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势力角力,伊拉克“正处于生存危险之中”

央视新闻 2022-09-05 06:45 35483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如今已过去近20年。近几年来,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撤军、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溃败,伊拉克一度被国际社会长期遗忘和忽视。然而实际上,近20年间,伊拉克一直是各种冲突持续爆发的“热区”,是多方势力争斗的“角力场”。

上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爆发流血冲突,使得这种角力陡然升级。联合国驻伊拉克使团甚至评论称,伊拉克“正处于生存危险之中”。

当地时间8月29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数千名示威者闯入绿区,甚至冲进总理府。

绿区,是2003年美军占领巴格达后,在市中心“黄金地段”划分的一片所谓的“绿色区域”。众多美军机构集中在这里。美军撤走后,又成为伊拉克政府机构的所在地。在一些伊拉克人看来,这里充满了腐败的“西方殖民主义”色彩。

抗议者:我们的革命是为了反腐,民众想让伊拉克改革,铲除腐败。

绿区之外,愤怒的各派系民兵和政府安全部队发生交火。29日当天,伊拉克军方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无限期宵禁。而截至8月30日,这场流血冲突已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伊拉克看守总理 卡迪米:昨天使用的武器是浪费金钱,浪费鲜血和浪费机会,这些武器应用于保卫伊拉克,而不是用在权力冲突中。

8月29日,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在社交媒体宣布,为了应对棘手的政治僵局,他将退出政坛,他领导的“萨德尔运动”相关机构也将关闭。

这则声明发布几个小时后,已持续一个月的抗议活动迅速升级。

数千名萨德尔的支持者在巴格达“绿区”推倒路障,强行闯入包括共和国宫在内的政府大楼。

在《纽约时报》看来,出生于显赫宗教世家的萨德尔是伊拉克最具影响力的什叶派政治人物。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以既反萨达姆、又反美、又反伊朗而著称,随时可以召集几十万追随者。

如今,伊拉克看守总理卡迪米呼吁各方表示克制,要求抗议者从“绿区”撤离。

但卡迪米的呼吁并未能平息局势。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巴格达市区内,对峙双方使用迫击炮、火箭弹互射,一度分不清楚是谁在向谁开火,现场一片混乱。

伊拉克看守总理 卡迪米:我在此警告,如果他们想继续制造混乱、冲突、分歧和争吵,不听理性的声音。我要迈出道德和爱国的一步,在适当的时候,根据伊拉克宪法第81条宣布辞职。

8月29日晚上,萨德尔宣布将进行绝食,直至暴力活动结束。30日下午,他又发表电视讲话,称自己原本只是希望有一场和平集会,而非武装抗议。他要求闯入巴格达“绿区”的所有支持者60分钟内撤出。

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 萨德尔:在我的国家成为腐败的囚徒后,如今又不幸沦为腐败暴力的囚徒。

然而,在《纽约时报》看来,此次冲突可能只是伊拉克乱局的开始。

美国华盛顿阿拉伯中心非常驻研究员 扎伊丹:这是两个不同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一方试图维持2003年伊拉克(美国控制下的)“协商民主”共识。另一方是士兵运动,试图改革伊拉克的政治制度。

2021年10月,伊拉克举行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当时,在总共329个议席中,“萨德尔运动”获得73个席位,成为议会最大党派,获得优先组阁权。

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 萨德尔:我们欢迎所有不干涉伊拉克内政的使馆,只要他们不干涉伊拉克事务以及伊拉克政府的组建。

在一些西方媒体眼中,萨德尔是“民粹主义者”,他坚定反美。然而,大选结束后,萨德尔的什叶派政治对手,“法塔赫”联盟却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今年1月,在伊拉克新一届国民议会首次会议中,因最大党团的组成问题,各派代表发生了激烈争吵,现场混乱,一度导致会议被迫中断。

6月,今年6月,由于未能如愿组建多数派政府,“萨德尔运动”议员集体辞职,以示抗议。这也令“法塔赫联盟”一举成为议会最大党派。据法新社报道称,“法塔赫联盟”曾推选出新总理人选,遭到萨德尔的坚决反对。

政治分析人士 哈姆扎·穆斯塔法:萨德尔运动从议会退出引发了巨大政治危机,他们是议会的最大党团,最大党团从议会退出这是史无前例的。

7月底,萨德尔的支持者开始在伊拉克多个省份开展示威活动。

27日和30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更是爆发两次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示威者两次突破路障,闯入绿区,冲进议会,场面一度时失控。

萨德尔坚持要求提前选举和解散议会。他表示,自从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并且移植“美式民主”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得民心的政治家能够担任公职。

萨德尔:我相信大多数人完全厌倦了统治阶级,包括一些属于(萨德尔)运动的人。所以,借助我的存在来结束腐败。那些老面孔,不管效忠于哪个政党,都不应该再出现了。

然而,萨德尔的反击同样无法迫使“法塔赫联盟”退让,直到8月29日,萨德尔宣布退出政坛,彻底点燃了其支持者的怒火,示威游行也演变成了暴乱。

不过据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至今,萨德尔已先后八次宣布“退出政坛”,不过长不过半年,最短的只持续了不到一天。

伊拉克议会议员 侯赛因·阿拉比:我们都同意在组建新政府方面我们失败了,这可能将导致我们重新大选。但部分党派对于重新大选或解散议会存在分歧,我认为目前只有各方坐在同一个谈判桌上才是解决办法。

伊拉克经济学家巴塞姆·安托恩则担心,目前的情况可能导致大量投资者撤离,增加失业率和贫困率。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1990年伊拉克人均GDP为10356美元,但到了2020年却只有4157美元。

街头小贩 侯赛因·阿里:这里的市场已经消失了,没什么可卖的。

当地蔬菜小贩: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越来越糟糕了,每天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没有工作可做,每个人都很痛苦。

有分析认为,去年10月以来,伊拉克民众多次走上街头抗议,一方面是因为不满新政府迟迟无法组阁,另一方面更是对高失业率、生活难以为继的宣泄。

政治分析人士 哈姆扎·穆斯塔法:组阁的拖延给伊拉克带来了很多的负面影响,伊拉克没有新一年度的政府预算,这是不对的。

在伊拉克各大城市的街头,随处可见辍学打工的年幼儿童。

政府官员:你多大了?

巴格达当地儿童:10岁

政府官员:10岁,不去上学吗?

巴格达当地儿童:不,我在街上捡易拉罐。

政府官员:你每个月能赚多少钱?

巴格达当地儿童:50分,25分。

政府官员:那太少太少了。

巴格达当地居民:他想回学校上学,但我连给他买衣服和书的钱都没有。我该怎么办?

今年6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声明称,受长期冲突和新冠疫情影响,伊拉克约有450万人面临贫困风险,其中儿童占大多数。大约每两个儿童中,就有一个面临在教育、卫生、生活环境和经济安全等方面被剥夺权利的风险。

政治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伊拉克的政坛危机史无前例,走出危机没有捷径,只能寄希望于各党派间能达成互信,推进伊拉克政府组阁。

从表面上看,伊拉克此轮暴力冲突的原因是长久以来政治僵局难解、新政府组阁“难产”。但如果追根溯源,伊拉克之殇恰恰始于美国2003的入侵。

2003年,美国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并且在战后强行植入“美式民主”。

然而,长达近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仅给伊拉克人带来了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还给这个国家埋下无穷动荡的祸源。

今年5月,美国前总统布什在演讲时,谈及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时的意外口误,再次激起了伊拉克人的愤怒。

美国前总统 布什:一个人作出决定,对伊拉克发动不正当和野蛮入侵。我的意思是乌克兰,无论如何,我75岁了。

对此,伊拉克记者贾纳比在推特上评论称,“对伊拉克入侵和破坏的幽灵一直困扰着小布什。当幽灵占据他的舌头时,潜意识将其暴露了。是的,这是一场野蛮和不正当的入侵,这将是你最糟糕的噩梦。”

时任美国总统 布什:暴君倒台了,伊拉克自由了。

2003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站在林肯号航母上,宣布对伊拉克的重大战役结束。然而,当时的他却并不知道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新闻报道:今天一场巨大爆炸导致20余人死亡。整座城市一片混乱。这是对美国军队最致命的打击。尸体已经找到,有警察的,也有安保人员的。今天,伊拉克城市巴士拉发生汽车爆炸。火箭袭击每天都在发生。伊拉克被解放为何越来越像被占领了。

2003年3月20日,美国及其盟友以所谓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绕过联合国安理会,悍然入侵伊拉克。时至今日,美国仍没能拿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而这场战争却导致伊拉克生灵涂炭,持续动荡,恐怖袭击和教派冲突频发。据美国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统计,伊拉克战争中,至少有18万到20万伊拉克平民死亡。

2003年2月,在一场特殊的隔空对话中,这个向美国人民问好的年轻人名叫瓦利德,当时,他只有18岁。

在听说美国人要来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时,天真的他认为美国人来了以后,自己就可以尽情吃汉堡薯条,享受摇滚音乐。

然而,美梦终究变成了一生的噩梦。

战争开始后,瓦利德开始给各国新闻记者当助理和翻译,跟随他们四处采访。

伊拉克裔媒体人 瓦利德:我们要去海法街,做一辆悍马车爆炸事件的后续报道。

这次爆炸导致5名无辜儿童被炸身亡,12名儿童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名女孩完全失去了右眼。17年后,阿拉再次面对镜头,讲述了她的遭遇。

伊拉克女孩 阿拉:当天是我考试第三天,在我考试结束后的回家路上,一辆美军悍马经过。武装分子朝它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弹片穿过我的左脸和鼻子,击中了我的眼睛。我的脸颊被划开了,当时我满脸是血,一直听到喧闹声。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管我,我还得为数学考试复习。然后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后来我就失去了意识。

阿拉说,当时没人想到她还能活下来。她邻居家的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女人都没能幸免于难。

阿拉的邻居:我们从布什那里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我的孩子死了。希望上帝能诅咒布什和美国。他们做了什么,落得如此下场。你们在玩弄我们的生命,我的孩子死了。

伊拉克女孩 阿拉:我痛恨他们(美军)来伊拉克,我从未想过伤害别人。但我希望他们能得到应有的报应,这是你们咎由自取,美国。

2004年,瓦利德经约旦以难民身份前往加拿大,直到8年后拿到永久居民身份,这期间他再也没有回过伊拉克。

伊拉克裔媒体人 瓦利德:我为我能活下来感到羞愧,你最爱的人还在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他们随时随刻都可能丧命。

伊拉克难民格林出生于萨达姆时期,见证了美国人从入侵到撤离的全过程。如今,她坚定地认为美军根本不会给伊拉克带来和平与稳定。

伊拉克难民 格林:美国想给伊拉克带来稳定,就需要在整个地区建立和平。然而,只要美国还在伊拉克,就注定要偏向一方压制另一方,而这只会加剧地区冲突。

时任美国总统 奥巴马:近9年来,我们的国家一直在伊拉克作战。如今军队正准备进行最后的行军,越过边境离开这个国家。伊拉克的未来将掌握在本国人民手中,我们将结束在那里的战争。

2011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从伊拉克撤出全部驻军,并声称将伊拉克还给伊拉克人。然而,事实上,美国扶植的伊拉克政权,遭遇了更多的苦难。

英国非政府组织创办的“伊拉克死亡统计”(Iraq Body Count)网站的数据显示,在2003至2021年的19年间,伊拉克平均每年发生约3400起恐怖袭击事件,这意味着伊拉克一天之内就有接近10起恐怖袭击事件发生,而每一起袭击事件平均会导致4名无辜民众丧生。

伊拉克民众 达哈尼:军队轰炸,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轰炸,而平民百姓被夹在中间。我们中间的一位父亲对他的孩子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却不能照顾好你。对不起,让你在这么冷的天气光脚走路。对不起,所有人都抛弃我们了。真的很抱歉,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

有分析指出,伊拉克战争给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遗留下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局面。

国内政治矛盾、战后出现的教派冲突,地区大国的博弈纵横、域外大国的利益纠纷,这一系列问题都使得伊拉克在恢复稳定的道路上举步维艰,也让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彻底沦为笑柄。

伊拉克战略问题专家 艾哈迈德·沙里菲博士:在我看来,美国入侵伊拉克其目的不是像它所说为了推翻独裁统治,为了伊拉克人民的福祉,帮助伊拉克实现民主,而是为了加强美国在中东的主导权。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批评称:“我们留下的伊拉克:欢迎来到世界下一个失败国家。”然而,受到美国践踏、蹂躏的,还不止伊拉克一个国家。

8月31日,美军撤离阿富汗一周年。当天,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多地举行庆祝活动,欢庆一年前美国撤离阿富汗。

当地居民 桑加尔·艾哈迈迪:美国的到来让我们国家变得支离破碎,他们没有在这里进行任何基建,他们来了又跑了。

去年8月30日深夜,随着美军最后一架C-17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以美军黯然撤离告终。

据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和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的统计,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导致至少24万人丧生,其中47000多人为阿富汗平民。

阿富汗临时政府信息和文化部新闻出版部门负责人 阿卜杜勒·哈克·伊马德:过去20年来美军曾杀害大量阿富汗人。美军使用的武器杀伤力巨大,以至于我认为那些武器不仅仅是为杀戮而设计的,甚至能将巨大的山脉炸得支离破碎。

美军撤离后,留下的是一个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的烂摊子。不仅如此,美国还宣布对阿富汗政府实施经济制裁,冻结阿富汗央行70亿美元资产,并将一半挪为己用,这使阿富汗民众的生活雪上加霜。

阿富汗人权活动家 加尼姆:自从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减少后,阿富汗的发展受到了巨大影响,许多家庭比以前更穷,尤其是那些因战争无家可归的家庭。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仅2021年一年,就至少有80万阿富汗人因战乱被迫流离失所,其中80%为妇女和儿童。阿富汗西北部城市赫拉特,大量人口是一无所有的难民。贩卖儿童的现象,在这里十分普遍。

当地儿童救援中心负责人 阿布杜拉:我们了解的信息显示,已有40个家庭卖掉了他们的一个孩子。每个孩子的价格是5万,8万或10万阿富汗尼。

当地民众:这里没有工作,没人帮助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卖掉孩子,因为我们太饿了。

据联合国最新统计,由于受到气候、经济、人道主义等多重危机不断加重,如今,阿富汗约有600万人面临饥荒的威胁。

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副总理 哈纳菲:他们(美国)一方面冻结了我们的资金,另一方面又说这里的贫困增加了,失业率也增加了。

一年来,阿富汗面临货币持续贬值、物价不断上涨以及自然灾害频发等重压,普通民众生活苦不堪言。此外,阿富汗国内基础设施薄弱、专业人才严重短缺,多个行业发展乏力,这些因素都严重威胁着阿富汗自身发展的“造血功能”。

在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期间,美国按照自身需要定义恐怖组织,为实现自身地缘政治目标选择性反恐,这导致阿富汗境内恐怖组织数量从20年前的个位数增加到如今的20多个。

阿富汗政治分析人士 阿克巴里:你看,美国人走到哪儿破坏到哪儿,先是伊拉克再是叙利亚。我认为,美国在世界上的信用低于零。

从伊拉克到阿富汗,美国的入侵和占领,留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动荡与伤痛。

英国政治分析家英拉凯什一针见血地指出,如今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富汗等国持续不断的混乱局面,是美国妄图输出其世界秩序的直接结果,而在这个世界秩序中,其他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向西方霸权低头。

而美国军事历史学家巴斯维治则在《美国大中东战争》一书中警告称,为了结束其在中东犯下的危险错误,美国必须摒弃其改造世界的妄想,而更应该关注自身重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