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再反转!归来后的奥尔特曼会将OpenAI带向何方?|科技观察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3-11-30 21:10 189217

封面新闻记者 马晓玉

硅谷以往都发生过不少“逼宫”事件: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乔布斯用了12年重返公司,推特联合创办人杰克·多尔西用了7年。至于奥尔特曼重返OpenAI,只用了5天。

两周前,山姆·奥尔特曼(Sam Oltman)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OpenAI董事会以“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不坦诚”为由罢免,当即引起超9成员工的强烈抗议。这戏剧性的一幕直接引起科技界的震荡。

当地时间29日,OpenAI官方正式宣布奥尔特曼重回公司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OpenAI董事会也重新洗牌,除了亚当·安吉洛(Adam Angelo),上届董事会成员全部辞职。至此,这场复杂“宫斗”也正式落下帷幕。但在奥尔特曼的掌舵下,OpenAI这艘大船未来将驶向何方,还不得而知。

奥尔特曼


从疯狂的异类到当代奥本海默


在奥尔特曼的成长历程中,媒体习惯把他标签为“疯狂的异类”、聪明的“逆行者”。保罗·格雷厄姆曾在《写给学生们的创业指南》中提到:奥尔特曼是一个很特立独行的人,我当时见到他不到三分钟,就在想,19岁的比尔·盖茨估计也不过如此吧!

1985年,奥尔特曼出生在美国芝加哥一个犹太家庭。孩童时期,他就展现出了惊人的电脑天赋。8岁学会编程和拆卸电脑,9岁收获一台电脑作为生日礼物,并幻想总有一天,电脑也会学着思考。19岁,他考上了著名的斯坦福大学,在这里,他开始专心研究人工智能和计算机科学。

天才成功的成长之路似乎总是与众不同。在大二时,奥尔特曼就辍学开启他的创业之路。他和两个同学共同开发了一款名为Loopt的应用程序,可以通过它与朋友共享位置。不久后,Loopt的价值被美国知名创业孵化器公司YC(Y Combinatord)看中,成为YC投资的首批八家初创公司之一。后来奥尔特曼更是一手打造了ChatGPT,令世人瞩目。

而现在,媒体直接将奥尔特曼与“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齐名。两个月前,外媒刊登了一篇奥尔特曼的专访,标题是《我们时代的奥本海默》。

的确,奥本海默同奥尔特曼之间有几大共同点,两个人都是美籍犹太人,一个开创了人类原子能时代,一个揭开了AI革命的序幕。当年,奥本海默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剥夺继续从事原子能研究的资格,至于奥尔特曼,近日亦因为公司内斗被逼宫。更巧的是,两位的生日都是4月22日。

但这一标签也很快遭到一些网友的强烈反对,他们表示,马斯克才是当代奥本海默。


奥尔特曼与马斯克之争


时间回到8年前,彼时,马斯克已经开始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感到忧心,他甚至联系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讲述人工智能存在的风险,建议对其进行监管。遗憾的是,并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埃隆·马斯克

在一场晚宴上,他将目光投向了奥尔特曼这位天才少年。于是,他们连同苏茨克维等人共同创立了非营利组织OpenAI,目标是确保人工智能不会消灭人类。

但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早期的OpenAI不仅要面临训练庞大神经网络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计算成本,而且还要面临研发人员高昂的人工成本,因此其资金很快见底,且研发进度缓慢。

发展到2017年,OpenAI一度走上裁员之路,奥尔特曼与马斯克的关系则日益紧张。马斯克认为,OpenAI的研究进展缓慢,要求加强对OpenAI的管理和控制。他提出,让自己成为OpenAI的总裁来拯救它,并将其并入特斯拉。

可这个计划遭到了奥尔特曼等人的拒绝。一场纷争过后,马斯克最终选择离开了OpenAI,并撤回大部分承诺的投资。奥尔特曼则放下了YC,开始正式接管OpenAI。

在奥尔特曼的带领下,OpenAI也开始逐渐“变味了”。为了支撑OpenAI的研发,奥尔特曼成立了一个盈利部门,从微软拉来了130亿美元的投资。并在去年成功推出一款人工智能领域的顶尖产物——ChatGPT。

仅仅2个月后,ChatGPT的月活跃用户就成功过亿,成为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应用程序。ChatGPT的火爆也让奥尔特曼在全世界声名鹊起,被冠以“ChatGPT之父”的头衔。

这让本就忧心人工智能未来的马斯克,质疑奥尔特曼,“OpenAI是作为一家开源、非盈利的公司创建的,以作为对谷歌的制衡,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家封闭的、最大利润化的公司,实际上被微软公司控制。”

尽管奥尔特曼极力证明自己的一切行动并非出于野心,但并没有得到马斯克的认同。紧接着,马斯克同图灵奖得主约书亚·本吉奥、《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等人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所有AI实验室立即暂停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为期至少6个月,以确保人类能够有效管理其风险。这份公开信,获得上千位人士响应。

与此同时,苏茨克维也在公司内部创建了一个“超级联盟”团队,其宗旨就是保证未来GPT-4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而作为“激进派”的奥尔特曼则让苏茨克维及其他董事会成员产生担忧,认为他可能会通过部署最新的突破性技术而过快推动AI发展。双方的分歧像滚雪球一样越变越大。

两周前,苏茨克维率先行动,将奥尔特曼踢出群聊。从非盈利机构的初心来说,曾经屠龙的勇士似乎逐渐变成了恶龙,而苏茨克维选择溯本清源,也是无奈之举。但换个角度来说,若是没有奥尔特曼拉来的投资,OpenAI的所有员工又该以何为生。

奥尔特曼


众星拱之


奥尔特曼被开除后不出几个小时,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宣布与其共同进退。随后,奥尔特曼返回总部谈判,董事会受到了以微软为首的金主压力,不得不考虑让奥尔特曼复职。

当地时间11月19日晚,董事会向员工公布商讨结果,称奥尔特曼将不会重返首席执行官的工作岗位,并将聘请谢尔担任首席执行官,认为其“拥有独特的技能、专业知识和关系,将推动OpenAI向前发展,是推进和捍卫OpenAI使命的唯一途径。”

虽不受高层待见,但奥尔特曼却是深得民心。就在OpenAI董事会不顾投资者呼声,强硬罢免奥尔特曼时,当即引发了OpenAI超6成员工集体写信抗议,要求董事会全员下台,否则就辞职并加入奥尔特曼在微软的团队。20日,联名员工人数不断增加,达702名,占OpenAI全体770员工的9成。

董事会的一封辞退信不仅没能将奥尔特曼踢出局,反而炸出了一拨奥尔特曼的支持者,更让人看到了这位ChatGPT之父在科技行业的影响力。可以说,奥尔特曼接下来的回归是OpenAI内部员工、金融支持者和硅谷知名人士狂热努力的结果。


王者归来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权力斗争要以奥尔特曼加入微软结束时,事情来了个180度大反转。奥尔特曼于昨日正式宣布重返OpenAI,董事会也重新洗牌。

而对于领头罢免奥尔特曼的苏茨克维,奥尔特曼表示,希望继续彼此的工作关系,“我尊敬苏茨克维,他是这个领域的指明灯,是人类的瑰宝,我对他没有任何敌意。”然而,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苏茨克维不会再回到董事会。此外,奥尔特曼还为主要投资者微软增加了一个无投票权的新席位。

当奥尔特曼宣布重新掌舵时,旧金山分公司还举行了一场即兴派对,投资者和其他科技领袖纷纷向其表示支持,Salesforce创始人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表示,“恭喜OpenAI,看到好人获胜真是太好了”,尽管这位创始人在危机时期还曾试图挖走OpenAI的员工。

在奥尔特曼的领导下,OpenAI这艘大船未来将驶向何方,我们还不得而知。但能够清晰预见的是,ChatGPT在微软的支持下必将得到长足的发展。奥尔特曼在对员工的信中表示,“过去两周的混乱是董事会对首席执行官失去信任所致,在此期间,员工集体辞职证明了这家初创公司的韧性而非不稳定的迹象。”而他在风波过后担任OpenAI执行长,将继续推动新一代GPT-5技术的研发。有分析人士认为,在新董事会与股东支持下,奥尔特曼将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奥尔特曼11月29日在社交媒体的发言

评论 17

  • 雅安市天全县小落村驻村工作队 2023-12-03 发表于四川

    可以

  • 范舟宜 2023-12-03 发表于四川

    从疯狂的异类到当代奥本海莫

  • fm33cd25 2023-12-02 发表于四川

    。。。还是老外把炒作玩得炉火纯青啊,这股价一涨一跌又分钱了。

查看更多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