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文立:礼让

封面新闻 2022-11-11 11:15 82939

文/文立

强哥撞车了,还是过错方?听到这消息,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强哥开车那么谨慎小心,技能那么高超,还那么中规中矩注重礼让,怎么可能成为过错方呢?

我如此信服强哥,是有充足理由的。

几天前,我要到外地办事,正好强哥有空,他答应开车陪我去。到那里的路上,得经过几个村庄。其间,路窄,路口多,集市还多。

车刚到犄角村,就遭遇集市了,车只能在人流中一点点前行。前面那个拄着拐杖的老大爷,只要稍微闪下,我们的车就能穿过去,可他愣是不闪,旁若无车,车只能尾随他挪动。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我气得够呛,对强哥说:“按喇叭提醒他。”

强哥笑笑说:“也许老人家耳朵不好呢?也许脑袋反应慢呢?也许有要紧事儿光想着赶路而忘了避让呢?咱一按喇叭,万一惊吓着他,怎么得了?无妨,咱绝不跟老人一般见识啊。碰到老人,咱必须谦卑拱让啊。”

终究,路边一年轻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把老大爷拉到了一边去。强哥这才抓住机会,小心翼翼地开过去。

岂料,这关刚解决,一位骑电三轮的年轻女子,从一个斜道上直插过来,很坚决、很勇敢地抢横到了前面。得亏强哥反应及时,才没相撞。我惊出一身冷汗说:“这人不管不顾,真不怕死啊。”

强哥笑笑说:“其实她鬼精哩,她晓得,让了咱,后面的她让不让?哎,生活艰难,挣钱着急呢。你瞅瞅她那一车子白菜,能卖几个钱?不容易啊。”

妇女上道后,把电动车开得极慢,一边开一边张望着,显然是想在路两边找到容纳自己的位置。可两边已然排满做生意的人了,她只好继续挪行。挪行至少还在行啊,然而,她却停车不走了。不仅不走了,还把车停在正道上,到一个烧饼摊买烧饼去了。

嘿,你说气人不气人?我瞅瞅后面跟着的一溜车说:“哪有这样的,我跟她理论理论去。这人,什么素质啊。”

强哥又笑笑说:“也许人家实在太饿了呢?咱不跟她置气啊,更不跟她计较啊,谁让咱生活好一些呢,谁让咱受到过高等教育呢?”

“强哥啊,”我夸赞说,“想不到你心态修持得这么好呢。但我必须用喇叭提醒提醒她,要不憋得慌啊。”说着,我把手伸过去,用力摁了摁车喇叭。真奏效了,那女子点头陪笑着跑回来了。

穿过集市,来到一个路口,附近应该有一乡村中学,众多学生涌向校园。强哥把车停住说:“也耽误不了几分钟,咱总得礼让孩子们啊。”后面的车也随着停住了。

试想,如此强哥,怎会撞车呢?怎会成过错方呢?我决定立刻赶到医院去,既表达慰问,也想找到答案。

来到医院,头上缠满绷带的强哥刚好坐起来。见到我,他仍如先前一样笑着,感叹说:“好险,两世为人啦!”“到底咋回事?”“咋回事?怪我争强好胜啊。”

“你还争强好胜?你肯礼让老人,礼让妇女,礼让孩子,谁能说你争强好胜?”我很是惊诧。

强哥说:“这次不一样,我碰到的是开豪车的年轻人。当时,我们在不宽的乡路上,他在后面。本来我也想礼让他的,可还没等我靠边呢,他在后面一个劲儿按喇叭。那个张狂傲气劲儿,惹恼了我,我偏不让他。到了开阔一点的路,我想算了,何必跟他计较呢?于是,我把车减速靠边。谁知,他在超我车时,竟摇下窗玻璃,横眉怒目地冲我指指点点。他以为他的车好,挑衅完了就能逃了吧?你了解我的,我能认怂吗?所以,我就撞上去了!”

原来如此。我叹口气说:“好多事故,全是因为斗气啊!”

【作者简介】

文立,本名马文利。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小小说和散文随笔200篇以上发表于《中国教育报》《检察日报》《新民晚报》《喜剧世界》《小说月刊》《百花园》《四川文学》《小说界》《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报刊。作品入选多种选集、年选、年度排行榜。获省市级文学奖项10多个。有随笔和小小说被选入中、高考语文模拟试题材料。出版小小说集《喊一嗓子》。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评论 1

  • 川主乡黄秀琴 2023-08-09 发表于四川

    学会礼让,做有素质的人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