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2022端午|姜国建:儿时的端午

封面新闻 2022-05-31 11:11 45833

文/姜国建

“五月五,过端阳,粽子鸡蛋摆满堂。五色线,佩香囊,艾草菖蒲插门旁。划龙舟,浴兰汤,一年四季保安康……”童谣声中,我又想起儿时的端午。

一大早,奶奶就拿来青、白、红、黑、黄五色丝线系在我的手腕、脚腕和脖子上,再三叮嘱,不可随意扯掉,等第一场大雨或洗澡时,投入水里,能带走病疾。爷爷说:“五色线又叫长命缕,5种颜色分别代表木、金、火、水、土,还象征东、西、南、北、中,蕴含着五方神力,驱邪避凶。”五色线有那么神奇?

早饭后,爷爷把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往犄角旮旯里喷洒雄黄酒。“喷酒干嘛?”我问。爷爷说,古人认为“五”不吉利,五月被视为毒月,五日是恶日,端午前后天气炎蒸,蝇虫飞动,疫病萌发,喷洒雄黄酒可以杀菌、清洁环境,喝了毒虫不敢近身。我说:“我也要喝。”

“给,喝吧。”奶奶端着雄黄酒逗我。拿笔在我额头上画“王”字,又往我耳鼻、手足等处涂抹,说能驱疫防病,蚊虫不叮。浓烈的酒味熏得我睁不开眼,挣脱开去找母亲。

母亲正用糯米、红枣、花生包粽子,芦苇叶子是父亲摘回的。一同采回的还有艾草和菖蒲,一绺绺绑好,插在门口。艾草的清香伴着淡淡的酒香,在院子里飘荡。

“你闻闻,可香了!”隔壁的狗剩来了,吸溜着鼻涕,向我炫耀他的香囊。

“嗨,我差点忘了。”母亲把柴火往灶膛里推推,起身取香囊,虎头形的给我戴,桃子形绣着“福禄寿”的给奶奶。

“我的比你香,我妈说里面有朱砂、雄黄、香药,你的没有。”我跟狗剩杠上了。“有!”狗剩不服气,“不信我拆给你看。”边说边咬着撕扯,哗啦一声,香料洒了一地,香囊瘪成了两片布。“都怪你,你赔我!”狗剩哭丧着脸,上来就夺我的香囊,我俩扭打在了一起。

粽子煮好了,闷上,母亲用红纸剪出公鸡叼蝎子的剪纸,说贴墙上可以驱五毒。又把一张钟馗像贴到外墙上,那钟馗长得跟张飞一样,一把锋利的宝剑举过头顶,凶神恶煞——这是昨天一个讨饭的送的,念叨着:“端午节,钟馗到,镇宅驱疬降魔妖,魑魅魍魉都绕道,迎福祯祥乐逍遥……”母亲给了他一个馍。

午饭时,粽子飘香,还有苇叶的清爽气息,蘸上白糖,软糯香甜。“要是天天吃就好咯!”爷爷说着,抿一口雄黄酒,眯着眼睛,很是享受。

镇上的龙舟赛安排在午后,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早早地就来了,里三层外三层抢占最佳的观赏位置。我骑在爷爷的脖子上,只听一声令下,伴着铿锵锣鼓,肌肉壮硕的汉子们,卯足了劲儿,奋力划桨,在人们的呐喊助威声中,龙舟如离弦之箭,在水面飞驰。

回到家,已是掌灯时分,厨房里饼香四溢,上面印着蛇、蝎、蜈蚣、蟾蜍和壁虎的图案。奶奶说,这叫“五毒饼”,吃了就不祸害人了。我肚子饿得咕咕叫,拿一个就往嘴里塞:“让我来保护你们吧。”逗得家人大笑。

要睡觉了,爷爷说:“今晚必须洗澡,端午沐浴兰汤,是《大戴礼》记载的古俗,用艾草、菖蒲熬水,全家人都要洗,可治皮肤病,祛邪气。”

“爷爷,你咋啥都懂啊?”“私塾能是白读的吗?哈哈……”言犹在耳,人已作古,回忆往事,感怀伤悲。

儿时的端午节隆重又有仪式感。“风雨端阳生晦冥,汨罗无处吊英灵。海榴花发应相笑,无酒渊明亦独醒。”一片艾叶,渗透着芬芳的亲情;一个粽子,裹满了生活的甜蜜;一位文人,一腔誓死报国的情怀;一首童谣,乡愁悠悠在心头。

【“时光”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5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2112602 2022-08-06

    好👌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