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刘源:西岭山中挖天麻

封面新闻 2022-09-20 11:26 65846

文/刘源

茫茫西岭,山峦重叠,山崖与土冈交错,竹林与树林夹杂,是天麻的绝佳生产地。在西岭,人们把野生天麻叫山芋头,把河沟边生长的叫天麻。其实,所谓山芋头,在中药中被称为明天麻,另外那种叫羊角天麻(块根形如羊角)。不管是明天麻还是羊角天麻,供销社都把它作为法定珍贵药材收购。

作为西岭人,我们把明天麻叫做山芋头,把在崇山峻岭中搜寻野生天麻叫挖山芋头。这是每年5月西岭山民似乎理所当然的副业。我们不是单一地挖天麻,还要掰竹笋。

挖天麻、掰竹笋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不仅要翻山越岭、爬坡上坎,钻荆棘、过峭壁,更重要的是要选择季节和时间。5月初,竹笋冒头,天麻吐芽,正是天麻质量最佳、竹笋最嫩的时节。所以,挖天麻、掰竹笋的最好时间是:5月初,雨后,清晨入林,午后归来。

攀行在湿润的山路上,两旁葳蕤的草木嫩绿逼眼,叶梢还有零星雨滴掉落,空气里满是泥土和草树的芬芳。远山如黛,腰间缠绕着玉带一样的云雾,雨后的天空清洁如洗。

低头钻进林子,然后就一直躬着腰,在竹树混生的丛林里穿梭。眼睛则借着清晨从林梢洒进的阳光,在苔藓、浅草和枯叶覆盖的地上扫视。天麻和竹笋特别喜欢生长在靠近山岗的缓坡,尤其是土层厚实而肥效优良的黑色地带。竹笋刚探出头,尖尖的头犹如老鼠的嘴巴,在有枯叶遮盖的地方躲躲藏藏。探指入土,一握在手,向旁一掰,“啪”的一声脆响,在静悄悄的竹树林里显得有些惊心动魄。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岗,钻进一片又一片丛林,或弓腰驼背,或匍匐前进,或惊喜连连,或失落叹息。半天下来,也许竹笋掰了几十斤,但天麻不一定有收获。所以,天麻不是随便就能发现的,要靠运气。运气不好,整天都难见踪影;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碰上好几次。

一旦遇到“窝子芋”,那就可观了:在一个缓坡的凹凸处,或一棵腐烂的树桩边,如鳝鱼的头一般直直地竖着几根独苗,无叶无枝,像乌龟脑袋一样地围成圆环。这就是挖天麻中的奇观“窝子芋”,由去年的天麻种子散落周围而生长出来的天麻。一般情况下,一个“窝子芋”能挖一斤多,如果遇到下面还有未出苗的天麻,那就可能挖好几斤了。

还有一种意外惊喜,许多钻山的人几乎都经历过。半天不见天麻,竹笋却大获丰收,于是把竹笋倒在地上,削笋剥笋,然后装进布袋。就在你从面前的火堆里拿起烤得香喷喷的玉米馍准备送进嘴巴时,或伸个懒腰解解乏时,或向周围无意一瞥时,一株或一丛天麻苗突然出现在你的手边、背篼边,甚至腿边。单株的遗世独立,傲然不群;成堆的随意排列,自由自在,那么安宁,那么自然,那么和谐。你惊不惊奇?喜不喜悦?意不意外?

挖完天麻,一般要将挖开的泥土回填。因为那些泥土中,还隐含着许多散落的像孢子一样的天麻果实,也有部分天麻皮屑,它们会在来年长出很多的新嫩天麻来。

太阳已经当顶,隔着丛林也感到热辣辣的时候,就该回家了。天麻的苗,在高温或太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柔软低垂,藏到草丛枯叶中,极难被发现了。

回到家里,将洗净的天麻在煮过竹笋的水里烫一分钟,然后在米汤里浸泡几分钟,放在洗净的锅底,用煮饭后的余热烘烤,不用再加热。反复几天后,天麻就可以送到供销社卖钱了。

天麻名贵,但在人们的耐心和努力中可以找到。寻找过程中的艰辛、磨难和意料外的喜悦,是许多人体会不到的。

【作者简介】

刘源,成都大邑县西岭镇人,笔名流源、巴孜耶夫、风随我行。成都市作协会员,大邑作协全委会员。特级教师。

【“时光”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5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