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稻栽培专家马均:禾下乘凉是我们共同的梦丨粮田守望者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7-20 08:00 197564

封面新闻记者 陈彦霏 摄影报道

7月的成都平原,水稻田绿浪翻卷,长势喜人。

四川农业大学成都校区一栋不起眼的小楼,是水稻栽培专家、四川农业大学教授马均平时的办公地点,即便大楼里有新的办公室,他也更喜欢在水稻研究所的老楼里办公。“这里稍微偏一点,但更安静。”

这栋20世纪90年代的老楼,记录着水稻研究所的历史。1988年,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成立,1991年,水稻研究所从雅安迁到温江。“在水稻所大半辈子,我感受到袁隆平先生梦到的禾下乘凉,也是我们水稻研究者共同的梦。”马均娓娓道来,讲述起水稻研究所四代科研工作者,和那片水稻田的故事。

马均在办公室里

四代人的水稻梦

托起全国三大水稻研究所之一

一方粮田,四代守望。在经历杨开渠教授、李实蕡教授和周开达院士三代前辈筚路蓝缕奋斗之后,如今,守护这片水稻田的重任落在了马均这一代人肩上。“水稻所老一辈的科学家,十几个人只有一间20多平米的办公室,和一间仪器不多、十分简陋的实验室,基本是用锄头、扁担和两个桶,把科研成果搞出来的。” 马均说。

据介绍,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的前身,为创建于1936年的四川大学农学院稻作室。杨开渠为创始人,他于1935 年来川任教,见四川大量冬水田没有有效利用,于是将开发成千上万亩冬水田、提高稻谷产量作为首要研究课题,提出通过种植双季稻、采取干田直播法、选育旱稻品种等系统举措,全面促进四川粮食增产。

1965年,四川农业大学教授李实蕡从非洲马里共和国援外结束回国后,担任了稻作室的主任,他从西非带回那里的水稻品种(冈比亚卡等)后,将研究方向以水稻栽培为主转向以育种为主。李实蕡从国外回来后,让周开达参加水稻育种工作。那时,湖南的袁隆平也正在进行着杂交水稻的研究——只是,他们一个是通过野生稻败育的“野败”同籼稻进行杂交,一个是通过地理远缘籼亚种内品种间的水稻进行杂交。

“当时有种说法,叫‘中袁西周’,指的就是袁隆平和周开达。”马均说,川农大水稻研究所成立后,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三大水稻研究所之一,其他两个是中国水稻研究所,和袁隆平领衔的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

马均试验田中的水稻

“当时我们所研究出来的冈·D型杂交稻,在四川的面积要占一半以上,在全国范围内种植的比例也很大,还获得过国家发明一等奖。” 马均说。

一个人的15年坚守

水稻所不能缺了栽培研究

“虽然周开达院士是从事水稻育种研究,但正是在他的影响下,我选择进行水稻栽培研究。”马均回忆,他本科是学农学的,那时候就对栽培产生了兴趣,因为觉得栽培和其他学科交叉较多、灵活性强,考研究生时就选择了水稻栽培研究,师从水稻栽培专家孙晓辉教授。

“那时候虽然受杂交水稻发展影响,育种是更热门的方向,但周开达院士和孙晓辉老师告诉我,良种良法,我们不能光搞育种,还要搞栽培。一方面,水稻所不能缺栽培,另一方面,搞水稻育种也不能缺栽培,现在我们育种已经发展到较高水平,而要挖掘高产优良品种的潜力,还必须要靠栽培。”马均说。

马均试验田中的水稻

这条路,马均独自奋战了近15年。“从大概1995年开始,我的老师们都退休了,整个团队就剩我一个人。”马均说,2010年之后,团队才逐渐壮大。

通过长时间的积累,马均的水稻栽培研究成果颇丰。四川农业大学官网显示,马均和同事的多个成果中,“重穂型杂交水稻的高产机理及其稀植优化栽培技术”不仅大幅度降低了水稻㘽插密度,推动了水稻高产栽培从合理密植到合理稀植的转变,省种省工,而且增产10%左右。“超高产强化栽培技术”比常规栽培增产15%-40%,每亩增收节支70元—200元,节水20%-40%。“水培耦合节水节肥技术”则有效解决了四川稻作区丰产与肥水高效利用不能兼顾的技术难题。

“和老一辈时相比,现在科研条件也更好了。”马均说,现在他的团队每年都有两三个研究生,常驻在位于眉山市东坡区的岷江现代农业示范园区搞科研,把实验室和试验田里面的研究成果首先在园区核心区里面放大,成熟的技术再向其他地方推广,“园区的优势在于基础条件更好,无论是经费、管理和人员的配套都很完善。”

解决“吃饱吃好”后

现在追求高效、绿色、生态

在马均看来,所有的农业技术必须与生产实际相结合。“以前我们在学校研究,现在我们在基地研究。”马均说,研究以后,技术要用于生产,基地建在这里,技术研究和成果应用都在这里,“这就很方便了。”试验示范基地的建立,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从研究到生产应用上的中间环节,研究成果便可迅速运用于生产上。“坚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这是我的老师教育我们的,我现在同样这样教育我的学生。”

于马均而言,建立试验示范基地并不只是一份工作和研究,更是贴近农民和生产实际的桥梁。每当马均和团队去基地,总会有大户主动联系他们,请他们到田里面去看一看。“他们都很热情,经常邀请我们去吃饭。”农民们表达情感的方式虽然朴实但很真诚,马均笑言:“有时候我们还会称兄道弟,其实我们这些专家和他们没有什么距离。”在他眼里,他们是因为这片土地而联结在一起的“贴心朋友”,这也助推了新技术的推广,“我们有什么新技术、新成果跟他们交流,他们都乐意接受。”

马均表示,在眉山市东坡区与当地政府、眉山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眉山市农业农村局等联合举办水稻“一优两高”生产竞赛活动的7年里,他们培训了5000多名农民、200多个种粮大户。很多农民现在掌握了技术,都成了“土专家”“田秀才”。除了传授技术,马均团队还会把农民组织起来,进行集中培训。“每个阶段该做什么、怎么做,我们都会给农民们讲授清楚。”这样,农民对农业科技知识掌握得比较好,农田的产量和效益都显著提升了。

组长马均带领水稻一优两高生产竞赛专家组,在眉山市东坡区田间考察水稻生产

在田间地头工作了大半辈子,马均对农业生产也有独特的感情和思考。 “总书记常说,‘悠悠万事,吃饭为大’,人首先是要吃饭的。”马均说,“以前吃不饱饭,粮食生产以高产为目标,吃饱饭以后,又想要吃好,就要做到既高产又优质,吃饱吃好以后,我们就要考虑效益和环境问题。从高产,到优产,再到高效、绿色、生态,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要做到多目标平衡。”这也是马均认为目前农业生产的难点。“同时实现多个目标难度比较大,这方面,我们还得继续努力,总书记嘱托我们要在新时代打造更高水平的天府粮仓,我们不仅要让天府粮仓装满粮,而且要装优质放心粮,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生产安全。”

在马均看来,从事农业生产研究,是一件苦在身体、甜在心里的事。他坦言,从事农业科研很辛苦,日晒雨淋已是家常便饭。“但每当走在田野上,看到农民使用我们的技术丰收了,心里面十分欣慰。”马均眼里,农业科研一面是奉献,一面是辛苦。他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6月到8月,雷雨频发的季节,“有时候暴雨突然来了,跑都跑不赢啊!摔在泥地里,腿脚还很难拔出来。”如今,又到了这个季节,这么多年下来,这一切已是寻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8

  • 铜雀春深 2022-07-21

    良田守望者

  • 天保镇沙石咀村第一书记代文平 2022-07-20

    时间

  • fm4730 2022-07-20

    最该宣传的人物是他们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