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儿时烤鱼香

封面新闻 2022-05-27 09:16 40904

□吴春萍

至今犹记这样一幕:儿时,在假日里,一阵太阳雨过后,彩虹绚丽地挂在天边。做完作业的铁娃、二狗和阿旺,来到村边的一条小河沟一起玩耍。

水起水落,正是鱼儿浮游的时候。三个小伙伴欢天喜地地用石块在岸边沙滩上砌了个小水坑,再摘来芋荷叶卷成筒,捧了些水在里面,在沟边捉起一条条半大的鱼儿放进去。鱼儿在小水坑里又蹦又跳,不一会儿就放满了。三个同伴开心极了,商量说:“咱们现在分头去捡些玉米秆和小树枝来烤鱼吃,怎么样?”大家都同意并立即行动起来。

等铁娃和二狗抱来一大堆柴时,离家较近的阿旺也回家去拿来了火柴、盐和花椒面、辣椒面。大家一齐动手,很快就把鱼儿剖开、去了内脏并冲洗干净,再放上调料烤了起来。可是,等他们把那些玉米秆烧完后,也许是刚才下了那阵雨的原因,剩下的树枝就怎么也烧不燃了——望着烤得半生不熟的鱼儿,三人发愁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忽然,阿旺灵机一动:“我再回家去倒点煤油出来引火!”

为了不让父母发现,阿旺倒出了半灯盏煤油后又自作聪明地倒了半灯盏水到煤油灯罩瓶里。“呵呵!这下搞定了!”阿旺得意洋洋地把煤油拿到河边泼在树枝上点燃了火。不大一会儿,黄澄澄的鱼儿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来。铁娃和二狗一边翻来覆去地烤着鱼,一边朝阿旺竖起指头:“耶!高!”直到鱼儿变得又酥又脆,早已馋嘴的他们才吃起了喷香的烤鱼:麻辣鲜嫩脆,真是好滋味!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三人乐呵呵地吃圆了肚子时,夕阳已西下。他们把剩下的鱼儿用柳条穿起来,各人提着一串回家去煮汤喝。

山村有时要停电,人们常常打些煤油回家备用。不巧的是,当晚刚好停电,而且停电时间很长。没有办法,阿旺妈只得点亮了煤油灯。时间一长,那灯光就忽明忽暗起来。阿旺妈奇怪地说:“这灯怎么不对劲儿呀?我记得我倒满了煤油的啊!”说着,和上中学的阿旺哥哥走近油灯察看。

阿旺哥哥指着油灯里浮在水上面的一层不多的煤油笑了:“妈,一定是阿旺把煤油倒去烤鱼吃了,然后装上水的。哈哈哈!对吗,阿旺?”阿旺惊讶地问:“哥,你咋知道的?”一听弟弟发问,阿旺哥哥现学现卖起他的物理知识来:“煤油的密度是0.8千克每立方米,水是1千克每立方米。和水相比,煤油密度小、体重轻、浮力大。所以,你看,煤油就会浮在水面上。现在,煤油快燃完了,剩下的是水,所以油灯就变得倒熄不燃的了。”

听着哥哥的分析,阿旺把熬得香喷喷的一锅鱼汤端上了桌,他惭愧地向妈妈道歉认错:“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换了煤油,重新点亮了灯,妈妈抚摩着阿旺的头,语重心长地对阿旺说:“吃饭吧!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还有,以后不能玩火,下河要注意安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石岭镇高峰村龚歆 2022-06-23

    儿时的回忆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