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李旷宇:永远的怀念

封面新闻 2022-11-22 11:23 57654

文/李旷宇

舅外公廖红光是外婆的亲哥哥,1932年出生,1949年高中毕业时被3所大学同时录取。外曾祖父希望舅外公学医,成为受人尊敬、生活优渥的医生,但立志从军报国的舅外公却选择了入读华中军政大学。

当时大学学制很短,1950年,舅外公大学毕业后,被选拔到位于湖北汉口的部队担任文化教员。在部队工作期间,舅外公与家人书信往来频繁。但是,1950年10月,他发出最后一封家书后,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杳无音信。外曾祖父和外曾祖母直到辞世仍念念不忘,嘱咐家人一定要继续打听他的消息。

多年来,家人没有停止对舅外公的思念,多方寻找和打听,但均石沉大海。2008年2月,受外婆嘱托,妈妈在《解放军报》发表寻亲文章,多家网站进行了转载,但未收到任何反馈。舅外公就像从没来过这个世上一般,再也无法找到他的任何消息。

就在家人们几乎不抱任何希望时,2015年3月,妈妈意外地接到一个来自湖北的陌生电话。一位叫朱凯民的伯伯无意中从网上发现了那篇寻亲文章,与妈妈取得联系并告诉我们,他的父亲朱全雄曾经是舅外公的战友,生前曾多次向儿女们忆及所在部队和舅外公的情况。

1950年10月,舅外公所在的部队紧急通报了战事,舅外公连夜写下血书,申请入朝参战,并抱着保家卫国、战死疆场的决心,写下最后一封家书。为了保密,他在信中只字未透露即将参战的消息,只是说部队将要整编,在番号未确定前不要再来信了。

朱全雄和舅外公是首批入朝参战部队的战友。战争的残酷超乎想象,志愿军们不但装备简陋、物资匮乏,还要面对零下40℃的极度酷寒,但舅外公和战友们视死如归、浴血奋战,击退了敌军的近20次进攻。

在奉命夺取另一个高地的战斗中,舅外公不幸身负重伤。为掩护其他战友继续进攻,他奋不顾身地把手榴弹、手雷一个接一个地向敌军投去,成功地吸引了火力。不久,胜利的红旗插上敌军阵地,舅外公却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了。

朱全雄在战场上三次荣立战功,他在世时曾多次向儿女们表示:“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无名烈士。他们很多人走得匆忙,为了保密不能向家人透露。所以牺牲了家人也无从知晓。”多年来,朱凯民始终铭记父亲的遗愿,努力寻找参战军人的亲属,告诉他们亲人的下落。

穿越历史的迷雾,抚去时光的尘埃,我们苦盼的亲人原来早已为国捐躯,长眠在异国他乡。这个迟到的消息让我们无比伤感,18岁,青春画卷正在徐徐展开,生命之花尚未完全绽放,舅外公年轻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战场上,留给家人无尽的哀伤和思念。

山河已无恙,英雄应无悔。借用莫斯科无名烈士纪念碑上的铭文,再次深切缅怀我的舅外公廖红光,以及千千万万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作者简介】

李旷宇,就读于辽宁大学新华国际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曾在《羊城晚报》《信息时报》等报刊发表文章数十篇,曾获第二十一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征文比赛三等奖、广州市中小学书信大赛一等奖。

【“时光”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5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