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郑华红:八个梨

封面新闻 2022-11-09 15:20 56233

文/郑华红

娘在厨房忙着,突然听爹在外面叫了一声“哎呀”,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去。

院子里,爹手搭凉棚,目光愣愣地看着那棵梨树。“老头子,没事吧?”娘松了一口气。爹大吼一声:“天杀的,去年把梨子吃得一个不剩,今年罩了网,还是难逃祸害。”

娘看到梨树上孤零零地挂着几个金黄色的梨,跟着扯开了喉咙:“我说天天叽叽喳喳叫得那么欢,原来是偷吃了咱家的梨。我早让你把网罩好一点,你偏不听。”

“都怪你,我说早摘了吧,你非要让我再等等。现在好了,自己没舍得吃,倒把它们养得毛光体滑。”爹说完,瞪了娘一眼。

“都说咱们这的梨好,能止咳化痰、舒心润肺,我还不是想让水土多多滋养梨,儿子一家吃了更健康。”娘把“锅”又甩回给了爹。

“不和你争了。拿个篮子给我,能摘几个是几个。”爹端来梯子往梨树上一挂,上了树。娘扶着梯子,接过爹递下的梨。

篮子里躺着8个又大又圆的大黄梨,只是有几个破皮缺口,一看就是被鸟儿啄过。娘心疼,把手伸向那些梨。爹睨了娘一眼说,别丢,就要这样的梨,金贵着呢,削了皮还能吃。

第二天一早,爹肩上背着一袋梨,手上提着两只土鸡,迎着朝霞赶到县城,搭上来省城的长途车。

我在省城一所中学教书,带的这届学生明年就要参加高考。最近,班里学生小明经常咳嗽,咳得厉害时满脸通红,泪眼汪汪。我站在讲台上,都能感觉到眼前直冒金星。我问小明看医生没有,小明说看过了,吃药打针都没效果。我心里着急却又无能为力。

今天一早,娘打来电话说,爹在来省城的路上,还带了8个梨。说到梨,我忽然想起来,我小时候也犯过咳嗽,处处寻医问药不见好,最后还是吃了自家院子里的梨,神奇般地康复了。我想,等爹来了,就把梨送给小明一试。

晚上回到家,爹坐在客厅里喝茶。我和爹打了招呼,悄悄问妻子:“梨呢?”妻子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说:“都是烂梨,扔楼下垃圾桶了。”

我瞪了妻子一眼,快速飞奔下楼。我在垃圾桶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不过只有两个好的,其他的都烂了。第二天,我把两个梨子带去学校给了小明,一再嘱咐他,回家一定要用冰糖炖着吃。

爹在家住了几天,还是知道了“丢梨”的事,板着脸说:“一树梨只得了8个,我和你娘都舍不得吃,你们却不当回事。”爹说这话时,拿起墙角的蛇皮袋就往外走。我和妻子赶忙赔不是,劝爹多住些日子。爹说:“家里还有你娘呢。”

我只好向学校请假,送爹去坐车。刚走到小区门口,我被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喊住了:“郑老师,我是小明的爸爸,感谢您送的梨子,治好了小明的咳嗽。”我这才知道,小明的爸爸是水果连锁店的老总。我笑了笑:“刘总,区区两个梨子,不足挂齿。我还要送爹赶车,就不陪你多聊了。”

“郑老师,我这次来,除向您表达谢意外,还想让更多的人吃到有益健康的梨。”小明爸爸紧追不舍。爹忽地停住脚步,满脸自豪地说:“我家的梨,口感好,水分多,皮薄,崩脆,香甜,有止咳化痰、舒心润肺的功效。我家树上的梨,年年被鸟儿惦记,叽叽喳喳的叫声,几里外都能听见。前几年,我们村里大量种植,现在啊,漫山遍野都是。”

小明爸爸紧紧地握着爹的手,满脸欣喜地说:“老人家,我就要这样的梨!走,我用车送您回家,顺便去看看梨,有多少我都收。”

爹也不客气,把蛇皮袋往腋下一夹,钻进了小明爸爸的车里。

【作者简介】

郑华红,笔名红瑞,江西上饶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江西工人报、江西政协报、上饶日报、台州日报、南方农村报、西南商报、当代小小说杂志、学习强国及金雀坊文学平台等。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1

  • 川主乡黄秀琴 2023-08-09 发表于四川

    梨子的功效真的好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