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中国丨从天府之国到大漠戈壁 蜀地与敦煌的联结只有张大千吗?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5-30 16:44 94713

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徐语杨 实习生 王卓

在河西走廊的西端,循着高低起伏、绵延不断的鸣沙山东麓望去,就能看到在其崖壁上,所开凿出历经上千年岁月的历史沉淀和沧桑面貌。这里是敦煌莫高窟,是闻名于中外的世界文化遗产,更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宝库。

这里曾沉睡着富丽多彩的壁画、惟妙惟肖的泥质彩塑,以及堆满藏经洞的六万余件文献文物,在被世人发现之后,震惊整个世界。当岁月的尘埃被一代又一代文化学者、考古工作者拂去,莫高窟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逐渐在人们的眼中显现。2021年10月,就在中国现代考古学百年之际,公布了“百年百大考古发现”,“甘肃敦煌莫高窟”就位列其中。

蜀地与敦煌,相隔数千公里遥遥相望,但四川作为丝绸之路的主线之一,与敦煌在岁月的过往中也有着联系和交流。当脚踩在戈壁滩细碎的黄沙上,敦煌研究院敦煌文献研究所所长赵晓星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聊到了在敦煌文化和遗迹中,蜀地所留下的一些痕迹。

敦煌莫高窟

影响国人上千年的丧葬习俗《十王经》有蜀地印记

“在中国传统的丧殡习俗中,人死后要做‘七七斋’,即每隔七天做一次法事,用来祭奠死者,依次至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百日、一年,到三年祭奠为止。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其实跟《十王经》有关。”赵晓星说。

《十王经》,是古代民间信仰与佛教信仰混合而产生的经典,有着多种版本。敦煌藏经洞出土的一种《十王经》,就有着蜀地的印记。比如法藏敦煌文献P.2003和P.2870《十王经》,全称为《阎罗王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都写有“成都府大圣慈寺沙门藏川述”。赵晓星解释说,写有这个署名的敦煌本《十王经》,主要是带赞文并配图的图文对照本,成都府大圣慈寺的僧人藏川被认为是赞文的作者。

“在这些《十王经》的题记中,都明确提到了成都府的大圣慈寺。大圣慈寺创建于唐代,位于现在成都市东风路,大圣慈寺在唐宋时期以壁画著称。这种有“藏川”署名的《十王经》,应该就是从蜀地开始,后来传到了敦煌。”在赵晓星看来,《十王经》对中国的民俗有着巨大影响。历史岁月中的“大圣慈寺”,也就是当下的大慈寺,曾有着极为辉煌的韶华和重要的地位。

“《十王经》应该是从五代至宋初时比较流行,从那个时候开始有按《十王经》修七七斋的习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阎罗王’,其实只是‘十王’中的一王。《十王经》中说,人死了之后,每隔七天要经过一王的殿中接受审问。如果在这个时间为死者做法事,就可以让他顺利通过这一关,这也是后来民间做‘七七斋’的习俗由来。这个习惯,可以说一直延续到了当下,所以《十王经》对民间习俗的影响一直是很大的。”

张大千(图据纪录片《百年巨匠》官微)

再谈张大千

“对敦煌艺术的弘扬作出了贡献”

四川与敦煌所产生的种种联结之中,始终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从四川内江走出的画家——张大千。在张大千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生涯中,在敦煌的创作可谓是其艺术生涯最高峰。将时间倒回1941年,画家张大千在漫天黄沙中辗转抵达敦煌,并前后在此地停留三年之久,不仅临摹了大量的壁画,还对石窟的内容做了详细记录。随之而来的,张大千也面临了很多争议与质疑,并一直伴随至今。

“张大千对于敦煌艺术的弘扬确实作出了贡献,这一点是不能否认的。”赵晓星解释到,在当时大多数人还不了解敦煌艺术的时候,张大千临摹了大量的敦煌壁画,而且张大千的临摹,用当下的话来说,采用的是一种复原临摹。“张大千的临摹作品,跟壁画本身颜色是不一样的。他认为壁画最开始大概是什么颜色,就用什么颜色临摹,所以张大千画的东西都非常鲜艳,这种画风确实能够达到雅俗共赏的效果。画展在国内外引起的轰动,并吸引了国内外对敦煌艺术的关注,这是我们要承认的。”

在敦煌莫高窟扎根了30多年的敦煌研究院研究馆员娄婕,说到了张大千在弘扬敦煌艺术上的至深影响,并说到了更为细节的故事。“在那个年代,敦煌莫高窟已经沉寂了数百年,当它再次被世人发现,同时吸引了国外探险家的关注,譬如法国人伯希和的考察团,就带走了藏经洞中的很多文献。”但即使如此,莫高窟当时也只被中国少数的文化学者知晓,了解也仅限于藏经洞里的文献。“对于这样一个浩大的宝库,国人其实知之甚少。”

张大千临摹隋唐·释迦说法图(四川博物院藏)

偶然间,张大千看到了临摹的敦煌壁画,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异常宏伟的艺术宝库。“张大千先到敦煌来进行了一番考察,他觉得这不得了。于是马上返回上海,变卖了家产,又到纺织厂买了很多布匹来到这里,还请了青海的一些画师,携家带口在莫高窟进行了近三年的绘制。”

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在那样一个山河动荡的乱世,张大千仍在离开敦煌以后,在重庆举办了临摹敦煌壁画展。“这让世人一下看到了中国还有这样的石窟宝藏,第一次真正从国民的角度讲,知道了敦煌艺术之所在。这是张大千对于敦煌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

张大千临摹晚唐·伎乐菩萨图(四川博物院藏)

娄婕还讲到,张大千让敦煌艺术展现在世人面前,而敦煌则深刻浸染其之后的创作生涯。“在此之前,张大千描摹的许多作品大多是明清时期,是细腻又纤弱的。”但在莫高窟,张大千看到了唐代的壁画,看到了这些浩大而绚烂的画面,自然深受震撼。

“这些人物的形象是有生机的、健康的、饱满的。这和他原来临摹的明清绘画的审美,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这对他的精神带来了冲击和激发,就像换了一双眼睛,敦煌壮阔了他的胸怀,使得他能够去画那种大的泼墨山水。敦煌给予了他深刻影响,这也让他成为了中国美术史上一个标杆式的人物。”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四川博物院官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