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会客厅|吉杰归来 这位彝族少年15年后有了“野心”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6-23 19:12 59324

封面新闻记者  吴德玉 徐语杨

►►►

【简介】

姓名:吉杰

民族:彝

籍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

职业:音乐人

擅长音乐:灵魂乐,爵士乐,民族流行乐

►►►

【履历】

2007年,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获得南京唱区冠军,全国第五名;11月,首次尝试主持,与李湘、李维嘉搭档双语直播主持湖南卫视歌曲竞技节目《名声大震》

2008年,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举办个人演唱会

2009年,8月23日,参演的电影《乐火男孩》在北京举行首映式;8月25日,电影在全国公映

2011年,4月6日,发行个人专辑《红与黑》;7月28日,在四川西昌举行“吉杰和他的朋友们”演唱会

2013年,2月22日,发行个人创作专辑《自深深处》。该专辑获得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男歌手、最佳制作人、最佳R&B Soul歌手、最佳编曲四项大奖;专辑主打歌《花儿》获得北京人民广播中国歌曲排行榜冠军;专辑歌曲《偷心人》获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Top排行榜冠军

2014年,2月,参加湖南卫视《我是歌手2》节目;5月,主持由湖北卫视联合亚洲顶级娱乐媒体公司CJE&M打造的中国首档明星恋爱真人秀《如果爱》;7月,携手网易云音乐推出国内首个实境音乐秀《杰弗瑞的音乐生活》,与大家一同在音乐的世界中旅行

2016年,作为中央电视台第58届格莱美颁奖典礼转播的讲解嘉宾,为全国观众介绍欧美流行音乐历史和趋势

吉杰可能不是07年快男中最火的,但是却令人印象深刻。

现在,他偶尔和谭维维在北京的公园晨跑,歌迷能第一时间叫出吉杰的名字。因为,他的外形太有辨识度了。

当时,身材高大、外表成熟稳重、气质和演唱独特的吉杰,在一群20岁出头的男生中,特别引人注目。

回看那段往事,6月21日,吉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比较怀念那个毫无保留喜欢音乐的自己。”

都说,归来仍是少年,15年后的今天,吉杰已经不是少年,他很直接:“我46岁了。”

但少年的心性依然在。岁月的历练,让他有了足够可以放飞自我的野心。

吉杰正在和英国制作人TIM HUTTON、英国女歌手Jessie J推荐的制作人以及一位丹麦音乐人制作一张全新的音乐专辑。专辑中,将融入彝族的乐器和音乐元素。他期待,家乡的声音能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关注。

他说:“通过音乐给世界留一些声音,可能对于现在的我,是最重要的。”

15年前,做了一个让自己不后悔的决定

    吉杰觉得,是时候做些自己的事情了。

现在流行娱乐圈考古,07年快男比赛的高糊短视频也被挖宝一样挖出来,引发老粉丝的回忆杀,收割新粉丝的尖叫。

周围好多朋友都在转发和传看,吉杰也忍不住看了看。15年前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

彼年,30岁的吉杰,已经在上海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但他放弃一切,跑去参加快男选秀,“不务正业”至今。

他仍然感谢当年的选择:“真的做了一件不让自己后悔的事儿。”

比赛中的男孩们,为最后的打拼唱自己最爱的歌,把每一次亮相都当成最后的机会;为好友的淘汰眼泪鼻涕肆意横流,仍要扬起倔强的头,努力保持微笑。

“那个时候因为喜欢音乐,有一股蛮劲儿,就是使劲往前冲。很纯粹,我们没有所谓的台本、人设……也没有太多的编排、录音,全部都是真唱。”

这让吉杰很骄傲,或许也是再度翻红网络的原因。

每一场PK都是血淋淋的,友谊也是纯粹的。

2007年5月8日,吉杰在“快乐男声”南京唱区决赛中夺得第一名,直接进军“快乐男声”全国十强赛。

那个夜晚,让吉杰一辈子难忘。

“快乐男声”南京唱区在9天内聚集1.4万人气,晋级50强的人选却迟迟没有诞生,吉杰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

“我报名参赛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时,赛区里一条‘红围巾’都没有送出。评委是成方圆老师、伍洲彤老师,我一去,就拿到了第一条红围巾,直接通关。”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吉杰最后成为南京赛区冠军。“我虽然去之前很有自信,但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

吉杰现在都还记得那晚自己拿着奖杯的样子,“觉得特别骄傲,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事儿。”

因为比赛都是真实的,彼此之间的感情也特别真实。

“我们(选手)在任何场合见到任何人都像家人一样,没有什么客套的。无论谁遇到了困难,其他人都会毫无保留地帮忙。这份友情也是这一辈子给我的一个很好的奖赏。”

15年的摸爬滚打,他的执念一直没变

    关于新专辑,吉杰会沿用彝族传统的演唱形式,呈现方式则非常流行。

吉杰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有自己的磁带或CD,如今,这个梦想依然没变。

出道即巅峰,这句话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他不是不前卫,而是太前卫,以至于前卫到当时的很多人无法接受。

“2007年电视里边没有人唱爵士乐、灵魂音乐,所以我那个时候的风格跟别人不一样。”

当苹果手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他2011年的专辑《红与黑》已经进入了Apple Music以及Spotify全球付费下载。

进军娱乐圈,让吉杰变成一位歌手,有机会做音乐,出过3张专辑。

忆及此,他仍心存感激。

第14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 周华健、李宗盛揽下多个大奖,但歌王却给了吉杰。他推出的两张风格迥异的专辑《自深深处》和《彝斯科》,把彝族元素融入现代流行音乐,获得业内赞誉。

当年,吉杰一举夺下“最佳国语男歌手”首度封王,还与他的幕后伙伴赢得最佳制作人、最佳编曲人两个技术奖,加上最佳R&B/Soul艺人,一共4项大奖,成为大赢家之一,风头无二。

但娱乐圈,也让吉杰迷茫过。“我个人觉得,它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行业。”

吉杰形容,各种各样的外部原因,导致他遇到很多困难,同时走入人生的低谷。这15年间,他有三四年处于迷茫期。

他不得不承认:“只是靠着一颗爱音乐的心和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在圈子里边闯荡,有的时候阻力还是挺大的。”

但吉杰并没有在迷茫中沉沦,而是努力改变赛道。

2019年,吉杰开始做直播,从第一场只有25位观众到后来数万粉丝在线。“当年我做直播也是为了音乐。我觉得,如果直播做得好了,更火了,更多人喜欢我了,我又可以做我的第四张、第五张专辑了。”

吉杰会在直播时卖一些专辑和音乐会的票,直播一周年时,还开了线上演唱会。

成为头部主播后,2022年初,吉杰毅然选择回归音乐。所有的电商和品牌方都觉得吉杰“疯”了,甚至提出能不能安排助理代播。吉杰还是决绝地跟过去告别,不给其他人留一丝念想。

2013年,吉杰的《自深深处》和《彝斯科》都是英国制作人TIMHUTTON制作的,在湖南卫视参加综艺《我是歌手》时,通过担任英国女歌手Jessie J的经纪人,两人成为好朋友。加之曾代表四川卫视赴第五十九届格莱美颁奖典礼现场,采访了国外很多明星和音乐人,这些积累的国际一线的音乐资源,让吉杰觉得,是时候做些自己的事情了。

“虽然我后来做直播真的很成功,但是,我心中一直想着,我哪天更有力量了,还是要做音乐。因为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活到这个年纪了,经历了这么多,钱真的没那么重要。但是,通过音乐给世界留下一些声音,可能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他希望通过直播拥有的几百万粉丝,可以成为他传承彝族音乐的渠道。

“像我这个年龄的音乐人,不追求一首成名曲,也不追求商业演出的价格有多高,而是表达自己想表达的。”

15年后的今天,他要把彝族音乐传唱给世界

    吉杰想向世界传递民族的声音。

吉杰善于用自己的风格将每一首歌曲的艺术精髓和灵歌神韵,演绎为个性化的浅唱低吟,被誉称“内地灵魂歌者”。

他十几岁时就在听惠特尼·休斯顿、玛丽·凯莉亚、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并且模仿他们的唱腔。很多外国朋友说:“吉杰,你比我们的歌手还唱得好。”

但在吉杰看来,“没有用,那是模仿。”他要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彝族音乐文化源远流长,古老的彝家诗歌与说唱艺术相遇,必将开放出绚烂的花朵。

“花开了又落,春夏秋冬在等着我……”吉杰2013年创作的歌曲《花儿》以彝族青年特有的团结腔,结合电子风格,让人恍惚回到大凉山。

这是吉杰在昭觉山上创作的,也是他的第一首彝族歌曲,“我从来没写过彝族歌,但是它就在我血液里,轻轻一挤就爆发了。”

这首歌也让吉杰登上当年中国歌曲排行榜冠军。

有一次参加亲戚的葬礼,吉杰特别清楚地记得:“我妈妈在葬礼上唱了整整一天,虽然只有两段一样的旋律,但一会儿激昂,一会儿悲伤,一会儿快乐,歌词描述性和情景感特别强,随着你的情绪起伏,歌曲在很简单的旋律上千变万化。”

Hook是流行音乐中比较关键的一个元素,原意是“钩子”,在音乐上,Hook指的是一首歌曲中最能勾人的部分,也被叫做歌曲的记忆点。

吉杰发现,彝族歌曲和当下的很多流行歌曲非常相像。“每首歌都有个钩子,同样的一段旋律,你上一段平静地唱,下一段激昂地唱,过一会轻松地唱。你听了都记得住,很容易上口,但是它的歌词很有情感,情绪很饱满。”

吉杰一直在收集彝族音乐素材。

2019年,吉杰参加了索尼唱片的全球创作营,和几位来自南非、英国的音乐人一起写歌。吉杰写了一首歌《阿芝》,当他把彝族的旋律现场写出来后,其他音乐人听了都在尖叫。“他们没听到过这种音乐。”

这更让吉杰坚定信心:作为一名彝族歌手,除了要把彝族的东西传承好,让国内的朋友们听到,还要让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听到。“要展现我们的自信,这是我特别愿意做的事情。”

计划年底亮相的新专辑,吉杰会沿用彝族传统的演唱形式,呈现方式则非常流行。

吉杰今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新专辑做好。

他每年都要回到家乡,到很高的山上,听那些老人歌唱。没办法用笔记录的,就录音。

吉杰3年直播最大的收获是为未来铺路:“我有3年直播运营的经验,甚至还有很多商业合作的经验,现在可以继续真诚地、不带利益地去创作艺术。”

因为疫情的原因,与国际制作人之间只能视频和邮件沟通,吉杰已经记不起来发了多少封邮件。因为时差,吉杰只能在深夜的时候分别给英国、丹麦、美国方面的音乐人打电话、发邮件。“每一天都神魂颠倒的。”

但这些国际的音乐人,听到彝族音乐的时候都表示惊叹。“他们都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把这种最古老的声音放到电子乐里,有一种神奇的化学反应。”

吉杰很自信:“我觉得很多人会喜欢的。”

他觉得,这个年龄的自己,是时候需要一点“野心”了:“我也希望等我们安安静静地把作品做了后,把彝族的音乐放到世界的各个地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爱老虎油 2022-06-23

    哇,好久不见,那年夏天的那个少年

  • 宜家的春天 2022-06-23

    最厉害的一点是,斜杠青年无论做什么都很棒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