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校学生工厂“社会实践”时发病去世 同学:发病多天还每天上班12小时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3-19 09:57 46058

小杨的工牌(受访者供图)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昨晚咳得吐血。”2月9日,和同学微信聊天时,云南新兴职业学院学生小杨(化名)这样描述自己的病情。2月11日,他被紧急送医后死亡,死亡原因为呼吸衰竭。

去世前,小杨在江西南昌龙旗科技园实习。据他和学校签定的一份“社会实践”承诺书,实践时间从2021年12月30日至2022年3月5日。

“(工厂)组长说人手不够请不了假,自行离开的话算旷工,扣3天工资。”3月18日,小杨的女朋友小云(化名)说,直到有新人顶上,小杨才被放出来。

18日,封面新闻记者先后电话、短信联系龙旗科技园和校方负责人,截至发稿时均未得到回应。

男生工厂“社会实践”发病身亡 同学称其刚上完12小时夜班

社会实践承诺书(受访者供图)

据家属提供的一份社会实践承诺书显示,原定实践时间从2021年12月30日至2022年3月5日,具体实践内容及工作地点未注明,承诺书监护人签字为小杨代签。

承诺书要求,学生需要遵守的纪律和责任划分。比如,本人身体有疾病不报告老师而外出出现问题,由本人和家长负责;遵守企业管理规定,没得到企业监管负责人许可擅自离厂,私自外出出现问题,一切后果由本人及家长承担;社会实践期间发生特殊情况需及时反映给监管负责人,遇事不反映造成后果由本人承担;社会实践期间发生跳楼、自残甚至自杀,属个人行为,由本人及家长自行负责。

小云表示,这次外出不是教学相关的社会实践,就是单纯的寒假打工。“老师当时说我们寒假闲着也是闲着,来这里打工期限自由,没有试用期、做满多少个月等限制。11月份有一批学生去了,他们说每小时17元。老师说肯定比他们高,月薪不低于4000,实际来了之后也是每小时17元。”

小云和小杨是在同类车间,具体工种不同,作息相同。“培训之后就是夜班,一直上到1月底,春节放了7天假,正月初六上班,其他时间没休息过。”

同宿舍的小海与小杨在不同类型车间,作息时间完全相反。“他夜班我白班,一个班12小时,碰面时间不多。微信上他说夜班太累,想换岗。我们找带队老师没用,让我们坚持坚持。我每周周末能休一天,只见过他休过半天,其他时间一直在上班。”

2月11日早上8点多,小海回宿舍发现小杨少见地还在宿舍。“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发干,地上有呕吐的血迹。我从隔壁宿舍喊来带队老师,打车把他送到医院。老师让我返回厂里上班,中午听说他不在了。”

出事前5天曾向同学求助  多次提到“咳出血”

2月11日的螺旋CT检查报告中,小杨被判断为“肺水肿合并肺泡出血可能、心包积液、右侧胸腔少量积液、腹腔及小网膜囊积液”。死亡证明显示,当天下午13点58分小杨呼吸衰竭死亡。

医院诊断(受访者供图)

早在2月6日小杨已经开始生病。

“说是感冒了,还拉肚子,工资没发,身上没钱了。2月9日、10日,我们先后给他总共转了4666元,催他去医院,他说请不到假。10日那天,他说组长让他坚持到下班。”小杨的哥哥杨先生说,2月10日晚上8点下班后,组长送小杨到附近诊所发现诊所已经下班,他就回宿舍了。

小杨跟朋友说身体难受却请不了假

在与同学及女朋友聊天记录中,小杨多次表示身体不舒服、请不到假。其中2月6日下午同学问他“还咳嗽吗”,他说“咳”。9日晚上10点多,他说“感觉心脏出了问题,躺着喘不过气”“请不了假”“我不想干了”。10日早上7点半,跟女朋友说“昨晚咳得吐血,等下看什么时候可以请假”。10日晚上8点23分,跟女朋友说“正在去医院,我们组长开车送我去”。

小杨跟朋友倾诉

杨先生称,无法拿到弟弟的考勤记录和请假记录,“厂方告诉我们没接到过小杨的请假要求。”

“我自己跟组长请过一次假,组长说人手不够。我也找里带队老师,老师让我再坚持坚持,适应适应。我们请假不能通过电话、短信、微信,只能当面找组长,同意之后会给你一个假条。”小云说,2月9日小杨身体严重不适的时候,组长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徒弟,要求他把徒弟带出来能顶替他,他才能休息。

小海送小杨到医院时,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我责问他,身体都这样了为啥不休息。他说找组长和带队老师请假过,没被批准。不请假离岗会算矿工,扣3天工钱。舍不得钱,加上那个地方也太远回家不方便,只能忍着。

小云说,他们是1月3日被带到工厂。2021年12月31日,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八部门印发新修订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不得安排与专业无关的简单重复劳动、高强度劳动,在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基础上,要求实习单位遵守国家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严禁以营利性为目的违规组织实习。

工厂学校愿意赔偿 家属称学校要领走意外险赔付金

小杨的哥哥杨先生说,11日当天晚上开车到南昌时,弟弟的遗体已经被运走存放。“我们找学校问,小孩连续几天身体不舒服,驻厂带队老师知不知道,采取了什么措施,为什么身体这样了还请不到假。学校和厂里只说愿意人道主义赔偿,别的不谈。”

在一份家属与校方的协议中,校方表示一次性为解决小杨的事情支付66万元,会尽快支付。杨先生称,协议签署后校方表示这66万元是与厂方一起出钱,还要协商各自出多少。另外,小杨开学时花100元购买了意外险,要由校方去报销。这两个附加条件遭到家属拒绝,协议由此而中止。

在杨先生提供的电话录音中,3月8日及9日,南昌龙旗科技园魏经理向他索要死亡证明,以便草拟协议。录音中称,厂里已经决定,一次性支付家属90万元,会直接付给家属,其他的问题不管;约定3月10日一起到派出所签署第三方见证的协议,签完之后百分之九十九会当天付钱。

在3月15日的录音中,魏经理表示与校方沟通后需要重新修改协议,需要重新给领导汇报。杨先生在录音中表示感谢厂方前段时间的积极处理,希望尽早得知处理结果,以便后期向学校维权。

据报道,龙旗科技园隶属于上海龙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园区总投资50亿元,于2020年7月开园。其主要生产制造手机、平板电脑、IOT、智能穿戴等移动智能终端整机产品。全部达产后,预计形成30条SMT生产线、60条组装线规模,全品类出货量约3600万台,实现产值约100亿元。

3月18日下午至晚上,封面新闻记者多次联系龙旗科技园魏经理及校方负责人潘主任,魏经理听说是记者后挂断电话;潘主任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短信无人回复,该校值班电话听到记者身份后也立即挂断。当时带队都张姓老师电话无人接听,随后的电话都转入语音留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