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识途是文学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当专家学者读完《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5-13 17:46 62022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在中国当代文坛,马识途是一位风格鲜明、成绩卓著的实力作家,他的《清江壮歌》《夜谭十记》都是备受读者喜爱的文学佳作。晚年的马老,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凭借自己强大的记忆力,将自己青年时代在西南联大读书时所上的古文字课程上领受的教益,转化为一本兼具学术性和回忆录式的非虚构作品——《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

5月13日上午,在川大江安校区举行过第八届马识途文学奖颁奖典礼之后,一场关于《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作品的学术研讨会,也顺利展开。

来自四川大学、四川省作协、四川人民出版社的文学评论者、研究学者、作家教授、出版人,围绕《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深入剖析了这本书中体现出来的语言学、文字学、教育学以及人文精神等方面的丰富价值。

“马老的根深深扎在一个一个方块字字头里”

远在北京的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也通过视频发来了他阅读《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的一段感受,“从中可以读到当年西南联大的课堂上,当年的先生们和学生们的精神风貌。我为他们对中华文化的深刻热爱所感动。我想,对民族的爱,对国家的爱,可能最根本、最深邃的一个层面,就是对我们中国文字的热爱。我们看到像马老这样一个松柏长青的作家,他的根扎得有多深——深深地扎在一个一个方块字字头里。所以,这样一份甲骨文笔记,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现场参会的中国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首先讲述了他跟马老来往的一件趣事。“几年前,马老的《夜谭续记》出版后,送给我一本。当时马老还写诗对外宣布他要封笔。我赶紧去他家看他,一看他的状态,不是要封笔的样子,就放心了。当时他跟我说,他还有一个很好的故事,只是自己没有精力写,希望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我说,您怕是封不了笔,还是您自己来写吧。在这之后,他又出了两本书,一本是《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另外一本就是《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

穿越岁月的甲骨文笔记凝聚的“初心”、“童心”

《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中,马老记述了当年他和他在西南联大的老师们研究古文字的诸多生动情形。阿来说,“在当时那种时代状况下,他们能执着于对古文字的根源探索,体现出的是一种对文明之根敬畏的初心。书中透露出的学生与先生之间的友谊往来,殊为珍贵。在这本书的启发下,我还又去重读了闻一多先生的一些著述。西南联大短暂存在几年,但在中国教育史上,绽放出那么璀璨的花火。马老的这本书,就是那段珍贵历史的一段美好见证。”

阿来提到的“初心”,让在场的多位教授深有共鸣。周维东教授认为,马老以如此高龄,写这本书,“除了传达出一些语言学知识,更重要的应该是,他想要传达出一种讯息:希望学生不要去追潮流,而是要老老实实学知识。此外,这虽然不是一本专门写甲骨文的学术专著,但是马老分享自己学习甲骨文的心得感受。让我们看到他当年跟老师之间的互动,学习知识的纯粹、执着。所谓的立德树人,这对我们今天教育工作者是非常有启发性的。”

姜飞教授在青少年时代,就读过马老的作品,“那是一本连环画版的《清江壮歌》。印象非常深刻,久久难忘。最近我还又重读了一遍。”

《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中记载的关于古文字生动鲜活的解释,“很多人都以为,讲知识做学问都是比较枯燥的,但其实,做学问需要理性和逻辑,但绝对不是艺术感性迟钝的借口。学问做得好,往往会有一种艺术的美感,像马老在这本书中记录的对一个字的解释,是多么美啊。”

姜飞还提到,他从马老的笔记中读到“文化的初心、求知的童心,这是高级的学术作品也是优秀的文学作品中必不可少的东西。如果一部作品缺少这些东西,那是上不了层次的,很容易庸俗。”

康宇辰是川大文新学院的专职博士后,她也提到,从马老的书中可以看到,当时的西南联大的师生们在艰苦的条件下,践行着“读书不忘救国  救国不忘读书”的信条,拥有着“纯粹的高级的快乐”,也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产。

语言学专家:

《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可以作为大学生通识课程教科书

《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虽然不是专业的学术著作,但里面记载的文字学知识,是经得起专业学术的考究的。

川大文新学院研究语言学、训诂学的雷汉卿教授就提到,“跟社会上作者自己发挥解释的那种文字学普及作品不同,马老这部作品里记载的文字学知识,是很正统的,对我们进行语言学专业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帮助。比如书中马老所回忆记录下来的唐兰先生在西南联大课堂上所讲内容,在唐兰目前留存的著作中都看不到。马老的回忆式记录,就是非常珍贵的独家内容。此外,马老在书中记录的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段关于音韵学的话,对于我们现在研究中国南北语音的变化,也是非常重要的学术参考材料。”

除了书中的文字学知识,雷汉卿教授对马老年逾百岁写出这么一本重要的作品感到由衷敬佩,“我现在60多岁了,一度我都觉得自己老了。看到马老以108岁高龄还如此孜孜不倦写作,极大地被鼓舞到。在马老面前,其实我还算是年轻人。古语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铁肩担道义 妙手著文章。这些话,我们都耳熟能详。但真要说谁做出一名知识分子、一名士人的表率,马老肯定是其中一位。”

雷汉卿教授还提到,阅读《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促发他想到,其实可以在大学里开甲骨文的通识课程,“马老的这本书,就直接可以当甲骨文的通识教材,帮助当代大学学生了解、热爱甲骨文。”

马老的外孙刘晓远作为家人代表参加了这次研讨会。他在发言中说,自己不是研究文学的,也不是研究文字学的,“所以参加这个研讨会,有点诚惶诚恐。”不过,他愿意来向广大读者推荐这本书,”爷爷这本书本来也不是学术类的专业著作,而是适合大众读者,具有科普性质。从爷爷的书中,既可以看到当时学者进行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热情,以及当时西南联大的课堂氛围,师生关系。作为在教育行业工作的我,真的是受益良多。”他还笑着解释说,自己作为马老的外孙,为啥叫爷爷的原因,“因为他说,不管是家孙,还是外孙,都是孙子,都喊爷爷吧。所以我就一直喊他爷爷。”

马老外孙刘晓远

出版方:

马老没封笔,还在写,下一部应该是长篇小说

身为《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黄立新社长回忆起这本书出版前的一些细节,“2021年1月22日,我们去马老家,他拿出手稿承诺给我们出版,我们深受感动。马老治学非常严谨,还雷厉风行,在整理出版《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手稿的过程中,我们把需要处理几十个的问题交给他。当时107岁的马老拿着放大镜,一个个地查证批注,不到一周就处理完了。马老这么一个大家,很谦逊,毫无名人架子。”

黄立新说,由于这本书中的笔记内容是马老靠着记忆打捞出来的,马老曾谦虚表示,担心一些知识如果不准确,会不会贻笑大方,“其实马老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我们邀请了北京大学甲骨文专家李宗焜教授对内容进行了审读,其中的文字学知识经过专业学术圈的认可。而且,这本书更大的意义还在于,它更像是一部马老在西南联大的求学口述史,具有不可复制的史料价值。”

黄立新还透露,马老目前并没有封笔,他还在写,“应该是一部长篇小说,我们还会一直跟踪马老的新作,也请大家持续关注四川人民出版社与马老著作出版的互动。”

“马识途是文学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四川大学文新学院院长、学者李怡主持了这场研讨会。作为一名现当代文学史研究专家,李怡首先提到,“据我所知,举办一位108岁作家所写的文字学作品的研讨会,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应该是此前没有过的。有文字学著作的作家,我能想到的有郭沫若、陈梦家等人,但他们似乎也没有开过类似的研讨会。所以今天我们开这个研讨会,本身就具有传奇色彩。”

在《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中,李怡读出了当时的西南联大师生们对国家命运、民族走向的关切,以及对知识、文明之根的那种渴望和追求。“这是一本甲骨文笔记,也可以说是一部知识分子正气史、骨气史。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天地无私心里宽的境界,看到士人做学问的冷静和从容。反观今天,在疫情阴霾久久不去的世界,我们该如何自处,都是深有启发的。”

社会上不少读者是通过姜文改编马识途作品所拍的电影《让子弹飞》才知道马老和他的《夜谭续记》,这让李怡坦言,“心里不是滋味。我认为,马识途是文学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他在理性的文字研究和感性的文学创作两个领域,都能胜任,有打通界限,横跨多学科的能力,这里面所蕴含的精神秘密,耐人寻味,值得学术界进一步深究。”

(文中人物图片均由川大文新学院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KUN哥0216 2022-05-15

    文学要为人民大众服务。

  • 陈海峰 2022-05-13

    好文章

  • 嘉陵江1156680 2022-05-13

    一代文学大师。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