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大堤决口合龙前的80个小时|封面深镜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4-07-09 17:31 251592

封面新闻记者 杨峰 湖南岳阳报道

7月5日15时许,处于退水状态的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桩号19+800)发生散浸险情。17时48分,紧急封堵失败后堤坝决堤,决口宽度逐渐扩大至226米。团洲乡除安全区外几乎全部被淹,淹没面积达47.64平方公里,垸内7680人连夜转移安置,各方力量紧急驰援。

7月8日22时31分,经过奋战三天之后,团洲垸洞庭湖大堤决口完成封堵。中国安能供图

奋战三天之后,7月8日22时31分,溃决的堤坝封堵合龙。7月9日7时许,团洲垸的排涝工作启动,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快恢复。

决堤

团洲垸位于华容县东南部洞庭湖和藕池河交汇处,1977年起围垦建垸,东、南、北三面临湖,有20.8公里长的一线防洪大堤,是华容县和岳阳市君山区抵挡洞庭湖涨水的第一道屏障。

对于洪水,团洲垸40多岁以上的居民几乎都有着相似的深刻记忆。1996年,岳阳市境内遭遇百年罕见的特大洪灾,团洲垸大堤出现461米长的决口,垸内全被淹没,挡在团洲垸西侧的钱粮湖垸间堤(钱团间堤)在之后决堤,洪水继续蔓延,共造成3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近30亿元。洪水退后,华容县抢在1997年雨季来临之前,完成了堵口复堤,并成功抵御了1998年超历史的特大洪水。同年,华容县部分遭遇严重洪灾乡镇的居民被异地安置进团洲垸生活。

7月7日,遭洪水淹没的团洲垸。受访者供图

2024年入梅以来,湖南遭遇1961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区域性暴雨过程,连续降雨长达17天。6月30日,洞庭湖城陵矶站达到33.0米的警戒水位。同天,作为村防汛机动队带头人的团北村村民王波也再次和村民们一起,启动了对团洲垸大堤的巡查和排险。

“大堤平均每一公里有2个村民巡查,另有33个村民机动处理突发情况。”1996年洪灾的时候,13岁的王波跟随长辈一同参与了大堤的抢修,此后每年汛期,他都走上大堤,保卫家园。“村里现在主要是中年人和老人在防汛,人手非常紧张。7月5日以前,凭借多年的经验,我们也成功处置了7、8处小隐患。早发现,都好处理。”

7月7日,受灾的团洲垸的居民。受访者供图

“溃堤的地方在大堤的北段,靠近团北村,最早是一个养牛的村民通知给我们的,他的房子在大堤旁,当天下午,从外面回家后,才发现院子里在冒水。”王波表示,7月5日15时30分前后,机动队赶到现场时,已经可以看到大堤外的洞庭湖上出现漩涡,内侧的大堤上也出现洞口,不停往外涌水。王波和机动队员用沙袋和棉被尝试封堵,没能奏效。“洞口不远处有石子堆放,500米外停着一艘拉着砂石的船,但堤上防汛编织袋很快就用完了,没了弹药。”

很快到下午4点多,洞口越来越大,逐渐成了一条横在大堤上的裂缝,“我们能将未装袋的防汛物资直接投入其中,但很快被水冲走。”王波回忆道。装有砂石、沙土的专用防汛卡车赶到现场时,溃口继续扩大,现场指挥让卡车不用再卸物资,而是直接将车沿着已经下陷的堤上公路冲入湖中,希望在大堤外侧堵住洪水。

“准备了18辆车,下去了16辆,水流很急,有队员还被卡车压起的石头所砸伤,很快红色、绿色、蓝色的大卡车翻倒在水里被冲走,附近的村民们听到大堤出了问题,也赶着从垸内往高一些的堤上撤,人和车混在一起,新的物资也很难进来。”王波记得,到下午5点溃口进一步扩大至几十米,“没办法,我们只能撤离。”

洪水冲入团洲垸后,转眼之间,王波家距离大堤不远处的一层平房就被淹没至只能看到屋顶,28年来重建的生活,“什么都没来得及抢出来”。

转移

团洲垸户籍人口有2.5万人,2022年垸内东南角建成2.7平方公里的蓄洪安全区,另有一道堤坝拦洪,区内户籍人口约3000人,保护学校、医院等重要设施。

接到大堤出现管涌的消息约一刻钟后,“准备撤离”的消息开始通过村村响广播、电话、微信等渠道向团洲乡村民传达。约半小时后,华容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下达了转移团洲乡蓄洪区群众的指令。

大部分村民在村干部的动员下“几乎什么都没带”或乘大巴,或自己乘三轮车、摩托车和小车,撤往40多公里外的县城,“几乎每个车都坐满了人,救援的车在往里面赶,转移的车在往外面疏散。一路很堵,原本30分钟不到的路程开了2个小时。”

在车辆撤离群众的同时,各地的救援力量到场后也纷纷乘舟下水,在团洲乡内寻找受困的群众,确保“不落一户、不漏一人”。

因为拥堵,湘阴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到达团洲乡的团华村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村里已经全部断电,“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能依靠头灯辨认方向。水流很急,到天亮,湘阴蓝天救援队救了五六十人,几乎都是老人。等他们离开时,村里的水面已经“与电线杆上的电线齐平”。

至7月6日天亮,救援队伍的搜寻工作仍在持续,湖南常德市增援岳阳华容消防救援力量在团洲乡团北村一民房二楼搜救出2名被困群众。搜救人员之余,一些被困洪水中的宠物、家禽、家畜也被救援人员努力营救上岸。

7月7日,受灾的团洲垸的居民。受访者供图

团西村与团洲垸南侧的大堤相邻,是团洲垸被淹区域中距离溃堤位置最远的村子之一。汛期来临后,59岁的村民周明(化名)几乎每天都在关注着洞庭湖水位的变化。在他看来,这是经历过洪灾的团洲垸居民均保持的习惯。“我住的这个地方地势高一些,如果看到水位到了35米,就考虑把家里的东西搬到楼上或者其他高的地方。今年的水位比98年、96年要低,7月5日的水位只有34.3米,已经在退水了,大家都以为今年没啥大事了。”

“决堤后,洪水来得太突然了。”从下午4点多知道消息,到6点多洪水进家,周明只来得及把被子、床垫、椅子等轻一些的家具转移到高处的堤坝上,“年纪大了,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大家电背不动了。”为了照顾同时被救上来的4头猪,他不愿和大多数村民一起被撤到城里。在地上躺了一夜后,周明在堤坝外的树林中搭了一个临时帐篷,隔着公路等待着洪水早日退去。

7月7日,被困在团洲垸中的牛群。受访者供图

听到决堤消息后,团西村村民李鱼发一时也不敢相信,但随着现场的视频传到村里的微信群中,他不得不和几位养殖户一起,把这些年积攒的近100多头牛紧急沿小路赶上堤坝,“圈里剩下20多头没来得及,7月6日,蓝天救援队帮救出了几头,因为洪水太深,还有很多树枝杂物在水中阻拦,其他的救不出来了。”李鱼发说。

随着险情加剧,继转移团洲垸蓄洪区5445人后,7月6日,华容县下达了“第二次转移”的指令,安全区内的2235人于当日被有序转移。至7月7日,除部分群众投亲靠友外,位于华容县城的华容县职业中专学校、状元湖实验学校、实验小学、章华学校4个集中安置点,共安置了转移群众3224人。安置点按统一标准,设立餐宿、医疗保障、救灾物资发放、心理疏导等7个小组,保障安置群众有衣穿、有饭吃、有水喝、有安全住处、有病能得到及时医治。

守住第二道防线

团洲垸大堤决口后,团洲垸与钱南垸之间的钱团间堤成为了保障钱南垸8万户居民安全的“第二道防线”。这道间堤自1996年以来尚未接受洪水考验。7月5日当晚,湖南连夜组织4200余人(其中武警400人、安能集团300人、消防300人)及3000多台套设备奔赴现场进行应急处置。7月6日,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毛伟明在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现场指挥抢险救援工作时表示,要全力以赴确保“第二道防线”万无一失。

7月7日,消防人员夜间守护第二道防线,国家消防救援局供图

现场指挥部将全长14.35公里的“第二道防线”分成了13个标段,每个标段按500米分成若干个小段,岳阳市县区领导干部、水利专家和群众分段包干、责任到人,组织3700余人上堤巡防,调集各类抢险设备300多台套投入间堤抢修加固。一位来自岳阳君山区卫健局的干部表示,“堤脚300米以内的区域都是大家巡查的范围,每个段除了巡堤干部在组织监督,也有防汛经验的志愿者帮识别险情。”

从7月5日20时,武警湖南总队首批100余人到达钱团间堤后,随即展开抢险救援任务,在二门闸南侧堤坝铺设14公里彩条布,用于保护堤坝,消防和民兵也连夜参加了抢险任务。消防队员的头灯、巡堤人员的手电筒、运送沙袋的卡车车灯,在潮湿闷热蚊虫飞来飞去的间堤上闪烁了整夜。

岳阳市君山区的居民姚杨在7月5日听到决堤的消息后,就和4位素未谋面的网友,自发组织起来开车赶到团洲垸帮忙。“晚上10点多到了后,就开始帮忙装沙袋,然后往第二道防线上堆,几乎干了一整夜。休息一下后第二天继续接着干。”

7月7日,第二道防线寻堤人员。受访者供图

7月5日晚上8点多,华容县南县乡的退伍军人彭程接到了支援团洲防汛的调令,和20多位司机开着卡车在团洲乡40多公里外的新河乡集结后,拉满砂石鹅卵石驶往灾区。“开始我们以为决口只有个几十米,连夜进来后,已经扩大到200多米,车里拉的鹅卵石体积太小,暂时用不上了。”按当地防汛指挥部要求,此后的几个日夜,彭程和队友们一直在团洲乡的安全区里待命,预备随时用车里的物资来守护团洲垸和钱粮湖垸之间的“第二道防线”。

姚杨记得,7月6日,当地乡干部在现场拉了统筹工作群,群里的志愿者在当时已经有70多个,“大家累了就轮流睡在车里休息,哪里有紧急任务就去哪里支援。”到7月7日夜间,钱团间堤靠团洲垸的一侧已被铺满了防水彩条布,大堤上每隔几十米的位置都码好了数十袋填装好的沙袋,以备应急之需,靠钱南垸一侧无水的堤脚也被清理干净,也拉起了电线和照明灯,给守堤人员夜间巡堤时提供照明。

随着洪水浸泡的时间变久,第二道防线上依然险情不断。7月8日,钱团间堤出现三处管涌险情,消防救援人员与武警官兵、民兵等抢险人员在专家指导下进行了2个多小时紧急处置,险情得到控制。7月9日,钱团间堤再次发生管涌险情,陆军第74集团军官兵赶往紧急排险……洪水完全退去之前,钱团间堤上的鏖战仍在持续。

合龙

7月6日,洞庭湖水位下降,团洲垸积水向洞庭湖倒流,决口封堵工作迎来了有利条件。国家防总赴湘工作组紧急调度了10万方可以抵御水流冲击的块石,来保障决口封堵。当时15时,团洲垸里垸外水位基本持平,现场指挥部紧急调度开展双向“进占”,采取“人歇机不停、轮班倒作业”的措施,24小时持续推进决口封堵工作。

湖南长沙县的卡车司机唐可万在7月6日晚接到了调令,他和20多辆卡车于7月7日早上5点多在长沙县的一处石料厂集结,每车装满近30吨的块石,经过高速开通的绿色通道,跨越240公里,驰援华容,“一路上看到的车队有华容周边县市区的,也有常德、益阳、长沙等地的。我们是从长沙县发出的第五批车队。”

7月7日,等待调度的砂石车队。受访者供图

唐可万表示,因为是临时调度支援,队伍里平常只跑短程的卡车没有装降温用的水箱,“这两天天气很热,我们拉重货跑长途过来,两辆车有3个轮胎就在路上爆胎了。前方需要石料源源不断地上去,我们不敢耽搁,当场换了轮胎就继续赶路。靠近团洲乡的时候,也开始有警车为我们引导开道。”

进入决口的道路特别窄,很长一段都只能单车通行,“从拉到块石到卸完货,我用了15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华容排队,这已经算快的了。之前的车队,都等了一个通宵才进去。”唐可万回忆。

7月7日上午,现场指挥经过多方会商,提出采取“机械化双向立堵+船舶水上抛投”战法。11时起,驳船抛投正式展开。决口封堵工作从决口两边和决口之间的水面三方发力,加上天气晴朗、水势平稳、上游来水减少有利条件,封堵速度明显加快。

7月7日,唐可万驾着卡车抵达决口一线。受访者供图

“上了大堤,就和看到了海一样,很多房屋一层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堤旁堆了很多村民搬上来的家具、家电。指挥的人我们把石料卸载在正在封堵的决口旁边,很快,大概5分钟就卸完货了。然后推土机就把石料推到了决口下面。决口合龙又推进了一点,我退出去,下一车就接了上来,封堵工作基本没有什么停顿。在决口对面和决口处,也有三艘船在同步作业,总共5个作业面在往水中投放石料。”唐可万记得,从大堤上往下看,源源不断运石卡车排成了几公里的长龙,“感觉至少已经有几千辆。”

也因为路口狭窄,被堵在路上的司机和前线救援人员一度短缺物资。7月6日晚,岳阳蓝天救援队在社交渠道发出了对摩托车骑手的召集信息:“因大量救灾救援物资向团洲集中,道路严重堵塞,司机没吃没喝,小车无法送达,现招募50台摩托车配送。”

至7月7日上午11时,团洲乡应急办工作人员表示,已有60多名骑手赶到团洲乡政府报道,其中有骑手甚至从湖北石首跨省前来支援。7日下午,一辆辆载满自热米饭、矿泉水、面包的摩托穿梭在救灾现场,为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补充了能量。

7月7日,决口现场采用“机械化双向立堵+船舶水上抛投”战法。中国安能供图

决口的封堵作业一刻也不停歇。7月7日,在陆路之外,岳阳蓝天救援队等支援灾区的民间救援力量通过水路直抵决口位置,为最一线的作业人员送去了急需的药品。

7月8日22时31分,经过奋战三天之后,团洲垸洞庭湖大堤决口完成封堵。多位专家认为,封堵完成决不意味着抢险工作结束,后续还有排涝、灾后重建、恢复垸内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等重要任务。岳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堵口合龙后,将有利于加快垸内排涝和灾后重建,有利于减轻“第二道防线”钱团间堤的压力。目前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已从湖北、福建、四川、广东、广西、安徽等地调派排涝力量实施跨省区增援,执行团洲垸的积水排涝任务。

7月8日,处理管涌险情的消防员。国家消防救援局供图

据国家消防救援局介绍,7月9日7时许,湖南消防救援队伍排涝专业编队,挺进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坝,抢抓时间抽排积水。湖北、重庆、贵州三地消防将陆续抵达,全力排涝抢险,加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专家预计,垸内2.1亿立方米的水量全部排出大约需要17天。

7月9日,排涝工作已在团洲垸启动。国家消防救援局供图

看到决口合龙的消息后,7月9日不少安置在县城的团洲垸居民重回了受灾的家园,希望看看洪水中的房子和大堤上临时存放的财物是否安好。经历过洪灾打击之后,垸内的居民又要在这个与洪水相邻的地方,重启生活。

(部分资料综合新华社、央视新闻、湖南日报)

END


评论 24

  • 齐刘海 2024-07-10 发表于四川

    防汛工作刻不容缓,愿一切顺利。

  • 豆o豆 2024-07-10 发表于四川

    期待雨过天晴,大家平安无事。

  • 德米拉 2024-07-10 发表于四川

    希望天气好转,让救援更顺利。

查看更多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