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李文龙:秋的密码

封面新闻 2022-11-04 10:59 55036

文/李文龙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草上沾着露珠,缓慢地在叶片间跳动。有水的声音,淡淡的。不是露珠,那里该是一片池塘。这是在我的高中,我又回来了。一切都让我忘记这是秋的季节。

那天,我在池塘边坐了很久,一直到发现日记本不见了。那里有我的许多秘密,关于春,关于夏,关于秋,关于即将到来的凛冬。我找了好久,最后,我朝着紫藤架的方向跑去。我跑得上接不接下气,听见紫藤架那边也有人跑来,是一个女孩,她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

你是,XXX吗?我已经忘了我说的名字是什么。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那种感觉让我羞愧难堪。认错了人,我支支吾吾地说了很多遍同一句话,大概是说我病了,我很抱歉。

我走开了,走在一座小石桥上,突然有许多问题涌来:女孩究竟是长发还是短发?这座桥的名字叫什么?我明明都知道,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感到焦虑无比。

我找出手机,刚想打开搜索软件,发现微信图标上有小红点,就点了进去。是“联系人”一栏,有“新朋友”加我。“新朋友”是女生,微信名叫“雨 如”,两个毫无关系的字之间用莫名其妙的空格隔开。

想了一会,我还是同意了好友添加请求。突然,一个词从我脑中蹦了出来:仙人跳。这人绝对是男的。这个怪异的想法驱使我点开她的微信头像,结果让我更加震惊:这个女生居然染了发,而且我在校园里遇见过她,我确信她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照片里,她身袭一身墨绿礼裙,头发黑绿相间,浅笑着——我想到了桂花,但桂花不是这样的。

一种不知何处来的愉悦感在我心中产生。我点进她的朋友圈,却没有发现一丁点儿新的信息。这使我既激动又沮丧。我退回到聊天页面,等待对方发来第一条讯息。讯息来了:“最近可好?”

这条讯息让我惶恐得几近心裂。数件往事,在我心头涌起。但我即刻又想到,她根本不认识我,我也根本不认识她,我的心如淹没的岛屿。

我不知道该回复她什么,想了很久也没想好。我尝试打拼音,按了一个键,却连出来好几十个字母。我竭力想把它们删掉,那一长串字母竟然就发出去了。“撤回”,我要“撤回”,可就在这时,手机被锁住了。我尝试打开很多次,除跳出一个“月”的符号外,只有永远输不对的密码。

我选择淡忘那所有发生在南方的故事,和母亲一起来到哈尔滨。哈尔滨的一切都很好,除了冷。屋里的暖气很温暖,但我常常在外。我删掉了以前的一切,像是一个不辞而别的人,又像是流浪汉。还会回去吗?秋,霜降之夜,哈尔滨已在下雪。躺在床上,我拒绝想起南方的一切。

下雨了。雨滴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没有颜色。手机还没有解开。这时,一声闷雷作响,我快步跑出林道。我庆幸我跑得飞快,跑回了寝室。我很累。我想要休息。躺在床上,我想了好久,时而看看手机屏幕,尝试开机,屏幕里跳出一朵不认识的花的图案,然后迅速消失。

我开始想到那个女孩的名字,墨绿色,雨。那个名字就像一张墨绿的网一样罩着我。我听见我的室友们都回来了,大笑着聊着天,这让我更想流泪。当我掀开被子,那个女孩就坐在我的床沿。她没有穿那身裙子,只是套着幽蓝的校服。我们没说话,她只是微笑着,我应该也是。

一个声音把我的目光引到左边:年级主任站在寝室门口。他径直走进来,紧紧地盯着我。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藏手机了,还有那一场墨绿的雨。

那天,我说了很多谎。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