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之痛:暑期青少年溺水事件频发 救援人员讲述:原因多为意识不足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7-01 16:50 64971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罗石芊

入夏之后,似乎每一条河流,都显得不那么“太平”。

6月25日,江西上饶余干县信江沙港大桥附近,一群孩子在玩耍时发生溺水,4人不幸身亡。

6月26日,四川泸州市叙永县龙凤镇,4名孩子落水,其中1人获救,3人失联。

6月28日,四川泸州滨江路“飞机坝”停车场,一名男子带着5岁的外孙在江边玩耍时落水,男子获救,孩子不见了踪影……

入夏以来,各地青少年溺水事件频发,令人痛心。明知野外水域中危机四伏,学校、家长、主管部门等也在不断强调,为何此类悲剧仍不断发生?

对此,多名参与过溺水救援,以及防溺水劝导的人士分析认为,青少年溺水事件通常防不胜防,其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树立正确的安全意识,建议在提高防范意识的同时,还应当培养孩子们的游泳和自救技能。

现状:溺水原因多为缺乏安全意识

在我国,溺水被称为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的“第一杀手”。据卫健委和公安部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有5.7万人溺亡,其中少年儿童占了56%,相当于平均每天有88个孩子因溺水不幸离世。

周涛,是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长江巡护队队长,有着14年丰富救援经验的他,参与过多次救援活动。

宜宾市江安县长江巡护队在江边进行巡逻

虽然学校、主管部门等不断宣传禁止下河游泳,但青少年溺亡事件仍有发生。对此,周涛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青少年以及家长在安全方面意识很薄弱,“一是低估了水况,二是高估了自己。”

据周涛统计,他和队友们从水中救起过的青少年,年龄大多是小学高年级和中学阶段。他们虽然在学校接受过防范溺水教育,但还是禁不住“诱惑”,常在中午和下午饭后,偷偷背着家人,邀约三五伙伴下河“踩水”“游野泳”。

“他们自己觉得自己只是‘踩水’,应该不会有事。”周涛说,外加救援意识不到位,看到同伴溺水,出于一种本能想去互救,但自己也不太会游泳,一个带一个,常常导致几个人都没能再起来。

每年,四川警察学院警盾志愿服务团指导老师柯江红,都会组织该团队的安防知识宣讲志愿者,一起到泸州市各个中小学校,进行防溺水安全教育宣讲。在她看来,青少年溺亡悲剧频发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没有树立正确的安全意识。

四川警察学院警盾志愿服务团在校园里进行防溺水宣讲

“我们讲了很多次,但是有些学生还是不听‘招呼’,第一就是没有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认为自己熟悉河流,没有防范。第二就是安全教育没能及时跟上,只要是有一届学生安全教育脱节,就很容易出事。”

调查:社会各方应加强监管力度

有着近10公里长江江岸线的宜宾市南溪区南溪街道,有一支特殊的志愿队——南溪街道水上安全义务劝导志愿服务队。自2017年,该志愿队成立后,南溪街道就没有再发生过溺亡事件。

南溪街道水上安全义务劝导志愿服务队每年6月至9月都会在沿江岸边进行巡逻劝导

“我们每天都会安排志愿者,到江边拿着小喇叭不停地劝导,看到有人踩水或者游泳就会及时提醒。”队员包绍安说,自2019年加入志愿队后,每年6月至9月,他都会加入到劝导队伍中。

“现在很多人只要看到我们劝导志愿队队员,自己就会走到安全的区域,不会在危险岸边逗留了。”

除了及时劝导,志愿队还号召南溪街道各中小学校老师,让他们每天都在家长群里宣传防溺水知识,提高家长和学生的意识,让更多的家长能够积极引导学生,降低去危险流域附近戏水的可能性。

“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用的,每天都在重复提到这个事,总是能让家长和学生提高警惕。”包绍安十分赞同这个方法,他说,目前该方法已被全区多数中小学采用。

南溪街道也在各类水池、堰塘附近竖立了警示牌,提醒周边居民,预防溺水。

6月27日,针对多地发生学生野外游泳溺亡事件,四川眉山市教育和体育局出台了奖励办法:对举报中小学生(幼儿)野游的第一举报人,将给予100元话费奖励。该局机关党委书记涂瑛介绍说,奖励办法旨在防范学生溺亡的悲剧发生,欢迎市民举报,共同保护好未成年人。

建议:应培养学生游泳和自救技能

除了不断提高家长和学生的防范意识,加强社会各方监管外,培养孩子们应有的游泳和自救技能,也是周涛、柯红江和包绍安一致提出的建议。

在他们看来,青少年溺水事件通常“防不胜防”。“你不能因为水里有被淹的可能,就让孩子永远不靠近水、不沾水。”包绍安说。因此,今年志愿队计划将一些学生组织起来,在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有组织地带到有安全设施的游泳馆,进行游泳和自救技能的培训。

柯江红在带领警盾志愿服务团进行宣讲时,也会就自救方法和游泳技能进行普及,目的就是让孩子们能够在遇到意外时,能够有自救的能力。

在周涛营救起来的青少年中,也有不少是学过游泳的,但仍然溺水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用教过的游泳知识,他们的回答是,落水之后很惊慌,就忘记了。”

在周涛看来,除了培养青少年儿童的游泳及自救技能外,还应当为他们多提供一些实际操作的机会。“一些有条件的学校可以开展相应的游泳课程,通过实践真正地教会学生游泳这项技能。”

“提高青少年防溺水的安全意识,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周涛说。

柯江红和包绍安也认为,要做到杜绝青少年游野泳有较大困难,“我们能做的只有不断去加大关注力度,不厌其烦地进行宣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Excalibur 2022-07-14

    好文章👍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