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诺:檐檐情深

封面新闻 2022-05-11 21:15 43078

作者:成都七中育才学道分校九年级3班 陈诺

指导老师 税清静

我是一片瓦。我是江南的一片青瓦,一点点勾勒出深黛色的小镇,再一点点地将它洇成浅墨色。我听那梆子声回荡在远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幸而,我从不孤独。我坐在桥头一间小屋的檐上,望着那船头的斗笠,由青色转为黄色,看那船夫由满头青丝到白发。我看着他多少年了?那时,小镇的人还很多,桥头总有个姑娘卖着麦芽糖,小孩熙熙攘攘地在她身边推推搡搡。他那时身强力壮,嗓门也大,吆喝着,摇着船从桥洞里钻过去。

我记得,那时有个小孩,长得瘦瘦小小的,总让人心生怜爱,他也不例外。每当别的孩子笑嘻嘻地想要蹭船时,他都板着脸和小孩从船头闹到船尾,唯独那个小男孩,总是端着个小板凳坐在他旁边。常有乘客问他那是不是他的儿子,他都笑笑答道:“比亲儿子还亲!”

小孩长大了,告诉船夫,他要去更远的地方,找更好的教育。船夫纵使百般不舍,眼里蒙上一层水雾,也只是在转身时悄悄用手背抹掉,在裤腿上擦擦,又拿起橹,问小孩哪天走,他送他出去。

那天早晨,雾很大,长大了的小孩没再坐在小板凳上,而是站在船夫身边,个头比船夫高一截。船夫立在船头,最后一次抱了抱他,挥挥手,笑着说,你快走吧,我早烦了。可我分明看到,船夫的眼睛红了。

又过了多年,小镇里的人越来越少,船夫的白发却越来越多。镇上已经没有往日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船夫摇橹的动作慢了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慢慢摇着,偶尔接个客。他有时望向我,眼里的叹息不加掩饰,好像他也知道,我会一直陪着他。我一直在那里,听着橹声绵绵,听着岁月悠长,看着雨意悠悠,看着流年时光。

他那斗笠下的胡子、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双眼也浑浊了,直到又见到一个小男孩在雨里哭泣。他把孩子哄到船上,让他坐在小板凳上,给他讲故事。他讲到曾经那个小男孩,孩子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说:“爷爷,我不会离开你的。”老船夫笑了,摇橹的动作又轻快起来,好像镇上还很热闹,大家都还没有奔向城里。

那个孩子最后还是走了,被他爸爸带走的。他爸爸说,城里的生活条件好,大家都向往那里。孩子哭得稀里哗啦,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老船夫心里不舍啊,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目送着他们远去,再擦干了泪,看着我。多少年了,大概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吧。

我是江南青瓦上的一片,我的上空斗转星移,日沉月出。独有我们,岁月如水,一往情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