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肖波:生日

封面新闻 2022-04-15 13:36 103783

文/肖波

今天是儿子八岁生日。

早饭后,李海就和妻子带着儿子去了动物园。这是几天前就承诺过的儿子的生日活动之一。

动物园里游人如织,大多是大人带着小孩。老虎踱着方步不怒自威,狮子塌腰沉背似要起跳,猴子攀枝吊桠灵巧至极,孔雀开屏展现漂亮衣裳……每到一处,儿子和众多小孩一样兴奋得“哇哇”大叫。喊够了,走累了,也到中午了。李海和妻子领着儿子来到一家餐厅,点了儿子爱吃的美食。

嘴里吃着美食,儿子意犹未尽地看看父母:“爸爸、妈妈,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就去游乐园哈。”“知道,今天让你玩个尽兴。”妻子慈爱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说。

下午,在游乐园,儿子坐了摩天轮、云霄飞车,玩了海盗船、碰碰车、弹跳城堡……惊险又刺激的玩乐,让儿子高兴得小脸泛红。要不是妻子告诉儿子,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从乡下赶来,有生日礼物相送,儿子是舍不得离开的。

返回住家附近预订的酒楼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在座候着了,桌上放着生日蛋糕和两盒玩貝、两套新衣。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你们咋知道我今天过生日?”儿子问。“你出生时我们都在呀,自然记得你的生日了。”外婆说。

儿子欣喜地拆开玩具,“那你们记得爸爸妈妈的生日吗?”“咋不记得呢,他们是我们生养的嘛。”奶奶搂过孙子嗔怪道。

“爸爸、妈妈,那你们也一定记得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生日吧?”儿子看向李海和妻子。

李海冷不丁一愣,脸色尴尬地瞧向同样难为情的妻子,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还是爷爷反应快:“他们记得的,你忘了去年不就随他们回乡下给爷爷过了生日的吗?”

“哦,那我也要记住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生日。”儿子认真地说。

接下来的晚餐,虽然看起来其乐融融,但李海和妻子都有了心事。双方老人确实都记得他们的生日。小时候家境贫寒,但每逢他们的生日,父母要么煮个鸡蛋,要么添件新衣,总会有所表示。即便成年后离开了父母,生日时也会有电话问候或进城来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而他们呢,大多是父母准备了好吃好喝的让他们回乡下老家去,上桌了才知道是父母的生日,只好临时掏点钱塞过去,事后就把父母的生日忘了个一干二净,更别说在生日时带父母出去走走看看了。

当晚,在安排老人和儿子就寝后,妻子感慨地对李海说:“儿子今天给我们上了一课。要想他将来记得我们的生日,我们就得记住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生日。”李海连连点头称是。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大安区庙坝九房村第一书记王亚玲 2022-05-15

    点赞👍了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