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石维明:阴差阳错的“草堂”

封面新闻 2022-11-02 11:18 100202

文/石维明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都市民休闲娱乐的地方涉及“草堂”的有两处:一是草堂祠,一是草堂影剧院。

草堂祠,现在一般称杜甫草堂。一环路在1986年改扩建前,那里尚处于“荒郊野外”。我读小学、中学时,学校每学期都会组织一两次出游,去得最多的就是草堂祠。

从沙湾的小学或西北桥的中学出发,徒步去草堂祠有四五公里。全年级七八个班,三四百人,顺着一环路浩浩荡荡行进。当时一环路是双向两车道,人车混行,没有隔离带。班主任带着队伍走,很紧张,几乎喊破了嗓子。体育老师骑着28圈永久自行车,背着大喇叭,前后照顾队伍,也是满头大汗。

一环路两侧是参天的桉树,桉树外是农田,间或有些低矮的建筑。春天行军时,地里的油菜花一片金黄,在微风中摇曳。那时,草堂祠的门票是2角钱,学校开了团体活动介绍信,门票打5折。记忆中,每次出游都是我们的快乐节日。

看电影也是少年、青年时期的乐事。当时的草堂影剧院位于红光中路(现花牌坊街),靠近北巷子(现金仙桥路)一端。草堂影剧院初建于1954年,1962年改扩建,是西城区名气很大的影剧院,堂厢(一层)有20多排,楼厢(二层)有近10排,全场约有1000个座位,均为木椅。每天的《四川日报》《成都日报》第3版下方,都刊登有草堂影剧院的电影排片表。

父辈们曾在草堂影剧院多次观看过《红灯记》《沙家浜》《杜鹃山》《智取威虎山》等,座无虚席。80年代,我在此看了《天云山传奇》《芙蓉镇》,还有《悲惨世界》《卡桑德拉大桥》《叶塞尼亚》等,场场爆满。开场前,总有不少没在窗口买到票的人,手持5角钱的现金“钓票”。当时,宽银幕电影票3角钱一张,普通银幕是2角5分钱一张。我们学校常常组织包场电影,票价打5折。

草堂祠和草堂影剧院这两个休闲娱乐的地方,是年轻人耍朋友常去之处。90年代初,我所在的单位一位阿姨给我的同事大郑介绍女朋友,把见面地点告诉了大郑。大郑既兴奋又紧张,嘴里念念有词:“星期天10点”“草堂祠门口”……

周日一大早,大郑穿戴整齐,骑着头天擦亮的自行车,提前一刻钟来到郊外的草堂祠,衣冠楚楚地在门口等待。结果,等到快12点也没见到介绍人阿姨和她带来的女朋友。当时没有手机啊,大郑肚子饿得咕咕叫,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家。

当晚,阿姨上门来,批评大郑缺乏诚意,转达女方的忿怒。大郑也气不打一处来,直言对方不守时。争论片刻后,大家才发现了症结所在:阿姨说的见面地点是草堂影剧院,大郑听的见面地点是草堂祠。到底是没说清楚还是没听清楚,存疑。哎,阴差阳错,一对准恋人就此失之交臂。

这个龙门阵,在我所在单位的年轻人中传了很久,直到草堂影剧院在世纪之交的城市建设和花牌坊街的拓宽改造中消失。

【作者简介】

石维明,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历任央企作家协会秘书长、副主席兼秘书长、主席等。曾获第一、二届四川日报文学奖、四川五一文学艺术奖等30多项文学奖。出版文学作品集5部。在报刊发表小说、散文140多万字。

【“时光”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5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