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张茜齐:行走金牛古道

封面新闻 2022-10-31 10:58 55208

文/张茜齐

初入庞统祠,眼见一段宽约两米的青石板路,一人高的墙体夹道垒砌,大小和形态各不相同却也十分契合。野草同青苔自夹缝中寻得新生,在和煦的光影下展露柔美的线条。

在庞统墓旁,1500年树龄的古柏屹然挺立。一半枝条枯黄一半翠郁葱茏,过路的人们无不仰头注视它,惊奇生命的独到,感叹历史的悠然与浩威。

出庞统祠,朝对向径直步行,便是金牛古道罗江段的保存路段。

为更好地保存古迹,方便后人更直观地感受古道魅力,管理者设计了下沉式样的布置,将落有车辙印迹的路面置于凹处,并依照朝代周期沿路标示,以“战国”始。如此保存和展示方法,何尝不是智慧的延续呢?

临走时,我对脚下石板路面零星的数字感到好奇。它们尽可能按着原先的形态被妥善保存着,不仅是对历史文化的尊重,也是对人类智慧文明最直接的庇护。

一段路,一段历史,一份关乎文化保护与传承的责任。

说起剑门关,此前虽未踏足,但“险”这个词早已根植于心。这印象的得来,源于李白笔下的《蜀道难》,以及刘邦被封汉王后,为迷惑项羽,进击关中,“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历史典故。

作为金牛古道的一部分,金牛栈道盘亘于剑门关景区内,距离入口处约一公里的地方。经过金牛桥摇曳着的枝蔓叶影,徒步向上,深入栈道。

栈道的护栏是天然的木条,被光阴打磨得圆润而厚实,架于崖壁上。最窄的地方不足两尺宽,高约成人的半个身长,需弯腰曲背成90°方可勉强通过。路面也是木板铺就的,人行于上会发出“咯吱”的声响。在这峻岭崇山中,任何声音都会被自然地扩展再围拢回来,形成天然的环绕音效,颇有箜篌于山谷间拂荡出的中华民乐之感,泠泠如春光缀于溪涧,荡气回肠。

遥想当年,千军万马由此而过的艰险,兵卒涌荡的滔滔人声,在这崖谷间回旋出时代的震颤和轩昂,让人心生感慨。

行于蜀地,微风轻拂,旧时的险山崎道,以智者的姿态,迎来人们无数的惊叹与崇敬。人潮往复,所幸金牛栈道鲜有人至,我和同伴徒步于这栈道中。我转过身,朝向他:“嘘!你听,原来空灵也有它自己的声音。”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龙鳞般金色的光影里,同过往的岁月对望。感叹时光荏苒,以及山与道间无法轻略的气宇浩荡。

从栈道下至平地,于草间拾得一块有趣的石头,置于掌心细细品味:大小不足手掌的二分之一,上尖下圆仿若水滴式样,体态轻盈像是自然的舞者。下方圆润处,一条横亘于中央的白色线条,像是天险一线的剑门关隘,两端对向延伸的曲线,便是攀援而上的古蜀栈道了。

这石头,谁能说不是大自然巧妙而浪漫的相赠呢?

距离剑门关约30公里的剑阁县凉山乡附近,幸存着一段古老的道路——金牛古道拦马墙。它得名于为防马匹滚落悬崖而砌的二尺上下的矮墙。

整段道路,200多棵古柏树夹道而立,身披翠华,保持着岁月沉淀后无法逾越的时代风貌。以至于走在这段不经俗世叨扰的古道上,穿行于三国蜀汉大将张飞所植的“张飞柏”和秦始皇时种植的“状元柏”之间,我对自然之气的肃穆有了更深的体察,也第一次有了这般感慨:这才是古道。

2000多年来,金牛古道金戈铁马,刀光剑影,出入兵勇不计其数;来往商贾出入川陕,日夜兼程;学子赶考风餐露宿,旅途艰辛;更有文人墨客,吟诗作对,留下千古华章。

如今,日月星辰更是从斑驳的碎屑中把光景无限拉长。聆听经由古道而来的马蹄声声,古老的枝蔓将清晨的露水汇聚,透过光影,形成一段永不停歇的斑斓记忆。

【作者简介】

张茜齐,四川德阳人,德阳散文学会会员。爱好文学创作,作品发表于《德阳日报》《中国应急管理报》等,出版散文集《在我眼里,你全然可爱》。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