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陈天敏:见笋如面

封面新闻 2022-05-18 10:04 51099

文/陈天敏

由于换了工作,又恰好遇上疫情,最近几年回家的时间和次数都受到限制,已有三个春天没在家中吃笋了。刚从成都回到叙永的五爸寄来满满一箱快递,里面竟是几棵楠竹笋。拆开箱子的一瞬间,家乡的面貌突然在脑海里清晰起来。

川南产竹,有竹自然生笋,笋算是竹的芽。在叙永,笋是春天各种蔬菜开花老去后,最鲜嫩的佳肴。叙永所产之笋种类繁多,春笋尤其丰富,其中最普及、最大众的当属楠竹笋和苦竹笋。

楠竹笋出土极早。每年惊蛰一过,春雨发生,小笋子便悄悄地从泥土中冒出尖儿。我觉得“雨后春笋”这个词,一开始就是用来描绘楠竹的。竹子的繁殖能力相当快,只要根须延伸到的地方,都可能有小笋子出现。

早些年,我家屋后便是一片楠竹林。春日雨后的清晨,一棵又一棵的竹笋顶开头上的泥土,像小鸡冲破蛋壳一般,将地面孵出裂痕。一些笋株还没来得及伸懒腰,就被枯枝落叶覆盖,可是谁也不必去解救它,它连硬实的土层都能冲破,还怕这床软软的棉被吗?

竹笋的生长速度快得惊人。新笋出土后,过三四天再去看时,已经长得比人还高了,一周时间便可冲入云霄。幼时的我,对如此奇异的生长充满好奇,怀疑我家屋后住着仙女,她们总在夜深人静时,使用法术帮助竹笋们迅速长高。我曾幻想和姐姐们拿着手电筒去竹林守夜,而且要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笋子,期待亲眼看着它们慢慢变大。最终自然是没有实践的。

竹笋长得快,老得也快。要想吃到新鲜美味的嫩笋,须于破土时便做好准备,最迟第二天就要将其挖出,否则吃到的便不再是竹笋,而是年轻的竹子了。

叙永人一般用楠竹笋炒腊肉,若没有肉,直接炒笋也是可以的。简单放点油盐,加上红红的干辣椒,下锅后,滋滋冒着热气,没有比把春天吃进肚子更踏实的事了。此时,还可斟上二两烧酒。春耕了,日子就忙了,吃痛快才有力气干活。

苦竹笋比楠竹笋时节稍晚。苦竹笋大量上市时,春天即将结束。苦竹比楠竹细,笋也更精瘦,味虽苦,却自带一股清香,既可烹饪,也能生吃,是春末夏初清热解暑的必备佳品。

传统的叙永吃法是,把苦竹笋和酸菜放在一起煮汤,一则此时节蔬菜青黄不接,没有其他菜品可与之搭配,二则酸菜的酸味和苦笋的苦味混合,似有开胃之效,令人食欲大增。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苦笋炖鸡这道大菜受到许多人的喜爱。聪明的人类用罐头把苦笋保存起来,一年四季都可食用。然而,那味道总不及带着泥巴的竹笋新鲜,叙永人家里吃饭,大多只在冬季时才会买便于储存的罐头笋。

在叙永北部农村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栽种竹子。套用一句老话,竹子全身都是宝,除了可以吃笋外,竹枝可做成扫地的扫把,笋蜕下的壳,古语叫“箨”,可以当柴禾。有的人家在堂屋里放着竹鞭,耕田时用来赶牛,大多数时候用来吓唬娃娃,叫“牛鞭杆炒腿精肉”。竹又可以编筐做篮,制作家具,它们变成床,变成椅子,变成背篼和箩兜,时时刻刻和人们待在一起,编织着平凡的岁月和生活。

竹,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植物,而是叙永人血液里的基因,叙永人的精神和品格。

叙永的每一棵笋,都见证着那座川南边陲小城的烟火风情。虽然寄一箱笋的快递费能买几箱笋,可谁又能拒绝开箱那一刹那的惊喜呢?毕竟对离家的人而言,见到笋就仿佛见到了亲人和故乡。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