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宗庆后时代的娃哈哈寻找新方向:要不要上市?国资大股东会不会退出?

澎湃新闻 2024-02-27 10:45 66474

宗庆后的传奇商业人生谢幕。

2月25日,娃哈哈发布讣告称,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于2024年2月25日10时30分逝世,享年79岁。

听闻这个消息后,不少杭州市民自发地来到娃哈哈总部旧址所在地——杭州市清泰街160号,为这位传奇的企业家献上鲜花。在众多花束中,还有人为他带来了他最爱的娃哈哈产品。

“1000个人的眼中会有10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0人的眼中也会有1000个娃哈哈,”宗庆后这样描述娃哈哈对自己的重要程度,“但对我来说,娃哈哈只有一个,它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和符号,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而这栋灰色的6层小楼里几乎承载了宗庆后的一生。自从1987年“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的牌子挂上之后,往后余生,不出差的日子,宗庆后几乎每天都来这里上班。这里也是他重要的会客地点。媒体来访常会发现,宗庆后已经工作了1个多小时,前一晚又睡在了办公室。

这是宗庆后一切的起点,也是娃哈哈故事的开端。

42岁创业,一手缔造饮料帝国

宗庆后第一次进入这栋小楼是在1987年。

1987年4月,42岁的宗庆后凭着一身胆识,拿着14万现金,承包了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靠代销汽水、棒冰及文具纸张赚的一分一厘钱起家。

多年后,宗庆后回忆当时的场景,由于不敢花完仅有的14万元,经销部只简单地粉刷了一下墙壁,买了几张办公桌椅,就开张了。

这一年,是宗庆后人生的转折点。1987年7月,宗庆后以“中国花粉口服液”销货款和5万元银行贷款作为原始资金,筹建了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为杭州保灵公司代加工“中国花粉口服液”,开始了娃哈哈的创业历程。同年11月底,日产量达一万盒的灌装车间在上城区清泰街160号落成,当年便实现销售总额436万元,上交利润22.2万元。1990年,娃哈哈的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大关,利润超2000万元。

对于自己的成功,宗庆后总说自己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1978年,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奔涌的浪潮迎面而来,在激荡中为时代带来了无数的机会。当时,宗庆后已经33岁,在干了10多年“体力活”后,通过接替母亲获得了进入一家杭州校办工厂工作的机会。

很快,暗涌的潮水带来一股大浪,将宗庆后冲向时代潮头。1986年,国家出台相关规定,提出“推行多种形式的经营承包责任制,给经营者以充分的经营自主权”。改革开放的浪潮正盛,宗庆后成了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

1991年,上城区清泰街160号这栋小楼有了一个新名字——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在杭州市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宗庆后以8000余万元的代价有偿兼并了拥有厂房面积6万平方米、职工2000多人的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创造了“小鱼吃大鱼”的奇迹。公司成立3个月后,原本亏损4000多万的杭罐厂就扭亏为盈,销售收入、利税增长了一倍多,第二年销售额就达4亿元,净利润7000多万元。

在那个激昂的时代,一切都是新的。1994年,宗庆后在经销商大会上提出“联销体”,要求一级经销商必须提前交“保证金”,每个月结清货款后,娃哈哈再继续发货。销售结束后,娃哈哈返还“保证金”,并给经销商返利。他还制定了严格的价差体系。每一级经销商都必须严格执行对应的销售价格,实现“大家都有钱赚”。

娃哈哈的发展轨迹,也成为大时代的缩影。

2003年,娃哈哈营收突破100亿元大关,成为全球第五大饮料生产企业。2012年,娃哈哈进入营收500亿俱乐部,并于2013年达到营收巅峰。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娃哈哈营收782亿元。2014年,宗庆后曾立下1000亿元的目标。凭借着娃哈哈的飞速发展,宗庆后于2010-2013年期间三次登上中国首富宝座。

30多年间,娃哈哈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的饮料帝国。娃哈哈官网数据显示,35年累计销售额8601亿元,利税1740亿元,上交税金742亿元。娃哈哈在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建有81个生产基地、187家子公司。

产品涵盖包装饮用水、蛋白饮料、碳酸饮料、茶饮料、果蔬汁饮料、咖啡饮料、植物饮料、特殊用途饮料、罐头食品、乳制品、医药保健食品等十余类200多个品种,其中纯净水、AD钙奶、营养快线、八宝粥是家喻户晓的国民产品。

“我不是资本家,我是企业家”

攀上潮头,成为时代弄潮儿的企业家很多,宗庆后显得尤为不同。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在《“善贾”的杭州人》中这样描述1990年代见到宗庆后的场景:他长着一张典型的杭州人的脸,方正、温和而缺乏特征。他讲起话来有点害羞,当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唯一的表示就是不断地给你递烟。

作为浙商代表,宗庆后为人低调,待人温和。就连娃哈哈似乎也继承了他身上的这种特质。

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娃哈哈的企业管理模式很独特,可以概括为“四个不”——即不贷款、不上市、不设副总裁、不做房地产。

“各个时期的热门行业,房地产、金融投资、互联网他通通碰都没碰。可贵之处在于宗庆后一直坚持主业,他很自信。企业管理没有统一的模式,没有标准答案,只有符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杨轶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说道。

在央视财经的《对话》节目中,当被问及,为何不选择卖贵价产品,已经70多岁的宗庆后回答了11个字:“我不是资本家,我是企业家。”而提到这么多年没选择上市的原因,他则表示,娃哈哈目前不缺钱,如果未来有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也会考虑上市。但上市了就要对股东负责,只募了钱却没有增加企业效益,股东分不到红利太不好。

在宗庆后看来,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我国经济的命脉所在。虚拟经济产生于实体经济,也应该服务于实体经济。企业家要沉下心来做实业,以创新引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为此,宗庆后还曾跟马云有过一段著名的虚实经济之争。

2016年,在《对话》节目中探讨“2016年中国制造业面临寒冬的深层原因”以及“如何重振实体经济”时,宗庆后被问及如何看待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资源”五大变革。

当时,宗庆后给出的回答是:“除了新技术,其他都是胡说八道。(马云)本身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能)制造什么东西”,新技术是实体经济应该追求的,能帮助制造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

之后,马云在南京出席一次政商界活动时也谈到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他认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是对立关系,企业家切不可活在昨天,抱怨明天,“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是不愿意学习、自以为是让你淘汰……不是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这被认为是马云对宗庆后批评的隔空回应。

一个月后,宗庆后和马云公开握手合照,这场“虚实经济之争”由此落幕。

就像宗庆后选择做实体经济一样,宗庆后的身上总有种“踏实”的恒定感。自1987年创业以来,30多年,宗庆后保持着一贯勤奋的作息:每天工作近16个小时,早上7点上班,晚上11点多才下班。

早年从底层打拼起来的经历也让宗庆后十分勤俭。他为人所熟知的事迹有:每年个人消费五万元,坐飞机选择经济舱,坐高铁选二等座,国内出差常常秘书助理都不带。因为常年穿着布鞋,宗庆后也被称为“布鞋首富”。

“如果我的‘天命’是抹平穷人与富人的罅隙与伤痕,如果是呈现一种价值观与可能性,使年轻的创业者找到方向,看到哪怕一线的亮光,我一定会觉得这是有价值的,值得我义无反顾为之付出的。”宗庆后说。

寻找新方向

不过,近几年,人们发现宗庆后有了些变化。

一直宣称不退休的宗庆后开始退居二线,一直说“绝不上市”的宗庆后松口了,一直拒绝电商直播的宗庆后不仅开启了抖音直播,还一下子开设了好几个电商平台。

与这些变化同时发生的,是娃哈哈的“停滞”。2013年,娃哈哈营收达到巅峰的783亿元。然而,就在宗庆后2014年宣告要向1000亿目标冲击的时候,2015年,娃哈哈营收骤降至494亿元。此后,娃哈哈的营收一直在500亿元以下徘徊,直到2021年,娃哈哈才重回500亿元俱乐部。

过程中,身为行业领头羊的娃哈哈逐渐失去优势。2001年,农夫山泉在瓶装水的市场占有率上超过娃哈哈,此后长年位居行业第一。而在其他赛道,王老吉、加多宝、康师傅、伊利等品牌虎视眈眈,元气森林等新品牌则凭借“0卡”“0糖”等概念异军突起。娃哈哈的声音反而被淹没了。

时至今日,提到娃哈哈,大众的印象仍大多停留在营养快线和AD钙奶。不少人认为其产品缺乏创新,不够年轻。与此同时,农夫山泉却凭借东方树叶系列茶饮料突围饮料圈,逐渐在与娃哈哈的竞争中占领上风。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年逾古稀的宗庆后似乎离自己的消费者越来越远了。娃哈哈需要改变,宗庆后不得不寻求变化,找到新的出路。

对娃哈哈而言,宗馥莉的加入算一种,创建电商平台自然也是。

2018年,宗馥莉主动请缨进入娃哈哈集团,担任品牌公关部部长,为得是让娃哈哈变年轻。在宗馥莉年轻化战略下,娃哈哈更换了20多年的代言人王力宏,换上了更年轻的许光汉;营养快线推出了限定多彩版,并推出限定彩妆。在宗馥莉主导下,娃哈哈开始跨界联名,出现在更多年轻人喜欢的圈层。这些年,娃哈哈推出AD钙奶味奶心月饼,与钟薛高推出联名款未成年雪糕,与泡泡玛特推出联名款pH9.0苏打水,同时打进电竞圈,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官方及战队合作。

为了追上时代的步伐,无论是宗庆后,还是宗馥莉,都做过很多尝试,效果并不明显。有媒体统计,近两三年内,娃哈哈推出的新品款数就达300多种,但基本上都逃不过光速下线的命运。近几年,因为推陈出新速度太快,娃哈哈还被业内戏称为“造娃”速度最快的企业。但新的大单品仍迟迟未能出现。

谁来接班?杭州国资曾寻求退出

宗庆后始终有一个愿望——就是把娃哈哈变成一家百年老店。

然而,眼看着年岁渐长,宗庆后开始思考接班的问题。2023年,在央视财经《对话》节目中,宗庆后再次谈起接班问题时说:“你总要把年轻人、接班人给培养上去,等我走了之后,他还能够继续让娃哈哈健康发展,成为百年老店。”“因为我自己不可能把它一直做到百年老店。”

2021年底,宗馥莉出任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负责日常工作,宗庆后仍为集团董事长。对宗庆后而言,他还在等待一个更成熟的时机。

在节目中,宗庆后透露,自己已经在逐步做交班的准备。“为什么我要搞流程改造,岗位责任制,修改完善规章制度?”他说,“就是让每个员工知道应该自己干什么,要干到什么程度,什么东西不能干,他要负什么责任,他能得到什么报酬。”

在外界看来,由宗馥莉继承宗庆后留下的娃哈哈商业帝国已成定论。

2月23日,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宗馥莉接替宗庆后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更早之前,2021年和2022年,宗馥莉开始接连担任相关公司的董事职务。进入2023年后,宗馥莉担任了14家娃哈哈集团旗下相关公司的董事职务。

从股权结构来看,宗庆后身为娃哈哈集团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却并非娃哈哈的第一大股东。

天眼查显示,杭州上城区文商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娃哈哈集团46%的股份,是娃哈哈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其背后是杭州上城区国资委。宗庆后本人持股29.4%,剩余24.6%股份则由娃哈哈职工持股平台持有。作为宗庆后的独生女,宗馥莉有机会继承父亲所持的29.4%股权。但她仍然并非娃哈哈的第一大股东,掌权一事需要娃哈哈职工持股平台的配合。

其实早在2006年5月,宗庆后就曾表示,正在与杭州市国资局商谈其持有的46%娃哈哈集团股份的退出事宜,这个问题难度并不大。然而,因为“达娃之争”,两方的商谈被迫暂停。

2023年,再次出现杭州国资有意退出的信号。根据招投标信息查询平台寻标宝信息,2023年7月,杭州上城区国有投资控股集团就曾因拟转让持有的杭州娃哈哈集团46%股权的权益价值评估和法律服务进行招标。其中,万邦资产评估中标了该股权价值评估服务,而国浩律所则中标了股权处置的法律服务。目前暂未可知娃哈哈集团是否仍在进行这部分股权的谈判,如果这部分股权由外部机构接手,宗馥莉接班,或将面临较大挑战。

“不差钱”的娃哈哈会上市吗?

当娃哈哈集团的主人从宗庆后变更为宗馥莉,娃哈哈是否会上市成为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相比自己的父亲,初中前往美国求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宗馥莉有一套自己的处世之道——直接,坚持自我。在公司管理上,她更重视制度和规则,并不排斥上市。

2017年5月,曾经的港股上市公司中国糖果发布公告称,新百利融资将为及代表要约人Ever Maple Flavors and Fragrances Holdings Limited (恒枫控股)提呈自愿性有条件现金要约,以收购中国糖果全部已发行股本中的所有股份。而要约人恒枫控股唯一最终实益拥有人就是宗馥莉。这一举动也被外界解读为是宗馥莉一次关于上市的尝试。这也引发了人们对娃哈哈集团上市的猜测。对此,娃哈哈集团予以否认,并表示,该宗收购为宗馥莉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不过,要约最终失效。2017年7月14日,宗馥莉在其微博发布了关于“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声明中表示,对公司而言,这是一次积极的、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探索,为公司将来在相关领域布局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在不同的场合,宗馥莉谈及上市的问题,都是开放的态度。2019年,在参加人民网《问道》节目时,身为宏胜饮料集团董事长和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的宗馥莉再次回应对上市一事的看法。“如果你不是上市公司,大家对于你的投资会有怀疑。虽然我们也是一个大品牌企业,但别人会觉得上市公司是一个有明确规范流程的公司,会比较放心跟你谈判。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资本融合的过程,在现在的行情和行业环境下,任何一个企业大的发展都是通过资本手段操作的。”

宗馥莉认为,未来,只有跟资本市场相结合才会走得更远,这是每一家公司都要做的。“我也想看看,资本手段到底能为我们带来什么。”

近年来,随着宗庆后的松口,娃哈哈集团上市问题受到更多关注,但每一次娃哈哈集团都对上市传闻进行了否认。

实际上,在当下的股权结构中,娃哈哈集团想要上市也很难。公开信息显示,娃哈哈从1999年实行员工持股计划至今,持股股东人数已超1.5万人。而根据IPO相关规定,拟上市公司申请上市之时,员工持股计划需要进行股东穿透处理,穿透后最终股东人数不得超过200人。在娃哈哈集团“家文化”的背景之下,想要将1.5万人的持股人数优化至200人以内,难度可想而知。

距离娃哈哈成为百年老店还有63年,其路依然漫漫。

评论 1

  • 本尊桂心思建 2024-02-27 发表于四川

    宗老是一代人的精神,注重产品,也要考虑国人口味,娃哈哈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