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评】内幕交易:美国“国会山股神”们如何炼成的?

中国网 2024-03-01 13:52 66180

中国网评论员 乐水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称,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再次被封“股神”。他买入的英伟达股票在过去短短3个月内怒涨近60%,而其本人也因此盈利125万美元。事实上,这已不是保罗第一次被“封神”。作为一家风险投资咨询公司的老板,保罗在股票市场上的战绩可谓“逆天”。据《纽约邮报》估算,自2007年以来,保罗仅通过投资脸书、谷歌等5家高科技公司就获利多达3040万美元。而佩洛西家族的财富也从2004年的4100万美元增长到2022年的1.15亿美元。而且,据美国非营利机构“公开的秘密”统计,保罗在2021年的投资回报率高达56%,远超当年巴菲特的26%。

与其惊人的投资收益相比,保罗对入场时机的精准把握更令人咋舌。2021年1月,保罗购买了价值百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随即拜登政府就宣布向电动汽车产业提供补贴;当年3月,保罗刚刚购入微软公司的股票,微软就因获得一笔价值220亿美元的国防部订单而股价大涨;2022年,在保罗购入高达500万美元的英伟达看涨期权后不到一个月,美国国会就通过了《芯片与科学法案》……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南希·佩洛西在国会山的特殊身份与其丈夫的骄人投资业绩之间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不禁引发外界联想。尽管她矢口否认曾影响丈夫的投资决定,但是从其他“国会山股神”身上,我们也得以对其中的奥秘管窥一二。

其实,佩洛西家族的“吸金”能力在美国政坛中并不算出众。据统计,2023年,佩洛西家族的年回报率在国会山只能排第九。排名第一的民主党议员布莱恩·希金斯的年回报率高达238%。美国媒体调查发现,在2019年至2021年间,至少有97名国会议员及其亲属涉嫌利用内幕消息交易股票、债券或其他金融资产,约占国会议员总数的五分之一。可以说,炒股几乎已经成为国会议员们的“第二职业”。尤其是在近年来世界局势动荡不安、股票市场波动性明显增加的背景下,国会议员们往往能够“精准踩点”,赚得盆满钵满。

2020年,在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前一个月,国会参议员伯尔出售了价值160万美元的股票,成功避免了不久后的股市熔断。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至少75名国会议员大笔买入强生、辉瑞等医药公司股票。而在数万亿美元的救济法案通过后,这些医药公司的股票则“一飞冲天”。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至少20名国会议员买入雷神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股票。随着美国政府宣布对乌克兰进行大规模军援,这些军工股立刻出现大幅上涨。

涉嫌内幕交易的不仅仅包括国会议员,在美国行政、司法部门甚至美联储内部,以权谋私的现象同样层出不穷。一项调查显示,从2010年到2018年间,有131名联邦法官在审理685起案件时,涉及自己或家人持有股票的公司,却没有采取回避措施。另据媒体披露,2020年2月就在美联储宣布救市前一天,时任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大笔买入基金。彭博社称此举为美联储“最尴尬的道德丑闻”。

美国政客们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进行内幕交易,根本原因是缺乏有效的法律监督。美国在2012年就通过了《停止利用国会信息交易法案》,但该法处罚力度过轻,聊胜于无。2022年,曾有人在国会提出议案,要求禁止国会议员及其家人在任职期间交易股票,但遭到民主共和两党的集体反对。佩洛西“大言不惭”地辩解称,美国是市场经济,议员应当有权利买卖股票。共和党众议员赛申斯在被媒体追问时甚至反问记者:“为什么你认为国会议员天生就是坏人或腐败分子?”

今天的美国国会议员们似乎早已忘记了立宪先贤麦迪逊在两百年前的教诲:“如果人人都是天使,那就不需要政府了;如果政府是天使,那就不需要对政府施加内部和外部的约束了。”当年,美国国父们设计分权体制的初衷是实现权力之间的相互制约。但今天这一制度正在被华盛顿的蠹虫们腐蚀、架空。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于三大权力分支的支持率均创下历史新低:最高法院为25%,白宫为23%,国会仅为7%。近80%的美国民众认为,自己生活在“双标”的司法体系下,法律只适用于某些人。

美国一向自我标榜是“民主灯塔”,惯于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指手画脚。但实际上,其“民主外衣”之下已是千疮百孔,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皇帝新装”罢了。美国政府应当放下那副“好为人师”的高傲姿态,切实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此才可能取信于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