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牛娃到登顶珠峰 “珠峰队长”苏拉王平:做自己人生的攀登者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5-08 16:22 78767

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王越欣 王祥龙 图据受访者

世界之巅的风景是什么样的?

全世界仅有0.00007%的人亲眼看过,苏拉王平是其中一个。

2019年,登山队长苏拉王平带领队员,在历经40天艰辛后,登顶珠穆朗玛峰。那一刻,他被深深震撼:登山这么多年来看过的风景,都比不上这里的一眼。

2019年,苏拉王平和队友成功登顶珠峰。

这些风景,这段旅途,都被苏拉王平和队员用镜头完整地拍摄了下来。他们还创造出许多奇迹:2019年全球第一支登上珠峰的队伍;第一次用无人机全程拍摄珠峰并完整呈现攀登全程;第一次在8480米以上海拔完成无人机起飞航拍。

此次攀登过程中的画面和故事,即将上映的电影《珠峰队长》中,一一向观众呈现。登山20余年,苏拉王平说,他一直在路上。当年在四川阿坝黑水县雪山脚下长大的放牛娃,终于也登上了自己心中的“珠峰”。

少年的命运

苏拉王平的家乡—阿坝州黑水县三奥雪山脚下八家寨

苏拉王平出生在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三奥雪山脚下的八家寨。从小生活在雪山脚下,苏拉王平和村里小伙伴一样,放牛放羊、挖虫草……整个童年都是在大山中度过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未来的命运,会因这座大山发生改变。

与登山结缘的那一年,苏拉王平23岁。当时,作为村里少有的上过学的人,正在家里等待着分配工作。“我中专学的机电专业,以后应该就是到哪个水电厂工作。”

而如果不是一支登山队的到来,苏拉王平应该会像父亲期望的那样,做着一份稳定的工作。

苏拉王平

2001年,一支登山队来到三奥雪山考察攀登,邀请了村民们帮忙背东西。因为喜欢体育,又特别好奇,苏拉王平也申请加入了队伍。

因为上过学好沟通,体能又好,登山队的人看上了他。一个月以后,一名登山运动员回到村子,找到苏拉王平,问他愿不愿意出去做登山工作。这名运动员,就是国内优秀的攀登者马一骅。

那时的苏拉王平对登山并不了解,具体是做什么,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可以走出大山。“我二话没说,直接答应了。”

于是,这一年,这个23岁的小伙凭着一腔孤勇和热忱,背了个包,就毅然决然地离开家乡,开启了新的人生。

四川的“藏队”

刚入行的头两年,光是学习攀登技术,就让苏拉王平吃尽了苦头,但这也并没有浇灭自己心中对登山的热情。

在这过程中,苏拉王平也逐渐了解了自己作为高山向导的意义。“攀登爱好者越来越多,他们想去完成自己的雪山梦想,就需要专业的高山向导,去帮助他们实现这个梦想。”

而对于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大山,苏拉王平也有了新的认识。“以前我们靠山吃山,是种地、挖药材、放牛放羊。但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如果冰雪运动火了,就会有更多的人去登山,也会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苏拉王平说,国内雪山资源最丰富的,除了西藏就是四川,西藏有攀登水平高的藏队,但当时四川却没有。想到这儿,苏拉王平脑子里也冒出了更大胆的想法:将自己从小长大的小伙伴也带出大山,成立一支四川的“藏队”。

川藏队的前身—三奥雪山协作队

“因为我的小伙们从小生活在雪山脚下,他们有着许多人不能比拟的强大体能天赋和地形熟识度,人也很纯朴、简单。”苏拉王平说,只要加强他们的登山技术和相关意识,一定能成为优秀的登山队员。

2003年,苏拉王平找到了一起长大的6个兄弟,成立了三奥雪山协作队,也就是川藏队的前身。

热爱与责任

日常艰苦登山

对于川藏队来说,前行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比想象中艰难得多。那时,国内的民间登山发展才刚刚起步,没人知道川藏队,苏拉王平更是没有知名度。自然,找他们当高山向导的人非常少。

而对于从老家带出来的兄弟,苏拉王平不仅要教他们攀登技术,还得每天发30或50元的工资。从2003年到2008年,苏拉王平成立的登山公司一直亏损,他也只得勒紧裤腰带坚持。

更大的压力来自家人。“我爸是公务员,想着好不容易把我培养到毕业,马上就要工作了,我却去登山了,他想不通。”对于登山这个行业,苏拉王平的父亲并不看好,“我爸说,登山那么危险,甚至要命,谁还愿意花钱给你们,你们这个肯定不行。”

但苏拉王平还是很坚持。他认为,登山运动在国外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国内也渐渐兴起,日后更多的人会参与进来,那么高山向导这个行业肯定有很好的前景。

因此,即使这6年过得非常艰难,但苏拉王平还是带着队员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一个是热爱,另一个是责任。”

厚积薄发

川藏队成员开始用影像记录雪山

秋去冬来,当大山被大雪覆盖时,那是大山在积蓄能量。

虽然这6年时间一直亏损在,但苏拉王平和队员们登顶了很多座非常有难度的雪山,向行业内证明了川藏队的实力。尤其是在2005年,苏拉王平把目光投向了邛崃山脉的山峰--婆缪峰。

婆缪峰是一座美丽但令人畏惧的山峰。1400米的攀爬绳距,迷宫般的路线,没有水没有宿营地,再加之变幻不定的雹雨,几乎无法攀登。买不起装备的苏拉王平和另外两名队员,为了完成这场高海拔的大岩壁攀登,只穿着军用胶鞋就踏上了这场疯狂征途。

一路的攀登都非常艰难,一直遭遇暴风雪突袭的苏拉王平和队友,被冻得手脚僵硬,眼也睁不开,脚上的胶鞋像两块硬冰紧贴在脚上。在历经5个惊心动魄的昼夜后,苏拉王平和队友终于成功登顶婆缪峰。正是因为这一场攀登,年轻热血的川藏队,在登山圈站住了脚。

经过近20年的发展,川藏队从最初的7名队员,发展到如今拥有55名具有高山向导从业资质的协作队员和10余名工作人员。

圆梦珠峰

每个登山人的心中,可能都有一个登顶珠峰的梦。苏拉王平也不例外,为了这个梦,他准备了10多年。“前期主要是没钱,还有想将登顶珠峰的全过程做成电影。”

在一次次向雪山进发的过程中,苏拉王平萌生了“电影梦”。“仅有语言和图片,很难将雪山的攀登过程及壮阔美景完整地记录下来。”

2019秒,攀登珠峰的过程中航拍

而最难的,还是培养高山摄影师。“因为专业的摄影师跟拍全程肯定不现实,也很难在恶劣的环境下完成开机拍摄。”于是,苏拉王平开始在队伍里培养自己的高山摄影师。从最开始的手机、DV再到专业摄影机,凭着勤奋自学和不断摸索,川藏队里已培养了近10名高山摄影师,其中还有4名无人机航拍手。

多年来,川藏队还参与了各大户外电影、纪录片的专业拍摄。经过学习和成长,苏拉王平知道,川藏队离心中的珠峰梦和电影梦越来越近。

2019年,苏拉王平和队友攀登珠峰照

2019年,苏拉王平作为队长,带领8名登山队员和川藏队7名高山摄影师,出发前往尼泊尔。在历经40多天的艰难攀登后,成功登顶,成为当年全球第一支登顶珠峰的队伍。

站上世界之巅的那一刻,苏拉王平见到了登山生涯中最为震撼的风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群山之巅若隐若现,从这里看世界,世界都在自己脚下。

“珠峰队长”

《珠峰队长》5月13日正式上映

这一路的风景,与攀登的艰辛,都被完整记录了下来。再经过3年多的努力,这部中国首个沉浸式体验攀登珠峰全程的电影《珠峰队长》,即将于5月13日与观众见面。

正式上映之前,影片进行了试映,受到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和好评。就连自己读六年级的大女儿的同学和家长,也谈起了这部电影。于是,苏拉王平在家长群邀请了大家前往观影。

虽然得到了观众的强烈好评。但毕竟题材小众,苏拉王平也不知道,这部影片能取得怎样的成绩。但他说,自己完成了梦想并不后悔,也希望能通过这部影片,向更多人普及科学的登山知识,让大家感受登山永不放弃的精神,促进民间登山行业的发展。

“登山精神,就是不畏艰险,顽强拼搏、永不放弃。”苏拉王平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珠峰”,只要有一颗攀登的心,人人都可以登顶心中的那座“珠峰”。

或许在21年前,当苏拉王平毅然走出大山之时,这个藏族放牛娃,就已经成为自己人生的“珠峰队长”。

5月13日,让我们共同期待《珠峰队长》首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4

  • f大英县河边镇m2075842 2022-05-22

    致敬永不言弃的攀登者

  • f大英县河边镇m2075842 2022-05-21

    致敬攀登工作者

  • 不一样的烟火 2022-05-18

    真牛啊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