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刘平:邻居

封面新闻 2022-05-06 10:49 64993

文/刘平

住进小区多年,王连英一直和马老太是对门邻居。小区外有个菜市场,王连英每天去那儿卖菜,马老太买菜喜欢去照顾王连英的生意,加之是邻居,大家就熟了。

马老太买菜总挑便宜的,有时还买别人都不要的脚货,更便宜。王连英说:“马婆婆,您一个人吃饭,又有社保金,那么节省干啥?”马老太叹口气儿说:“就那点钱,哪敢乱花。”

有时,王连英卖剩的菜拿回家吃不完,就送一点给马老太。第一次,马老太不好意思,要给钱,王连英说:“反正吃不完也要丢,要啥钱嘛。”

王连英还发现,马老太在小区里翻垃圾桶,捡一些纸盒饮料瓶啥的卖钱。马老太翻垃圾桶不惹人嫌,翻捡完了,总是把地上弄得干干净净的。

下午,王连英收了菜摊回家。还有一点脚货没人要,小白菜、丝瓜、血皮菜,就拿袋子拎回来。几个老太太在中庭小花园晒太阳聊天,马老太一个人在一边枯坐。背后是一道很高的挡墙,墙脚一把长条椅,马老太就坐在椅子上。

马老太手里捏着半个蔫里巴叽的桔子,抠一瓣下来,放进嘴里,咂巴咂巴半天才咽下去。

王连英突然听见马老太的声音:“王嬢,王嬢,等一下……”王连英扭头看见马老太,问:“马婆婆,啥事?”说着,就走过去。

马老太把手里的半个桔子递给王连英,王连英说:“您吃。啥事?”原来,马老太想租一套小一点的房子,底楼最好,问王连英有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您一个人住一套房子,为啥还要租呀?”王连英问。“3楼太高了,上楼下楼累。”马老太说。王连英觉得马老太像没说实话,4楼有个老太太,和马老太身体差不多,照样每天上楼下楼的。“3楼哪算高?”王连英说。“就是高。爬一次,累得很。”马老太说。

马老太铁了心要另外租房子,还说:“房子差点都没关系,租金要便宜,每个月不能超过500块。”

按马老太的要求,王连英倒有一套现成的房子,30多平方米,底楼,就在这个小区的另一栋。房子以前是她母亲住的,几年前母亲走后,就一直空着。王连英对马老太说了,马老太很高兴。两人很快说好,每个月租金400块。

“我晓得您便宜我了。”马老太说。王连英说:“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马老太搬进了那套小房子里,日子还是像以前一样,买便宜菜,翻垃圾桶。以前清早出门经常碰见马老太,现在看不见了,王连英觉得有些不习惯。

那天,突然来了几个人,对那套房子重新进行装修。王连英在小区里碰见马老太,问她:“您那房子卖啦?”马老太神情有些暗淡地说:“卖啥?”王连英还想再问什么,想想,就没问了。

再后来,对门住进来一对年轻男女,刚结婚,门上贴着大红“囍”字。那天,王连英出门碰见他们,笑着打招呼:“出去呀?”他们爱理不理的。

这天下午,王连英从菜市场回来,发现楼道里堆着一大堆包装盒,像是对门买了很多东西。进屋休息一阵,王连英突然想起有些日子没看见马老太了,正好今天拎回家的脚货有点多,就想给马老太送一点去。

王连英出门时,发现楼道里的东西已经被人收了。下楼拐个弯往马老太家走,发现对门那个小伙子扛着一捆包装盒纸板,也在前面往马老太家走。

到了,小伙子把纸板放下来,靠墙立着,又敲敲门,喊道:“奶奶,有东西放在门口,自己出来收。”说完,也不等门开,就走了。

王连英正欲敲门,马老太开门出来了。王连英帮她把纸板拖进屋,问:“刚才那个小伙子是您孙子?”马老太点点头说:“嗯。”

王连英把带来的菜递给马老太,突然发现她的眼眶有些红,像哭过一样。王连英下意识问:“马婆婆,您咋啦?”

“没咋。”马老太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王连英感觉到,那笑好像是装出来的一样。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