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意外身亡留下115万元赔偿款 两位叔叔为分配闹到村委 法院:交给村委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5-10 21:27 80052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去年12月,河南商丘40岁男子赵某,在河北打工时意外跌落去世,雇佣他的单位赔偿了115万元。

因为他无父无母无妻无子,他的叔叔赵学申认为自己曾抚养他长大,办理后事之后,准备将这笔钱分为三份,每份大概37.5万元,分别交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弟弟赵东(化名)之子。赵东不同意,要求拿走45万元。赵学申拒绝,两兄弟为此闹到村委会。

村委会向乡里报告,乡里咨询律师发现,两兄弟均无权接收侄子这笔赔偿金。于是村委会向法院起诉,要求该笔赔偿金“作为公共事业款项”,由村委管理。

4月28日,河南柘城县人民法院判决书认定,赵学申与死者赵某没有形成收养关系,由村委会代为管理这笔赔偿金。

5月10日,赵学申不服,在网上实名举报,称自己对死者有多年的实际抚养行为,且村委会在向法院提交他没有抚养过侄子的证明时造了假,“有的村民签字时不知道纸上的内容”……

# 意外 #

侄子去世留下115万元赔偿款

两位叔叔为如何分配闹到村委会

2021年12月,赵某在河北打工时跌落死亡。叔叔赵学申带着家人赶到河北,与雇佣赵某的公司达成赔偿协议,收到115万元赔偿款。

赵学申介绍,自己家里有三兄弟和一个大姐,赵某是大哥的儿子。赵某1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四五岁时父亲刚出狱又犯重罪,被判无期徒刑,赵某由叔叔赵学申和奶奶抚养长大。

2021年,大哥去世,侄子去世后没有了直系亲属。

出事之后,赵学申找村里开了证明,证明是他将侄子抚养长大,之后带着家人跟公司签了赔偿协议,赔偿金打到了他的卡里。

赔偿协商时村委开具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赵学申介绍,安葬事宜和其他杂事花了3.5万元,其他一分钱没动。回来之后,他提出,将剩下的111.5万元均分为三份,每份为37.5万元,分别留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三弟赵东的儿子,但遭到弟弟赵东拒绝。

赵东提出要拿走45万,被他拒绝后,找到村委协调。协调失败后,两兄弟又闹到乡政府。

赵东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一直在外地生活,二哥之前跟母亲住在一起,后来成家立户,侄子日常都是由母亲抚养,偶尔头疼脑热的确是二哥照顾。

他在老家的土地以及大哥的土地,一直被二哥赵学申种植,没给过他们一粒粮食,“相当于是被霸占”。

“他还卖过我名下的树,这些钱都自己拿了。大哥早些年去外地花了一千多块钱,我掏了700元。要是算账的话,连本带利都要还给我。”

# 现状 #

法院认定两个亲人均无法继承遗产

赔偿金判给了村委会

“乡里也没调解成功。乡里咨询律师,律师说我和弟弟都无权继承这笔钱,让村里去起诉我,把钱交给村里作公共事业款项。”赵学申说。

2022年4月28日,柘城县人民法院认定,赵学申与赵某没有形成收养关系,由村委会代为管理这笔赔偿金。

判决书(受访者供图)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了三个事实。

其一,赵学申兄弟在死者幼年时分别给予了扶助,但115万元是赵某死亡后产生,是对死者家属的补偿,不属于遗产,不能按照遗产进行分配;

其二,根据双方证据可知,赵学申在侄子幼年时帮助母亲抚养了侄子,但没有形成收养关系,赵学申不属于法定继承人范畴;

其三,因赵某无法定继承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一千一百四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没有继承人或者继承人均放弃继承的,由继承人生前住所地的民政部门或者村民委员会担任遗产管理人。

由此,法院支持原告(袁庄村村委会)代为管理赔偿款115万元。法院还确认,赵学申名下银行卡内110万元已被冻结,死者赵某的后事系赵学申办理。

# 举报 #

叔叔不服判决实名举报

称村委会起诉时提交假证明

赵学申称,侄子1岁时没有父母招呼,他当时24岁没结婚,家中的大姐在婆家还有一堆事。老母亲61岁,所以由他带着侄子跟母亲住,一边种地一边照顾母亲和侄子。弟弟赵东当时在内蒙生活,离家较远,家里主要靠他一人维持生计。

赵学申说,6年后他结婚成家,考虑到家庭关系,他与母亲分家独立成户,并生下三个孩子。“母亲的地是我帮着耕种,侄子上学的学费也是我给,两个人头疼脑热生病,也是我花钱买药、请医生。”

日子一直到了1997年,15岁的赵某成绩不好辍学。赵学申说,他找亲戚帮忙将侄子安排到一家砖窑当学徒。“他年纪太小干不了太多,只当是学手艺,也没啥工资。一直待了3年,18岁的时候开始外出打工,逢年过节回来也是在我家吃住。”

“村里不认可我去领赔偿金时的证明,在法庭上拿出另一个证明,说侄子是由奶奶抚养长大,我没有继承权。”赵学申说,村里新出具的证明后边,有包括村支书在内的25人签字,但“其中很多签字都没有实际法律效力”。

村民联名证明(受访者供图)

“比如有的村民是20多岁之后嫁到我们村,那时候侄子都外出打工了,她们不了解抚养情况。有的人今年才50岁出头,我抚养侄子的时候,他们也是10多岁的孩子,记不得事情。还有的人不认字,事后来找我说签字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纸上写的啥。”赵学申说,这些人都留下了录音证言。

赵学申说他抚养侄子付出了很多心血,为了照顾一老一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祖孙三代睡在一张床上,以便半夜老人咳嗽或者孩子哭闹时能快速点燃油灯照看。“好几次孩子半夜发烧,也是我跟着邻居用自行车驮着他,走几里路去医院。他营养不够,我农闲时给人盖房子一天挣5毛钱,攒下来去县城给他买炼乳。”

# 村民 #

有人说死者系赵学申抚养长大

有人说他“好吃懒做不挣钱”

2022年5月10日,封面新闻记者根据赵学申及村支书提供的电话,联系了名单上的3位村民。

其中60岁的村民A称,村里来找自己签字时,他如实讲述了赵某早期由赵学申抚养,后期跟着奶奶居住的情况,签字时没看上边的内容。

另一位村民B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村里找他签字时,没跟他讲纸上的内容,说是来收垃圾清理费。“我60多岁的人,跟这事没啥关系,那个孩子是不是赵学申出钱供上学,我也不知道。”

另一位50多岁的村民则表示,死者赵某出生时,自己12岁,记得很多事。赵某一直是奶奶抚养,赵学申没结婚前,跟着老母亲住,但“好吃懒做不挣钱,死者的粮食和上学的钱都是奶奶提供……这个孩子小时候身体好得很,没咋生过病,不需要赵学申送医院”。

# 村委会 #

赵学申参与抚养但不是户主

拿到钱会再分配给死者叔叔

袁庄村村委会书记赵云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赵某出事后,村里出于体谅家属的考虑,为赵学申出具了“赵某是由赵学申抚养长大”的证明,实际上是未婚的赵学申和幼年侄子一起住在老母亲家里,老母亲是户主,是死者赵某的主要抚养人,赵学申做了次要抚养工作。

“他们兄弟为赔偿款的事,找我们调解,后来乡里的律师说,法律不是这样规定,乡里委托村委起诉了他。我们是按照法律规定处理的。”

赵云华承认,村民签字的那份证明中,有些人确实是外村的,有些人年龄比较小,对40年前的情况不完全了解,但赵家的情况全村都知道。

“起诉之后,赵学申找了一些村民做工作,可能有些人说的话变了。”

赵云华说,原计划是通过起诉把赔偿款拿到村里,再由村里调解、分配这笔钱给兄弟两人,赵学申兄弟俩都参与了抚养,“村里把钱拿走一分钱都不分配,这说不过去,也不会这样做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8

  • 郑州王福栋案2111482 2022-05-12

    合法的 打家劫舍

  • jar 2022-05-11

    好文章

  • fm1132888 2022-05-11

    太夸张了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