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大讲堂|如何更进一步推动公众考古?霍巍教授建议博物馆多办展览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6-14 21:42 67955

霍巍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摄影 陈羽啸

三星堆近日再次上新,出土了龟背形网格状器等造型奇特的青铜器,持续吸引人们的关注。而在盐源,本周也即将公布一批新出土的、别具一格的青铜器。为什么四川会有那么多别具特色的青铜器?四川有着怎样的青铜文化?6月14日下午,四川大学教授、四川省考古学会会长、四川大学博物馆馆长霍巍,做客“名人大讲堂”,为大家带来了一场主题为“考古四川 中国西南青铜文化”的文化讲座。

霍巍教授长期从事汉唐考古、西南考古、美术考古等研究,主要代表作有《青藏高原考古研究》《西南考古与中华文明》等。霍巍教授以“考古四川 中国西南青铜文化”为题,带领大家走进中国西南青铜文化,解读古代四川青铜文化的独特魅力和在多民族文化互动历史进程中的重要地位。霍教授的演讲内容扎实,见解深刻、独到,在演讲环节结束后,四位传习志愿者代表,也逐一提问题,向霍教授请教了相关问题。

樊思琪

首先提问的是四川博物院助理馆员樊思琪,她提到,盐源青铜文化考古发现的成果非常丰硕。如果要让更多普罗大众了解盐源的青铜文化,更进一步推动公众考古,我们需要做怎样的努力?对此,霍巍回答说,“我觉得首先就是博物馆可以多做一些公开展览的工作。因为博物馆是一个比较成型的,而且老百姓比较愿意接受的传播平台。通过博物馆的展览,大众既可以看到文物,也可以通过专业人士对文物的诠释,比较科学也比较有趣地认识青铜文化。除了办展览,包括今天这种面向大众的讲座,也是普及考古非常好的方式。”

吴家旭

让来自七中育才汇源校区七年级的吴家旭同学很好奇的是:“几千年前的古蜀文明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发达的青铜冶炼技术?”霍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好问题,“其实我们古蜀的青铜铸造技术,在体现本地人民智慧的同时,也融汇了当时中国青铜铸造几个先进区域的优点。比方说殷墟,殷墟的青铜器做法就在我们古蜀的青铜器铸造上面看得很清楚。此外,在我们古蜀青铜器上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图像,很生动,其实也汲取了长江中游地带的一些工艺手法。”此外,霍教授还特别提到,在古蜀文明时代,青铜器是当时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资源。当时人们使用青铜器来表达等级观念,来进行人和神之间的沟通。所以当时人们会倾注大量的精力去制作青铜器。在那个时代,整个中国的青铜器,在世界范围内都远远超过其他各国。一个原因就是,当时其他国家使用青铜器主要是用作工具,而在中国是被大量作为礼器或者祭器。

耐心回答完吴家旭同学的提问,霍教授笑着对他说,“不知道你未来会怎么发展,但如果你一直特别喜欢考古,欢迎你到川大来念考古系。”现场掌声一片。

郑漫丽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遗产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员郑漫丽在提问中谈到,“三星堆的祭祀坑里出土了很多动物造型的青铜器,在金沙遗址出土的也是以野生动物造型为主,请教霍教授怎么看这个现象。”霍教授首先称赞这是一个非常有质量也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在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中,有大量的神圣动物。注意,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一种由想象构成的神圣动物,这个动物上面是很多动物的特征。实际上这些是当时人们心目当中一种非常独特的、而且具有特殊功能的东西。比如沟通天地人神。所以,我建议,一定要在祭祀背景下,在人神相通的背景下,去观察和理解这些动物。”

曲楚喜

本场提问的最后一位是来自南洋理工大学的大学生曲楚喜。她的问题是:“东汉之后笮人突然在历史中失去了记载。根据目前发现的文物遗迹,是否能推断出生活在盐源盆地的笮人最后是怎么消失的?” 对此,霍教授分析说,笮人文化可能随着中原文化的逐渐渗透开始分化,一部分融入到中原文化体系,另外一部分则在跟周边的文化势力此消彼长的过程当中,进行转移。毕竟笮人是一个迁徙流动的人群,当他们遇到外部压力的时候,也可能放弃盐源。但是他们具体的走向,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