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詹义君:蜀地闲游(组诗)

封面新闻 2022-04-27 13:15 45697

文/詹义君

遇见·夹门关

尘世有美。比如这场期待已久的相逢
三月,风尘仆仆的我
静静等候的夹门关。阳光明亮
满山的茶树争相探出嫩芽
沫江山居,遇上漾着笑脸的油菜花

春色湿了游人的眼睛
面对数不清的矫情,夹门关
坚持自己的修为,不惊,也不言
我有与年龄不相符的小慌张:
内心按捺不住,桃花朵朵开

有人在山坡栽树,趁季节种相思
有人偏走坑坑洼洼的石板路
一路寻访深山古寺。那个河边写生的
外乡人,暗藏心机,他盘算着
用宣纸将夹门关的春天悉数打包

我喝明前花秋。闲数吊脚楼上悬挂的
红灯笼,想那年在一帧小照上
初遇夹门关的惊艳……
累了,就停下来,看她
穿白底蓝花对襟,素手采摘新茶,唱
沫江谣

当游鱼懂得追赶落花,我读出
白沫江的迟疑:是否该泛起春潮
此刻,请允许我把白沫江唤做流花河
此刻,请允许我说出对夹门关的缱绻

还有时光带不走的记忆——
青山隐隐。十二只黄羊走过永寿桥
风轻轻摇晃它们的倒影,摇晃萌动的
乡愁

桃花劫

龙门空有满山桃花
一个走在春天背影里的人,他的词典
只剩下:辜负

不要跟他提起旧信中的看花人
你无法还给他一条河流,
一声水鸟的鸣叫

逝去的总是让人伤心
沉湎于梦境的人,浪费了几多好意:
再三指给他春风

一条青白江,如何换回一个尘世的
清白。就算是在姚渡,也不会有
传说中的那只渡船的消息

桃源山庄的几枝塑料花,轻易泄露了
这人间的症候。他掸掉肩头的
一瓣桃花,忍住不说出:痛

在石河堰

我想要的秋天可以一窄再窄
窄成邛崃山间一条河
还可以一短再短,从葫芦湾到石河堰
或者再廋,廋成乱石滩上清浅的一线

流水厌倦平铺直叙
而随性蜷曲为处子的地方
恰好安置河岸边的三五留连
灌木丛飞出的蝴蝶和竹篱笆上缠绕的
菜藤,牵扯住杨然的衣袖
他由衷的欢欣暗合我意——
山川草木还是本来的模样
由此不难理解:志哥
在狗尾草丛中发现马兰草的惊喜

不必去远方寻找秋天的道场
农家小院一杯菊花茶
足以寄寓我在这人世的修行
踏水桥固守一贯的谦卑。低下身子
让我一眼就能看见对岸的青山

天地何须广,山也不必高
只要放得下一颗心

在新津,我的爱如此简单

祖国辽阔。有无限山河,供我
走一程爱一程——说话间
已到新津渡。风烟如故
带我一一指认河流、古寺与阆苑

原谅我空有草木之心、山水之念
对于美,更多时候,我像木讷于言的
孩子,尚未学会人间的修辞
梨园雅舍,一只蜻蜓闲得
没有道理可讲,陪我在荷塘盘桓了
一个下午。风吹动莲叶,我抬头
望望老君山顶的青烟
我的爱如此简单

你看,黄昏水意弥漫,在霞光中
又数了一遍白鹤:五只绕着湿地低徊
三只停在河滩,另外两只头也不回
飞进芦苇

想想那年。去梨花溪看花
人人衣袖带香,游走在白云之间
阳光明亮,我把迎面而来的每张笑靥
都认作了春天

排比

我站在槐树下;槐树站在知止堂外
知止堂站在春天里;春天站在细雨中

细雨如丝。有人在南街转角伫立
有人歪打纸伞,走进了樱花巷
这样的雨中
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故事发生

春天多么令人迷醉
有人从远方赶来,有人花前私定终身

知止堂是一枚印章,铃在临邛古城的
韵脚上。紫燕读了,明白如何斜飞出
西汉风韵和烟水意。快马加鞭的人
看到,知道该在不远的短亭勒住缰绳

槐树尽管把鬼字刻在脸上
但心中无鬼——在黄梅戏里做过媒
给落魄的人许配公主
甘愿向每个过客出借一树繁花

我像痴汉,在春天里尽说一些痴话
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个乌有之人

花楸小语

月亮回到山中。你看
月光那么美,多得吃不完

竹林钻出夜幕,披衣打坐。群峰之上
是童年的星辰

在一个名叫竹上花楸的民宿,我们
煮茶小酌,将“隐逸”一再挪到嘴边

不说归人,做一日山水间的过客也好
此刻,世界澄明,我们包容下了天地

允许栅栏外偷听的飞蛾捡了半截诗句
就匆匆飞过鸢尾丛,学给流萤

允许那个窗边望月的人更深不眠
藏起半生沧桑,换回少年容颜

允许他回返山外的尘世之前
把一颗心悄悄安放
往后余生,良夜一直这么蓝

梦回子虚巷

往里五步,会看见青石板上
放着一片斑驳的月光——
那是一封童年的信
轻轻捡起,里面掉出来
一帧母亲倚门唤归的剪影,和
墙角蛐蛐的叫声

往里十步,会闻到蜡梅花香
邻家阿姊走上阁楼
把青梅锁入旧木箱,她轻挑灯花
坐在窗前绣鸳鸯
梅花开过,春桃红
迎亲的花轿停在了巷口

再往里,就走进了雨中
远方的人儿会回来
打着油纸伞,飘进巷子深处
她的背影,让记忆
再一次生疼

小巷曲曲折折
那是因为,每一次远走他乡
总将小巷折叠起来,装进行囊
小巷啊小巷,藏在岁月的皱褶里
再也不能拉伸,无法熨平

哎,轻轻叫一声卓文君

又过了好多年。春风如故
文君井畔,裙裾窸窣,一瓣湿桃花
吻上旅游鞋

榕树下,熬白了头的书生还在推敲
戏词——他固守临邛到成都的官道
试图在一张纸上,安放一辆旧马车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传奇
我不会轻易落入凭空比附的窠臼
或可聊慰:抛开西汉到如今的距离
轻轻叫一声“卓文君”
我和你——有同乡之份

一不小心,我还是陷进时间的迷宫
掩藏不住年过半百的伤感——
五音不全的月夜
你从屏风后面探出头,仍然十七岁

【作者简介】

詹义君,四川邛崃人,一个游走于乡村与城市边缘的农民。邛崃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偶尔写几句分行或者不分行的文字自娱。作品刊发于《诗潮》《青春诗歌》《中国诗歌》《星星》《上海诗人》《草堂》《星河》《诗歌月刊》《广西文学》《中国诗人》《北方作家》等报刊。出版诗集《搭错车》《桃花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fm2110818 2022-04-30

    詹义君的诗既富有时代气息与丰富的现代意识,又洋溢着一些温润可感的古典意象,以及沉静、旷达、幽雅的情怀。他总是能将叙事与抒情发挥到某种极致而自出机杼。尤其是在诗中的想象与语言的打造,既突兀又那般的自然贴切。他的这种多元的对立与反差、诗意的融合与自洽、诗语言辞的深究与探寻,使他在新诗写作上真正找到一条可以通向语言世界的秘密出口。(贵州诗人、诗评家高云)

  • fm2110818 2022-04-30

    詹义君的诗充满古老的隐喻,适于反复吟诵,真诚中充满草根的韧性,读完之后,又忍不住回首,意象的安排也疏密有致。诗歌如果不能为丰收奏响欢歌,那么,就应当为受难的心灵贴上抚慰的暖流。(河南诗人李红军)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