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方言|梁功勋:写号

封面新闻 2022-04-27 16:44 54489

文/梁功勋

“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是以前乡镇旅店门口走马灯上常有的两行字,这是旅店的标记和招牌。旅店也称栈房,写号就是登记住宿。

几十年前,我幺表叔曾在崇州三江镇开栈房,来写号的,基本上都是些推鸡公车、抬滑竿的人。学校放暑假,我去他家耍,叫我帮到在号簿上登记写号。住店人姓名千奇百怪、五花八门,我这个小学生,哪能把姓氏写得全嘛。记得来了一个人姓倪,怎么个写法,整得我抠脑壳。这人又是文盲,也不晓得自已的姓名咋个写。我“临时抱佛脚”背起了《百家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唉!又背不出倪姓,只好请教幺表叔。这时,他正在忙其他事,听说我连倪字都写不起,有点冒火:“你这个娃娃简直是个白火石,妈老汉送你去读书呢,只晓得读望天书。《百家姓》里头‘雷贺倪汤’的‘倪’姓,单人旁侧边一个儿字,晓得不!”

幺表叔家对门子也是一家栈房,平时写号的人也不少。有一天早上,天刚麻乎亮,街上就闹喳麻了,听说对门子老板娘的银圈子掉了,高矮疑心是住店人偷的,追问了半天没得哪个认账。这老板娘平时就是街上有名的泼妇,没得人敢惹。她在街中间点起三支香一对蜡,要住店人挨个当街赌咒,以证清白。街上顿时热闹起来,都想看个究竟。第一个人上来就说:“我要是拿了老板娘的银圈子,就在擦耳涯河头翻船淹死。”大家都晓得当地有个说法:“走遍天下路,难过新津渡;要想三江来,难过擦耳涯(读‘挨’)”,擦耳涯是双流到三江的必经渡口,那里水流湍急,曾翻船淹死过人。第二个人,觉得冤枉,不想认真赌咒,上来就说:“如我偷了银圈子,大年初一吃汤元梗死。”这事最后只好不了了之。后来听说银圈子还是在老板娘的床旯旮头找到了,真是自己不小心,反惊动四邻。从此,她的栈房生意萧条,门可罗雀。

【征稿启事】

华西都市报“宽窄”副刊四川方言龙门阵《盖碗茶》版面推出以来,得到省内外四川方言作者的大力支持。为让《盖碗茶》更加活色生香,方言故事层出不穷,我们向“有故事”的方言作者长期征稿。有好的方言故事,有趣的方言传说,都可以给我们投稿。字数不超过1200字。投稿信箱:730156805@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572fm41 2022-08-04

  • 572fm41 2022-07-14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