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潘国武:午夜谁开门

封面新闻 2022-08-02 11:40 65622

文/潘国武

老李摇醒老伴说,听见响声没有?老伴睁着惺忪的双眼说,你经常在我睡着后偷偷打嗝放屁,还好意思问。老李不高兴了,压低声音说,跟你说正经事呢。听,又响了。

老伴掀开被子,悄悄爬起来,竖着耳朵细细听。她压低声音说,跟上次一样,好像是钥匙钻锁孔的声音?

就是。老李说,我昨天特意在卧室门后背放有一根铁棍,要是贼进来了,我就拿铁棍掩护,你尽快跑到阳台呼救。

这样会不会激怒了贼?此前,老伴在电视里看过这样的新闻报道。最终,屋主敌不过贼,受了伤。老伴觉得,最妥当的办法就是假装睡着。反正,屋里没有值钱的东西,贼爱拿什么就拿吧,只要不伤人就行。

那夜,老李夫妇一直没合眼。天亮后,老李找来放大镜,把门锁反复查看了几遍。老李认为,来人的钥匙和锁芯不匹配,却又暴力插钥匙,在锁孔里留下了新摩擦的痕迹。

老李的几个棋友听后一致肯定:来人就是贼,先打探屋里有没有人居住等情况。你们没有起来查看,贼就认为屋里没人居住。过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折回头。隔壁小区有个女住户,上个月就遇到类似遭遇。案发当晚,她也听见了响声。因为困乏,就没起来看。结果,家里饲养几年的两条观赏鱼被偷,损失上万元。

棋友们提醒老李,这段时间一定要加强防备。晚饭后,老李就上床睡觉。老伴看电视到凌晨才走进卧室。老伴一躺下,老李就起来。老李打了一壶水,放在床头书桌上。

老伴问,干什么?老李说,喝茶啊。半夜了,喝什么茶,夜里会失眠的。老李只嗯了一声,算是应答。老伴犹豫了一下,终于明白老李的意思了。

老李问她,要是贼进到房间,你觉得反抗好还是顺从好?老伴说,你吓唬我倒是可以,小偷面前,就别逞能了吧?

夜里,老伴叫了几次,老李都不肯睡觉。老伴心疼,怕老李身体吃不消,第二天,老伴给儿子小李打电话。小李夫妻俩的工作单位,间隔一条马路,却离家有近40公里。为了方便,他们在单位附近租房子住。

晚上,小李回来了。小李在家里住的日子里,都不见异常。因为老婆周末要加班,没人看管小孩。周五下班后,小李就返回出租屋居住。

小李走的那天晚上,门口又传来响声。老伴被叫醒后,仔细聆听,听觉跟老李一样:有人在拿钥匙钻锁孔。老伴拿出手机,要给小区物业打电话,被老李叫住了。

老李说,等贼进到房间再打吧,到时,哪怕来不了瓮中捉鳖,贼逃得初一也跑不过十五,因为那已经成了入室作案的事实,警察迟早会找到他的。

夫妇俩又度过一个不眠之夜。结果,他们失望了。天亮后,老伴给小李打电话,叫小李尽快想办法,再这样下去,你爸的身体就会闹出病来的。周一晚上,小李回来了。小李一回到家,就叫来物业人员。

小李要在家门口安装监控摄像头。物业人员不同意这么做。小李反问,我在自家门口装监控,碍谁啦?物业人员叫他周全考虑,不要因为一个监控探头搞僵了邻里关系。物业人员走后,老李夫妇回忆发现,那几次状况,都发生在周末。

周六凌晨一点多,老李又听到响声。老李蹑手蹑脚叫醒小李。小李连鞋子都顾不上穿,抓起铁棍就开门往外冲。结果,什么也没见到。

天亮后,小李出去买菜。小李刚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大腹便便的男子从对门走出来。小李主动打招呼,刚搬来的吧?男子笑呵呵说,是的,我们以后是邻居了。说话间,小李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男子说,改天,我们聚一下,搞两杯。小李呵呵笑着,转身往楼下走了。

后来,小李悄悄在门口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李宅”二字。从那以后,午夜里再也没有听到响声了。

【作者简介】

潘国武,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南宁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小小说月刊》《红豆》《百花园》等。有作品被收入《2018中国年度作品微型小说》《官场微小说》《中国微型小说读库》等书。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