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圆桌派|2023,生存还是毁灭?我们和人类聊了聊人工智能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3-01-03 15:54 377390

封面新闻记者 吴德玉 谭羽清

生存还是毁灭?

四百多年前,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的这句经典独白,迈入2023年,依然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OpenAI在2022年年底发布的ChatGPT,因其能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来进行对话,还能根据聊天的上下文进行互动,真正像人类一样来聊天交流,甚至能完成撰写邮件、视频脚本、文案、翻译、代码等任务,成为火爆一时的话题。

AI,一个看似并不新鲜的话题,它的逐渐强大,却令人类面对越来越多挑战。

当程序员们不分昼夜书写代码时,小说家们也在用自己的视角审视被AI改变的世界。

东野圭吾的小说《白金数据》里,AI逼死了艺术家;诺奖得主石黑一雄的第八部长篇小说《克拉拉与太阳》中,通过人工智能观察千变万化的现代社会,探索一个本该人类思考的问题:究竟什么是爱?

绘画、音乐、虚拟主播……2023,AI仍将不断进阶,大举“入侵”。

人类创造了AI,AI最终会取代人类吗?

2023年新年伊始,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个领域的一些业内人士,一时间,当然无法找到确切答案,内心却更加笃定:2023,还有更远的未来,那个独一无二的你,将成为世界上最宝贵的存在。

AI高效反衬艺术家的稀缺度

不完美恰体现传统绘画个性

AI是创作还是窃取?

东野圭吾13年前创作的《白金数据》,已经惊人地预测了这一话题。

书中以未来为背景,人生的程式由基因决定,人的心灵只不过是化学反应和电子信号。

东野圭吾《白金数据》

神乐的父亲神乐昭吾是一位陶艺家,骄傲的他从来不会制作两件相同的作品,却在市场上出现了一模一样的赝品,赝品的制作者是机器人。在真品与赝品之间,专家鉴定团的命中率仅为48%。最终,神乐昭吾崩溃自杀,让人窒息的黑科技崩塌了他的信仰,让他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是机器人更优秀,还是人类越来越接近机器人?有读者写下书评:“科技从来都没错,错的是人心。”

有一些创作者表示不解:“现在的画画AI和那些写文的调色盘、写歌的音乐裁缝不是异曲同工吗……没有授权就把别人的作品截取回来进行拼接,平时大家都在喊打,画画AI反而有人替它叫好了?”

袁伟恒的兔年新作

新媒体艺术家袁伟恒一直很关注AI绘画,他创作的平板动物艺术作品就有一定的AI智能元素,他通过平板电脑完成手绘后,可以利用AI技术让笔下的动物们说话、做表情 。

“我个人觉得,AI创作有一定的版权问题。因为当下的AI绘画是通过关键词自动生成,关键词里有著作权归属,如果用于商业应用,未来需要规范化。”

袁伟恒向记者展示了他和某品牌推的一个联名款,四只萌兔分别穿着马面裙、汉服、唐装、川剧服装,呈现出一派过年喜悦。他并不觉得AI会替代传统艺术家,“虽然说AI作画的效率很高,但它恰恰会体现出传统艺术家的稀缺度。纯粹的手工创作与AI的作品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而且质感完全不一样。”

“工作室渡劫,一周余转阴,小咳无大碍,收获作品一幅。”国画家苏茂隆刚刚这样度过自己的“阳过到阳康”。

苏茂隆在画室画画

苏茂隆笔下的“美人”,线条灵动、墨韵浓郁,“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感扑面而来。

在苏茂隆老师看来,AI创作与画家的共通之处是都属于视觉艺术,让观者用眼睛看,用心去体会,区别在于电脑软件创作和手工创作,“手工创作,是艺术家本身修养、学识和观点的体现,是个体性艺术特色的体现,它将艺术家的思想全部融入水墨画或者油画制作过程中。特别是水墨画,它是中国传统绘画,墨在纸上浸润的效果,是电脑制作不出来的。它有很多随意性,有很多瑕疵,不是那么完美。恰恰艺术就是要有瑕疵,才能体现一个人的思想和个性。它不是工艺性的东西,那种要求对每一个部分都很到位。中国画的核心魅力在于它的不可控性,单单一个墨色,就可以出现很多层次和效果,对中国画而言,是独一无二的。”

人心广袤,宇宙都不可比拟

情感热度机器无法取代

我已辗转半生,人间的生死不过是平常事

一张书桌不过是孤舟渡我的余生

我牵挂的并不多,唯有纸和笔无法放下

它们不是身外之物,而是灵魂的天平

为人类称量着良心

——熊焱《书房》(节选)

微明的灯影里

我知道她的可爱的土壤

是我的心灵成为俘虏了

我不在我的世界里

街上没有一只灯儿舞了

是最可爱的

你睁开眼睛做起的梦

是你的声音啊

——机器人小冰《是你的声音啊》

很多人工智能机器人出了诗集,机器人小冰每学习一次的时间大约是0.6分钟,10,000次需要100个小时。她至今创作了70928首诗,从中精心挑选了139首,已结集出版。

成都市作协主席、诗人熊焱读过一部分AI写的诗,包括机器人小冰的作品,他说:“从目前来看,机器人写诗在语法结构上,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但实际上还是冰冷的,在情感深度和精神厚度上,陷入了机器人的公式。但必须要认识到一点,随着科学技术的发达,人工智能在不停地自我学习,如果通过对大量诗人的作品进行学习分析归纳之后,它的诗可以写得更好,这是毫无疑问的。有一天,你可能觉得机器人的诗写得像模像样,水准很高级,你千万不要吃惊。不过,它毕竟是机器,它不像人那样具有真正的情感。它可以学习模拟人的情感,但永远不可能真正解答人心灵深处最复杂最广袤的那一部分。”

熊焱的诗歌登上《诗刊》2023年第一期

熊焱觉得,诗人与人工智能最大的区别,在于“人”。

诗歌是精神劳动,不是体力劳动,人工智能可以帮助人干一些体力上的活,在脑力上肯定取代不了。“人心的广袤,连宇宙都不可比拟,人性的复杂和精神情感的丰富度,是人工智能不可替代的。人的情感永远是热的,机器始终是冰冷的,写作的灵魂来自于情感的深度。”

新的一年,熊焱并没有给自己定特别的计划,他的心愿很朴实:“认认真真地写,老老实实地写,不断地把写作工作进行下去,就够了。”

熊焱也希望在写作中不断超越自己,“因为一个写作者最重要的还是超越自己,不要原地踏步,不要复制自我。要不断超越昨天的我,成为明天更好的我。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站在自己精神的金字塔尖上。”

姜明明开始尝试将自己的画作和日常写作结合

旅居荷兰的写作者姜明明,给记者传来自认为堪称“金句”的句子:“AI是人造的,我们是神造的,想取代作家,那么,请让我们人类先成为神。”彼时,她正在一座教堂外,外面狂风呼号,也无法阻挡教堂里传出的悠扬圣歌,姜明明感叹:“能量之强大。”

对AI的出现,她的态度有点“皮”:“AI动用知识储备和逻辑分析写叙事小作文是可能的,但要想写出和人性/心灵/救赎/深渊/社会各种乱象冲击以及尔虞我诈等等,它们的软件还不支持吧。小说需要人性和情感温度,这个难哦……我真的很想看AI写的故事,估计是另外一种意识流、既视感。”

虚拟主持人24小时工作不出错

但无法超越真人间的交流

2022年12月10日,由央视网数字虚拟主播小C开设的一档元宇宙微访谈节目《未来可C》上线,首期嘉宾是A-SOUL嘉然(虚拟偶像团体A-SOUL成员),观者直呼太魔幻。

虚拟主播是参照主持人专业标准设计,使用数字技术创造,能够通过广播、电视、互联网等数字媒体与用户进行交互的仿真人形象。随着不断迭代,虚拟主播的形象越来越生动活泼、逼真灵动。

虚拟主播对现实中的主播是一种威胁吗?

虚拟主播采访虚拟偶像

四川广播电视台主持人海江认为,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产物,AI虚拟主播对社会进步具有极为重要和积极的意义,也对主播和主持人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它是人工智能产品,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在于几乎可以不出错,可以全天24小时工作,播发的信息量极为巨大,它可以替代真人主持人的部分功能,比如资讯类信息的播发,但一定没有办法完全取代真人主持人。首先,受众是真人,真人与真人之间的交流,传播的真实感是人工智能无法超越的。其次,AI虚拟主持人是以一个真人主持人为依据设计和输入程序的,所以它永远在模仿,‘永远在模仿,从未被超越’,其实就是这个道理。真人主持最大的魅力和优势就是个性化传播和人格化传播,个性是独一无二的。”

海光在授课时,也经常对学生们提到:“融媒体时代的到来对我们而言,是机遇更是挑战!想要不被代替不被超越,找到更大的舞台吗?那么,行动起来,塑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我吧,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展现一个传媒人的璀璨光芒!”

他觉得,为了使自己的个性在传播中持续呈现,AI虚拟主播和真人主持人都会不断学习和进化,双方都是被动的。

海江主持名人大讲堂

虚拟主播并非狼来了,海光觉得有危机感其实是一件好事,“要想不被AI主持人所替代,我们需要做好两件事,第一,打好超强的基本功,第二,做好一个有个性、有人格魅力的,会说话会传播的大写的人。”

以后90%的音乐会是AI创作

但真实的音乐人会成奢侈品

AI 机器人小芝作词,可以不用八小时,不用一小时,只要30秒,各种类型歌曲随便挑,被称为音乐制作人必备神器。

“AI生成音乐,听了下,感觉用来做小游戏的BGM问题不大?!”有网友如是说。

吴怀谷认为人工智能会迫使人类更勤奋学习

对此,成都不烦智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CEO吴怀谷告诉记者:“我们举个例子,机器要创作出一首大家喜欢的口水歌,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其实现在很多低端艺术品制作者,就是一种重复性的工作,确实会被替代,所以AI会逼迫我们去做更具有创造力、更具有主动性的工作。”

杨蟒特,原来是一家媒体的程序员,因为对音乐的热爱,最终辞职全情投入音乐。现在,他的title是太合音乐集团秀动发行主理人,不仅做着自己的音乐,也在努力凝聚更多音乐人的力量,让更多的多元化创作被听到。

采访时,杨蟒特也很认同吴怀谷先生的这一观点 :“作为一名音乐人+互联网产品经理,这个话题我可太感兴趣了。AI会取代绝大多数音乐人,跟自动挡取代手动挡一样,手动挡成为‘玩家’的宝贝,同理,真实的音乐人会成为奢侈品,但也仅限金字塔尖的部分极为优秀的音乐人。”

杨蟒特为“2022年度国内十大考古新闻”之盐源考古创作的说唱《传奇盐源》

音乐之于杨蟒特,是相互滋养的。他说,每个人的五感都不同,都各有擅长,只是音乐人的听觉更敏感一些,“音乐带给我的影响就是,它能在特殊时期特殊场景下改变我,让我产生各种美妙的思绪。”

作为一名曾经的程序员,对于AI创作是否会取代音乐人,杨蟒特毫不迟疑地回答:“完全会被取代,甚至我都不用担心。”笃定到不会为这迟早都要到来的一天让自己有丝毫的精神内耗。

“只要风格形成后,AI绝对能快速复制占领这个风格的市场。以某社交平台为例,一种风格火后,一段时间后,这种风格最火的90%以上的音乐都会成为AI创作。”杨蟒特又是自信的:“AI仅能在已定义的风格下创作到极致,很难定义新的风格和创造力。音乐人不可能被AI取代的,是对新风格的探索和定义。”

相较于往年,杨蟒特坦承自己在2022年的确实创作不多,他很理智地看到:做音乐不能拯救音乐人。所以,这两年他都在负责一个音乐发行平台,音乐人仅需一次上传,即可将音乐发布到全球200+音乐平台。

“与其担心被替代,不如早日投身音乐幕后市场,帮助更多有天赋的音乐人到更大的舞台。”杨蟒特说。

石黑一雄《克拉拉与太阳》

有了汽车,也不会停止跑步

人工智能只能威胁懒人

初入职场的小西浅玩了一下ChatGPT,感觉颠覆了自己之前对AI聊天程序大都“不太聪明”的认知。“和它聊天很流畅,就像和真人对话一样。同时还很愉快,因为你想聊的它都知道,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完全没问题,你想问的它也基本都能回答,像一个知识渊博的‘博物学家’”。

吴怀谷先生解密:“ChatGPT跟传统使用的应答机器人从逻辑来说比较类似,但它在底层有一个知识图谱的体系,这使它在回答问题和组织文章的时候,可以把很多相关的内容组合起来,传统应答机器人在组和能力方面较弱。而且它知识体系涉及领域比一般的机器人要广一些,所以给人的震撼要大很多。”

不过,吴怀谷先生同时表示,如果能用好AI,对某些创作者来说其实是件能够提升生产力的好事,“现在也有很多新的小说作者用机器人来帮他构建基础灵感、完成一些基层创作。然后他在上面做二次修改和加工,把自主的想象力加进去。我们可以认为,它实际上会协助这些人去完成更高质量的创作,去减低他在平时遇到的一些瓶颈问题或者一些口水内容的组织。”

此外,吴怀谷还认为AI快速创作“低水平复制作品”的能力有助于催生更多高水平作品,“会让原有的低水平挣钱的东西减少,使得高水平挣钱的东西更多的呈现出来,也就是他把价值点要真正落在实际的创造力贡献价值上面。”

AI强大的学习功能还能激励人类自我提升,吴怀谷先生说:“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只能对懒人是一种威胁,实际上它反而会逼迫人去更勤奋地学习。它还会减少人类的学习时间,帮人类做知识整理,减少人类知识整理和知识搜索的时间。这样,我们可以留出更多的时间来做更高价值的创造性工作,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就是好事。”

“有了汽车,也不会让人类停止跑步,只要你自己愿意跑,你就不会被车子所阻碍,但总有不愿意跑的人,他的运动能力就会下降。” 吴怀谷比喻道。

无论怎样,正如石黑一雄在《克拉拉与太阳》中写道:“太阳总有办法照到我们,不管我们在哪里。”

2023,还有更遥远的未来,永远值得期待。

评论 5

  • fm2642351 2023-01-09 发表于江苏

    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艺术家,成为有创造性表达力的人。我们当然不必担忧精英,但占绝大多数的、从事重复性劳动的人,他们的未来呢

  • 看看 2023-01-05 发表于四川

    未来

  • 加贺见葵 2023-01-05 发表于四川

    人工智能~~有了之后,它是机器还是人?

查看更多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