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2020丨艾问创始人艾诚:疫情之后,给创业者的不死法则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18 17:42 63075

大家好,我是艾问创始人艾诚,感谢邀请,正在播出的是重启2020,疫情过后,创业者的不死法则是什么。

作为对话了近千位创始人的艾问人物团队,我们感受到了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全球疫情不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也重创了全球经济,黑天鹅振翅扇动的风暴来袭,太多不确定性摆在我们的面前。但艾问团队相信穿越风暴峡湾,也是对翅膀的锤炼;铅华散尽,同样意味着拐点之后的重新开始。再次感谢封面新闻的邀请,借此机会来谈谈作为艾问人物的创始人对后疫情时代的想法,为大家分享创业者的不死法则,如何应对重启2020,以及如何迎接未来的机遇。

当下的中国已经处在全面复工复产的进程中。2020年5月21日两会召开,是重启2020的重要标志事件,这也意味着中国先于欧美复苏。但非常艰难的是创业者,当创始人们告别长时间的居家隔离,纷纷准备大干一番时,如约而至的现实不是报复性消费,而是报复性存钱。

百位创业者齐发问

在艾问传媒的北京办公室,我们接待了很多近期遇到过发展瓶颈和困难的创始人。他们纷纷表示,“自己的商品不好卖了”、“一级市场投资人也没钱了”——这背后的原因很多,我相信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感受到了压力。

我是长江商学院EMBA第29期的学员,学校也给校友们发来了一份调查报告,上面有这样一段数据,我也想分享给诸位。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60%以上的创业企业处境都比去年同期明显变差。“钱荒”之下,“裁员潮”的阴影也一直都在,23%的创业公司选择对已有高管降薪,而18.5%的创业公司将进行裁员。

在艾问人物对近千位创始人的调查中,很多人也向我们提出了一些问题。中国的创业者们纷纷在问,“怎么养活团队?”“怎么保住业务?”“怎么活下去?”大家不得不在疫情之后重新开始思考企业生存的基本问题。

但仔细想想,这些困难真的只是因为疫情吗?

《创业不死法则》揭秘

企业经营困难,发财难,赚钱难,难道仅仅是因为疫情吗?首先我们要对这个世界有个宏观的,正确的认识。艾问人物认为,过往的经济转型中,中国的经济是如履薄冰。一边要保持增长,一边又要挤去水分。过去几年,水分主要来自于房地产,而如今,互联网泡沫也越来越被重视。

互联网创业为什么会有泡沫?因为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之下,中国往往不是科技创新,而是模式创新,那么就会让创业看起来非常容易。很多的场景是,三五个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马上就开始干起来,干起来之后呢就找资本融资。从2014年艾问人物创立至今六年时间,我们看到了起起伏伏的泡沫,甚至很多行业都荡然无存。从O2O的共享,到P2P的坑蒙拐骗,到ICO的全民炒币,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创业圈培养了非常强烈的套路和赌徒的性格。但试错的成本被压缩到极致的时候,人们很简单地以为创业简单,但这世界上其实最难做的事就是创业和投资。

收看艾问顶级人物专访和艾问每日人物评论的很多朋友也发来了反对意见说,“不会啊,中国市场这么大,中国人才这么多,创业和投资怎么可能难呢?”泡沫诞生,创业艰难,投资有风险的原因很简单:大家一窝蜂涌入一个领域,用着相同的技术,互相抄袭创意,比拼流量,直到获得资本青睐, To G to资本再开始新一轮的烧钱大战。难道您觉得这样的故事是可行的吗?是可持续的吗?

在艾问人物看来,这背后是资源的巨大浪费,能赢家通吃的,往往是底子最厚的、实力最强的、最为专注的、最为坚持的,但未必是社会真正需要的。

事实上,早在2019年年初,随着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创业项目盲目估值的隐忧,投资人的出手已变得越来越谨慎,融资难度逐步加大,大批创业企业淘汰赛就此开始。

我在2018年携手中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创业不死法则》,大量地记录了在中国创业易死的十种大坑,其中包含伪需求、团队内讧、创始人放弃、政策变化等等十大类。也欢迎各位搜索艾问的创新创富系列图书。

从这个角度来看,疫情并没有淘汰创业者,它只是让淘汰本身加速了。寒冬之下,唯有最优秀的公司和创业者才能生存下来。

2020与2003,变与不变

当我们对现实迷惘的时候,不妨向历史找答案。今天我们经历的是2020年新冠肺炎,必须回头来看2003年的非典对商业世界的影响,看能否从中归纳提炼出一些逻辑和道理。

同样是被疫情改变了商业世界,2020与2003是何其的相似。

那一年,陈天桥和他的盛大游戏,因为网吧门可罗雀一蹶不振;梁建章的携程,因为订单急剧下降,一度走到破产边缘;俞敏洪的新东方,现金流完全断裂,只能靠朋友借钱度过难关。

而疫情之下的阿里,更是面临着一场空前的“浩劫”,曾经有财经作家这样纪录那段时光——“(阿里)错过业务发展的高峰是一场灾难,因为员工出现问题业务流程被迫中断也是灾难,出现大规模员工抱怨造成的人心涣散同样也是灾难,包括他们的领袖马云……”

但就是在这样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这些最优秀的创业者还是坚持了下来。马云不仅通过关怀与激励稳住了人心,挺了过来,还发现了社会的真正需求——在线购物。阿里巴巴也因此涅槃重生,此后,内部凝聚力的高度统一,成为阿里最有力的武器。

艾问预见线上经济的未来

真正的社会需求,永远处于变化当中,当所有人都以为互联网创新已接近尾声、社交与电商大局已定之时,依然有抖音、拼多多这样的现象级产品突出重围。在这样困难与机会并存的时代,艾问资本也应运而生。

我们相信唯有变化才会给后来者以机会,那些闪耀着新需求和新机遇的微光,也必然会因为这次危机而显现。

之所以在艾问传媒之外也成立艾问资本,就是我们要有预见未来的力量。在危机中与能够成就未来的时代创始人同行。机会很多,放眼全球根植于亚太,我们只选择专注于媒体和科技领域。因此,我们也有幸与这些在困难中抓住机会的伟大创始人和企业同行。我们成功投资了包括字节跳动、地平线、喜马拉雅、影谱科技、达观数据、资本观察等诸多优秀企业。如何重启2020,这不仅是对创业者的命题,更是对资本寒冬中,每一个投资人的挑战。

接下来我们将细细盘点一下疫情之后会出现哪些机会呢?

首先,我们认为第一个机会在于线上经济。因为疫情之下,所有行业都在拥抱互联网,这是一种被加速的拥抱,某种程度上成为一种政治正确。长时间的室内生活,改变我们的消费习惯,促成了线上人群与线下人群的“破圈”。比如2020年的老年人也真正开始录制抖音,看起了B站,而年轻人也学会了跳广场舞、直播烧菜。毫无疑问,这种破圈带来了新类型的用户群体,新的需求也随之诞生,对此我深信不疑。

但硬币都有两面,在疫情期间最受益的行业,或者疫情期间发展最快的行业,在疫情之后很可能会变成竞争最激烈的行业——这是每一个创始人和投资人,在得意时需要谦虚,在危难时需要乐观的重要原因。巴菲特曾说,“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

我们举个例子,比如在疫情期间,在线学习显然变成了一个高速增长的行业,但我们都知道线上教育不可能完全取代线下,因为线下教育有独特的信息传递方式,这是人类互动和社交的本能。但因为疫情期间没有选择,全国的中小学都停课,在线教育就变成了刚需。

再比如在线办公,远程办公是不是可以替代线下办公?答案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历史上包括雅虎、微软、谷歌等巨头都曾尝试过线上办公。比如为了2020年的日本奥运会,微软的日本分公司就在去年做过一次演习,尝试全员连续几周在家办公,最后发现效果并不好,于是很快又恢复了线下办公,因为远程办公是有信息损耗的,不可能完全取代线下办公。

用一个线下线上的教育和办公来揭示一个什么样的道理呢?

就是很多线上的风口,在疫情结束后也许会消失,这是一个预防针。我们看到抖音爆火,线上直播成了人们生活的常态。也许在疫情之后,有一部分用户仍会存留,但不会有那么多用户花那么多时间,那么对这样一个需求的变化,创业者投资人们,你们意识到、也准备好了吗?

但这是不是意味着进军线上就是错误的?我不这么认为。因为疫情之后,但凡还能活下来的线下企业,一定是已经把如何做线上这件事学会了,不然它活不下来。

比如疫情期间影响最大的是餐饮业,毫无疑问,餐饮业到今天仍然形势严峻。但经过这次疫情之后,那些还能活下去,并且活得还不错的餐饮企业,一定是学会了不少。这里面既有艾问顶级人物曾经对话的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还有全球火锅品牌海底捞。虽然一方面叫嚣着自己成本过高,必须裁员,必须涨价,另外一方面他们一定是做对了些什么。

艾问人物经过仔细的研究和分析发现,至少他们做对了以下几件事:第一,他们真正学会了怎么去做线上外卖;第二,他们一定非常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成本;第三,他们成功地把与堂食与外卖做了结合,形成所谓的私域流量,圈住了自己的用户群。

所以说最后能活下来的,一定是最优秀的、越挫越勇的创业者,他们打通了线上线下的任督二脉,他们强大的生存基因将可能迎接新的挑战,结合新的技术满足新的需求,成为下一代的阿里或者京东。


评论 1

  • xiaoxiao6 2020-05-19

    干货满满ya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