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丨枪击事件形成“恐怖的螺旋” 西方国家深陷其中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7-11 07:06 36418

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统计,在今年“独立日”的4天假日期间,全美几乎每一个州都有枪击案发生,至少220人被枪杀,近570人受伤。而对于伊利诺伊州海兰帕克市的民众来说,这一天尤其黑暗。

美国海兰帕克市枪击案致7死47伤 亲历者称“让人既崩溃又害怕”

当地时间7月6日,21岁的犯罪嫌疑人罗伯特·克里莫在监狱中通过视频直播进行了枪击案的首次听证。

对于检方对其提出7项一级谋杀罪的指控,克里莫当场表示认罪。

伊利诺伊州莱克县检方在案前陈词中指出,7月4日当天,克里莫使用突击步枪,向正在参加“独立日”庆祝活动的人群共射出83发子弹,造成7人死亡,47人受伤。

莱克县重案组发言人 科沃利:克里莫对这场袭击预先策划了数周,他带了一把大威力步枪到这次的游行中,他从消防梯爬上了一家店铺的屋顶,向无辜的参加“独立日”庆祝活动的民众射击。

7月4日上午,位于芝加哥市北郊的海兰帕克市民众正在举行“独立日”的庆祝游行活动。这是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该市首度恢复“独立日”的庆祝活动。当欢庆活动刚刚开始约15分钟时,在游行队伍行进的路线上,从一家户外用品店的楼顶突然传来一阵枪声。

由于“独立日”的庆祝活动一直有鸣枪和放礼炮的传统,很多民众误以为是表演项目,但很快,不断有人倒下,这时人们才意识到,一场灾难正在发生。

枪击案亲历者 拉里:有断断续续的那么几枪,我们以为是花车上的什么表演,随后枪声突然疯狂起来,我们一听就知道是突击步枪的枪声。

枪击案亲历者 加西娅:我听到了枪声,(在此期间)枪手有重新上膛,人们尖叫着四处奔跑,情景真的是让人既崩溃又害怕。

面对突击步枪的密集火力,一名父亲“急中生智”,将5岁的儿子藏进了垃圾桶。

枪击案亲历者 亚历山大:当射击停了有那么一秒钟时,我们赶紧又开始逃跑,他装上子弹又开始射击。我跑到了一个拐弯处,我和家里的其他人跑散了,我就把(5岁的儿子)亚历克斯放在了垃圾箱里。

而对于78岁的老人尼古拉斯·特雷多一家来说,便没有那么幸运。几天前,尼古拉斯刚刚从墨西哥赶来与家人一起参加此次的庆祝活动。枪击案发生时,两名家庭成员试图推着老人的轮椅离开现场,但尼古拉斯不幸被子弹击中头部身亡,两名家庭成员也身受重伤。

就在距离尼古拉斯一家不远处,麦卡锡夫妇紧紧护住了一岁半的儿子艾登,夫妻二人当场身亡。据目击者描述,浑身沾满父母鲜血的小艾登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在枪声过后一人茫然地走在遍布尸体和鲜血的街道上。

当地民众:他嘴里喊着“妈妈 爸爸”,我就回去找他的妈妈和爸爸,然后我就看到了那情景,简直是大屠杀。

最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小艾登已经和祖父母团聚,幼小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一天之内成了孤儿。

小艾登的邻居:他(小艾登)还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跟他讲这件事。你该怎么跟一个18个月大的孩子说“你的妈妈爸爸现在已经在天堂了”呢?真的开不了口。

而此次枪击事件中最小的受害者——8岁男孩库珀·罗伯茨,被突击步枪的子弹击中胸部,脊椎断裂。医生表示,经过数小时的抢救,这个热爱运动的男孩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他的胸部以下将永久瘫痪。

枪手平时“孤独又安静” 却在社交网络发布充斥暴力的视频

6日,检方表示,在作案前,枪手克里莫便头戴假发、用粉底遮盖住了面部的文身,乔装成女人的模样,以躲避警方的注意。

警方证实,在海兰帕克市行凶后,克里莫还曾驾车前往与伊利诺伊州相邻的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准备对当地庆祝活动发动袭击,但最终因准备不足而放弃了行动。

最终,在当晚6点,距离案发约8小时后,克里莫被警方抓获。

据枪手罗伯特·克里莫的叔叔保罗·克里莫(Paul Crimo)描述,最后一次见到侄子时他看起来一切正常。保罗还表示,罗伯特是个安静的孩子,通常是一个人,孤独、安静。

克里莫的叔叔保罗·克里莫:我没有看到有任何迹象显示会发生这样的事。

然而,当警方翻看克里莫近三年来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的账号时,上面的内容让人感到十分不安。

在网络上,克里莫化名“苏醒”(Awake),将自己描述为一名说唱歌手。而在其发布的多个视频中,都充满了暴力元素。

在模拟校园的场景的视频中,克里莫身穿战术装备,向地面洒下子弹。随后克里莫转身进入教室旁的另一个房间,按下了写有“发射”字样的按钮。

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克里莫描绘一段手持突击步枪的枪手向人群射击的画面,最终枪手被警方击毙倒在血泊之中。

在调查中警方发现,克里莫对一个数字十分敏感,他不仅将这一数字喷涂在了自己的汽车上,还将这一数字文在了脸颊上。

莱克县重案组发言人 科沃利:他(枪手)对数字4和7或者7和4存有某种特别的偏好。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分析认为,47这两个数字有可能与7月4日美国“独立日”的日期有关,甚至可能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有某种关联。

有证据显示,克里莫曾在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多次参加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而克里莫的父亲鲍勃·克里莫也是一名共和党人,而且是个强硬的拥枪派。鲍勃·克里莫曾在2019年曾经竞选海兰帕克市市长,但最终败给了民主党人罗特琳。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2019年4月,在父亲竞选失利后,克里莫企图用砍刀自杀;当年9月,克里莫还威胁要杀死全家。但在当年年末,在父亲的担保下,克里莫依然拿到了伊利诺伊州核发的持枪证(FOID CARD)。

警方称,在枪击案发生时,克里莫名下共有5支枪,全部为通过合法渠道购买。其中包括两把型号类似AR15的高性能突击步枪,其中一把为克里莫在海兰帕克游行现场所使用的武器,另一把在其被捕时被警方从车内找到。

海兰德帕克市长 罗特琳:我不想把枪击发生的原因归咎于心理问题,我只想说,在我们的街道上有用于战争的枪械,人们可以合法地弄到这些枪,然后杀掉几十个人。

美国控枪法案“缩水严重” 民众诉求牵扯出党派纷争

今年的6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两党安全社区法案》(Bipartisan Safer Communities Act),尽管白宫高调宣传该法案一举打破了美国近30年来未出台任何控枪法案的尴尬局面。但在《今日美国》看来,该法案不仅“缩水”严重,也未能满足眼下美国民众呼声最高的“禁售攻突击步枪”的诉求。

据美国新闻周刊6月份的统计,在最近发生的80场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有超过1/4的枪支类型为AR15突击步枪。该款半自动步枪为军用步枪M16的民用版,不仅杀伤力大,而且具有射速快、射程远、枪体轻便易携带等特点。

在今年的纽约州水牛城枪击事件、得州尤瓦尔迪罗布小学枪击事件以及海兰帕克“独立日”枪击事件中,枪手均选用了该款枪械。

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早前6月发起的一次联合民调显示,约60%的民众希望出台更加严格的枪支管控措施;56%的民众支持禁止销售AR15、AK47等突击步枪。而正如美国其他重大社会问题一样,民众的意愿显现出非常明显的党派对立。在民主党受访者中,高达93%的民众希望看到更加严格的枪支管控措施,而在共和党受访者中这一比率仅为28%;另外,高达83%的民主党受访者支持攻击型武器禁令,而在共和党人中,支持的比例只有约34%。

杜克大学法学院副主任 布洛克:30年前,两党民众的民意差距大概是20个百分点,这已经不小了,对吧?而如今这一距离已经扩大到50个百分点(以上),在枪支问题上的民意分歧程度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诸多主要问题最大的一个。

美国独立至今 政府多次控枪

事实上,在美国独立200多年的时间里,联邦政府曾多次通过行政命令来“禁枪”。

1981年,时任共和党总统里根遇刺,白宫发言人布雷迪也中枪,引发社会要求控枪的浪潮。1994年,在里根的支持下,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有效期为10年的《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法案禁止了包括AR15在内的19种攻击武器在民间出售。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数据显示,在这10年中,美国大规模恶性枪击事件的数量明显下降。然而,当2004年法案到期时,时任美国总统、共和党人小布什毅然决定不再延长该法案。

在半岛电视台看来,美国的枪支问题在近30年来,已由社会公共安全议题转为一个政治问题。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预防枪支暴力中心副主任 克里法斯:50年前人们买枪是为了打猎,如今人们买枪是为了自卫。

充斥美国媒体的暴力画面更严重影响儿童的身心健康,使暴力文化融入“美国基因”。

美国加州大学神经学教授吉姆·法伦在研究了自己400多年“家族暴力史”后认为,假如一个国家的战争持续了七八十年,至少三代人会受渗透到国民性格里的“暴力因素”影响。

而一个令人尴尬的数字是,在建国246年的历史中,美国没有参与战争的时间不到20年。

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学教授 卡尔森:枪成为了人们身份认同的一部分,“是枪造就了今日的你”“你是那种对自己的权益据理力争的人”“你是那种遇到事都能自己解决的硬汉”,这就是枪支的所代表的意义。

就在7月4日海兰帕克枪击事件发生的当天,全美步枪协会在推特上发出一条欢庆美国“独立日”的推文称:“正是因为有那些珍视解放与自由并为之而战的勇敢的配枪者们,今日的美国才得以诞生。”

与之对比的是,5月27日,在得州尤瓦尔迪罗布小学枪击事件后,该州联邦参议员克鲁兹面对记者的提问,落荒而逃。

记者:是不是时候改革美国的枪支法律的时候了?

得州共和党参议员 克鲁兹:这问题很容易扯上政治。

记者:但这是个重要的问题,是问题的核心。

克鲁兹:我了解,这就是你们媒体的策略。

记者:不,这不是,很多民众都是这么认为的。

克鲁兹:当暴力神经病杀人时,民主党肯定会在媒体上大做文章。

记者:神经病可以轻而易举地弄到枪,18岁的人可以弄到两把AR15突击步枪。

克鲁兹:如果你想阻止枪支暴力,民主党人的所有提案都无法阻止枪支暴力。

记者:那么为什么只有美国有这个问题呢?我想这是全世界的人们都想提的问题,为什么只有美国枪支暴力不断?为什么美国成为了这个糟糕的特例?

克鲁兹:我很遗憾你认为美国是个糟糕的特例。

记者:我是在就事论事。

克鲁兹:我知道你带有政治目的的。

记者:不,我是真诚提问。

克鲁兹:愿主保佑你。

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的统计,在过去的18年中,美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呈整体上升趋势。2021年,全美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达到692起,刷新历史最高纪录。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看来,2022年的案件数量很可能超过这一数字。

截至7月4日,仅在今年,美国已有超过两万人死于枪下。

严重“倒退”的重磅判决:美国推翻纽约州百年控枪法案

近期,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关于堕胎权合宪的判例在全美甚至全球引发热议。而就在此判决做出的前一天,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还做出了另一项严重“倒退”的重磅判决,那便是推翻了纽约州一项已有百年历史的控枪法案。

美国《国会山报》不禁无奈地感叹,我们不仅有一个接近“失能”的国会,还有一个教导所有人可以带着枪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联邦最高法院。

当地时间6月23日,在纽约州步枪和手枪协会诉布鲁恩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6:3的投票结果,推翻了在纽约州已有109年历史的《隐蔽持枪法》(Sullivan Act)。该法规定,想要在公共场所获得隐蔽持枪权的民众必须具有“充分恰当的理由”。

支持推翻该法案的6名大法官全部为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其中,对宪法奉行严格“原旨主义”的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裁决书中写道,“根据《宪法第二修正案》中‘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剥夺’的内容,个人在家庭以外携带手枪自卫的权利应受到宪法保护”。而早在2015年一起被提交联邦最高法院涉及禁售突击步枪的案件中,托马斯将AR15等进攻型武器形容为“现代社会的运动步枪”。

纽约民众:(《隐蔽持枪法》被推翻)让我们倒退了一大步,我们已经存在了100多年的法律就这样被践踏了,这简直让令人发指。

对此,纽约市警察局副局长米勒(John Miller)担忧地指出,《隐蔽持枪法》被推翻,将导致纽约市持枪的人数激增,地铁、教堂、酒吧、机场以及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可能会出现更多武器。自杀率和儿童意外遭枪击事件也将随之增加。帝国州恐怕将变成“狂野的东部”(Wild East)。

加州总检察长 邦塔:这是黑暗的一天,这是悲伤的一天,这是公共安全的倒退。今天(联邦最高法院)的决定损害了全国的公共安全,我对此感到失望,但并不意外。

美国广播公司指出,这一爆炸性裁决将导致全美至少8个州的类似控枪法规被迫做出修改,预计将影响约8000万美国民众。

在《隐蔽持枪法》被推翻一周后,6月29日晚8点左右,一名20岁的女子推着三个月大的婴儿在纽约东区的街头散步,被一名陌生男子从身后近距离开枪击中头部,嫌疑人随后逃离现场,该名女子在被送往医院后被宣布死亡。

据《国会山报》报道,7月4日“独立日”当天,已有超100万民众在民权组织MoveOn的网站请愿书上签字,要求弹劾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

非裔男子被警察乱枪打死 令美国“独立日”蒙羞

从“独立日”的长假期的第一天起,阿克伦市的民众便开始在警察局和法院门前举行示威游行活动。

而这一切,都要从6月27日另一起枪击事件开始。当天凌晨,25岁的非裔男性杰兰德·瓦尔克因涉嫌违反交规被警方拦截。

警方公布的执法视频显示,多名警察在瓦尔克下车时便掏出了手枪。有警察先是对瓦尔克使用电击枪,但未能击中瓦尔克。随后在追逐中,8名警察射出了90多发子弹,其中60发击中了瓦尔克。目前警方已证实,在逃跑时,瓦尔克身上并未携带任何武器,而瓦尔克早前也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职业是一名外卖员。

据警方公布的执法记录显示,瓦尔克被拦截的原因,是其汽车牌照的照明灯没有亮起,以及一个尾灯颜色异常。

阿克伦市警察局局长米莱特在7月3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夜晚光线昏暗,警察在追逐瓦尔克时开枪是出于自卫。

阿克伦市警察局长 米莱特:在这张照片中,我们(警方)所有人都认为,瓦尔克先生的手伸向了腰部。

而瓦尔克的家庭律师指出,在瓦尔克面部朝下倒地后,警察仍在继续开枪。法医鉴定结果显示,瓦尔克死于头部和腹部的多处致命枪伤。

瓦尔克的家庭律师 迪赛罗:他们(警方)想把他描述成一个蒙面持枪的怪物,大家对此心知肚明。当他(瓦尔克)被难以置信地打了90枪或60枪时,他(瓦尔克)手中是没有武器的。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主席德里克·约翰逊(Derrick Johnson)在一份声明中气愤地表示,“瓦尔克的死是‘谋杀’。这种事不会发生在美国白人身上。”

纽黑文大学刑事司法副教授劳勒(Mike Lawlor)指出:“从视频中感受不到警察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如果警察认为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一开始就不会使用电击枪。这起事件看起来是一个不必要的追捕、不必要使用致命武器的经典案例。”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非裔历史教授松迪亚塔(Sundiata)在《新闻公报》撰文称,“7月4日不是我的‘独立日’。黑人和白人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据盖乐普的最新民调统计,在“独立日”到来前夕,仅有38%的受访者以身为美国人而感到“极其自豪”,这是盖洛普公司自2001年展开该调查以来的最低比率记录。

美国总统 拜登:我们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倒退,自由不断被挤压,本应受到保护的权利消失了。

全球经济不稳定 各类社会危机集中爆发

而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经济不确定趋势加剧,极端主义、种族主义以及其他各种社会危机也在一些发达国家集中爆发。

6月25日,挪威首都奥斯陆一夜总会发生枪击事件,共造成2人死亡,21人受伤。嫌疑人是一名42岁的伊朗裔挪威人。7月4日,丹麦首度哥本哈根购物中心发生一起枪击事件,已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警方随后逮捕了一名22岁男性嫌疑人。这被看作是2011年于特岛枪击惨案后另一起“北欧独狼”袭击事件。

《洛杉矶时报》曾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今年的‘独立日’,我无法因身为美国人而自豪”。

而西方国家一系列枪击事件,已经形成了一个“恐怖的螺旋”。令人眩晕,并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加拿大《环球邮报》对此指出,“独立日”,美国标榜的所谓“自由与民主”均遭遇重创。这一变化“令人震惊”。

如今一再重演的悲剧性事件,已越来越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