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汐:在这头,在那头

封面新闻 2023-05-17 15:23 8628

作者:西川实验学校八年级七班陈美汐

指导老师:张秦冀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莽苍青山与无垠大海,不是湛蓝天际与苍茫大地,而是那矮矮的坟垄。我在这头,爷爷在那头,无望重逢,无法泅渡。

五年前的四月,杏花微雨,漫山梨樱,春日的烂漫遍野,年幼的我背着小小的书包在这斑斓春意里奔跑着冲出校门,冲入您温暖的怀抱。您总是浅笑着轻柔地取下我肩上的书包,粗糙的大手紧紧包裹着我的小手,浅笑着聆听我的叽叽喳喳,牵着我漫步在回家的小径之上。那时夕阳缱绻,洒在我与您的身上,平整的柏油路上映出一大一小两个欢快的影子,温馨美好如画。

日复一日,光阴如梭,无论烈日暴雨,狂风大雪,您总是守候在校门口,盈盈浅笑,等待着放学归来的我扑入您宽厚的怀抱。可这一切什么时候突然改变了呢?那晚的天很蓝,我满心欢喜,蹦蹦跳跳地走出校门,却意外地没有看见您熟悉的身影。您平日守候我的银杏树下空空荡荡,冰冷的电话响起,我才知,您病了,病得很严重,或许时日不多。我怔怔地定在原地,良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种压抑的窒息弥漫在心间,如坠冰窖,手脚冰凉,无法逃离。

自那天起,我努力装作什么也没发生,重复着单调无味的生活,机械麻木。直到那天,妈妈领我来到一片山头,来到那矮矮坟墓之前——您慈祥的脸庞仍在照片中盈盈浅笑,可那无力的黑白流淌着无声的压抑。我再也无法坚持这几天里的伪装,泪水决堤,顺着您的笑颜流淌而下。您走了,在一个平常的清晨,走出了时间,走到了那头,抵达蓝色的彼岸,成为黑夜中的一颗星星,永远留在了昨天。

一别经年,从故乡到天堂,从这头到那头,我们再无重逢日。思念化成碎碎的纸片,被清风吹到天边,吹到矮矮的坟垄。在与不在,不过是不同方式的存在,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天上的每一颗星,都是我们深爱的人,他们从未真正离开,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我们。所有的告别,都是生命的重逢与绽放;每段被祭奠的时光,都是未完成的遗憾。那埋葬在春风里的思念,在揉碎的画面里抵达那个不远而远处的守望。

岁岁年年,长眠常念。这头生生世世的炊烟,我只寄一剪思念到那头。愿彼岸,也如人间,繁花似锦。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