掀动窗帘,我也偶尔失眠。我时常暗自思忖:人的一生,犹如奔腾的江河,固然需要激流勇进,轰轰烈烈的气势,借以把自己所献身的事业努力推向顶峰,但也断然少不了沉思,少不了淡泊,少不了寂寞,宁静方能致远。

置身于这样的宁静中,不时有两三声悦耳的虫吟随风悄然潜来。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静坐无牵挂”的悠然境界。清新微凉的空气,似倾洒一泓不着痕迹的泉水,无声地洗涤着我白昼积淀在体内的疲闷。那平日囿积于俗务中的生命,此刻也从现实的琐屑、纷繁的纠缠中,渐渐地挣脱出来,恣意地舒展着思想的枝叶。

夜凉如水。我沉浸在这份难得的静寂中。我蓦然想到:平时很多时候所谓的忙碌,不过是自己拼命换取名誉或利益的一个托辞,忘记了生命最朴素的快乐,最真实的寻找。所以,我总想与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

静谧中,隐隐感到脚背有点儿痒痒的。忍不住伸手去搔,原来却是毛茸茸、诡谲如灵猫爪趾的月光。月光乘我不备,悄悄从楼顶高处悠然坠滑下来,正好落在我的脚背上。濯脚于清浅的月光里,周身更有一种爽利、舒松感。

对于月光,我一直有一种固执的偏爱。炽热光芒四射的太阳诚然伟大,也诚然崇高,令人深思而热血沸腾,但它总是给人一副熟悉的面孔。月亮就不同了,“月有阴晴圆缺”,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给人以全新感觉。今夜的月亮犹如一只纤尘不染的明镜,悬挂在青苍的天空,使历经艰辛的探求者从中觅得成功的喜悦;即使是那些残缺的月牙,也能使受挫者再度扬起理想的风帆。

月亮,渐渐地升高了,淡墨般的楼影和树影,随着月光的临近而一丝一点地挪动着。风从远处隐隐约约地送来缕缕桂花的馨香。也许,那馨香就是从月宫里传出来的,从吴刚的酒杯中飘散出来的吧?

在这样的悠思遐想中,想到中年后的日子,厚土蓝天,静水深流,那正是我所想要的生活啊。同时,也希望在寒冬来临时,还能美好地回忆起这一生曾经拥有过的温柔。

我正沉浸于幽思渺渺时,身后传来孩子梦中的呓语。哦,夜的确很深、很深了。

【作者简介】

李志能,四川省作协会员,成都市作协全委会委员,成都市作协散文专委会委员,成都市郫都区文联副主席,郫都区作协主席,郫都区政协诗书画院副院长。先后在《当代文坛》《西南军事文学》《陕西文学》《辽河》《朔方》《草地》《剑南文学》《城市地理》《四川文化》《散文诗世界》《成都文艺》等全国多家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获得全国和省、市各类文学奖项20多次。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