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丨让交响乐“玩”起来 90后指挥柴昊夫:指挥不能只挥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2-02-15 15:24 78193

在台上演奏

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翻开四川爱乐乐团首席指挥家柴昊夫的朋友圈,签名里赫然写道:指挥不能只挥。幽默、逗趣,却又发人深省。这不拘一格的格言似乎也与柴昊夫在台上的演出相映成趣。如果“过于高雅而沉闷”是横亘在世人与交响音乐间的壁垒,柴昊夫则应该是一个“破壁人”。

1992年出生,14岁开始学习指挥,19岁正式执棒,29岁就被聘为四川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这在交响音乐界属于稀罕事。不管乐界还是媒体,总有人以“天才”誉之。但柴昊夫并不以“天才”自居,他总结要当指挥家的三个特征:天赋、热爱以及谦逊。在接受封面新闻专访的过程中,他的谈话也充分展示了这三点。

一份音乐的“甜品”

让交响乐“玩”起来

2021年年末,柴昊夫带领四川爱乐乐团演出了一场《一起走过2021》音乐会。当身着黑色斗篷、手持“光剑”的柴昊夫出现在台上时,观众席惊呆了,“我是不是走错到了话剧演出?”没有看错,印象中应该身着燕尾服、手持指挥棒,优雅上台的指挥似乎“走错了片场”。正在演出的是《星球大战》中的经典音乐,柴昊夫将“光剑”当做指挥棒,挥舞、互动,音乐厅的灯光伴随节奏忽明忽暗,台下的观众宛如身临其境,紧张刺激感似乎并不亚于观看电影的体验。

在音乐会《星球大战》曲目中大玩“光剑”

有“被迫”陪朋友前去听音乐会的观众在结束后感叹道,“我以为交响音乐会,听着听着我肯定要睡着。”结果却大相径庭,越听还越发“来劲”了。

诚然,这和绝大多数人印象中的交响音乐会都不太一样。这也是大部分观众、乐手、甚至指挥同行对柴昊夫的印象:一个风趣幽默又有点调皮的青年指挥家。

柴昊夫不仅要给观众惊喜,甚至也常常想给自己的乐团成员们“搞”点惊喜,“我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想告诉他们我有哪些设计,那种临时的发挥肯定非常有趣。”柴昊夫笑着说,“但万一他们真的懵了呢?对于正式音乐会来说,还是有点冒险。”所以也只是想想。

指挥深圳交响乐团的六一儿童节专场时,一段“搞怪”的视频也在圈内被频频转发:不管柴昊夫如何挥棒,乐手们始终无动于衷。这时,一位小女孩拿着指挥棒将他推出台外,乐团瞬间奏响了音乐。柴昊夫自嘲道:我失业了。

在音乐会中与演奏员互动的柴昊夫

柴昊夫有时将不同的道具搬上舞台,有时直接大玩COSPLAY,有时通过和乐团互动逗乐观众……这些音乐会“彩蛋”,是柴昊夫准备给观众的一份专属“甜品”,但他也从未忘记给观众端来“正餐”。

高雅、有礼、严肃和专业,对柴昊夫来说,这依然是音乐会的主流,尤其是执棒四川爱乐乐团,这个马上迎来50周年的老牌交响乐团,为观众带来专业的交响音乐会是他的主要职责。“我们每年都有音乐季,其主要内容依然是国内外经典作品。”柴昊夫说,针对不同的音乐会处理的方式是不同的,对于音乐季中的音乐会,要考虑更多的专业性和仪式感,不管是曲目的选择还是表现方式。

“但是有一些节日音乐会,我们更需要的是节日的氛围感,是观众的参与感。所以我一定不能干巴巴地站在台上,这个时候就需要‘彩蛋’。”柴昊夫笑着说道。

“行走江湖比较早”

1992年,柴昊夫出生于一个内蒙古音乐之家,父亲是内蒙古艺术剧院交响乐团团长,演奏单簧管,母亲是大提琴演奏家,同时也是一位老师。在这样的环境长大,柴昊夫似乎生来就应该学习音乐。

就连“柴昊夫”这个名字,也有点撞车俄罗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但他却解释,父母最开始取名时,并未想到这一层,仅仅是以“昊”、“夫”两字,期盼他做一个心胸宽广的大丈夫。而当一些朋友提到名字和柴可夫斯基相像时,他都将此归结于美好的巧合。

2岁半的柴昊夫拿着指挥棒

柴昊夫从小学习钢琴,在最开始的路径规划里,父母是希望他走钢琴演奏家的路子。但当父亲带着小柴昊夫去乐团观摩时,吸引他的却不是一旁的钢琴,而是舞台正中央那个高大的背影。“我看不懂他在做什么,但我觉得所有人都听他的,这个人肯定是最厉害的。”在柴昊夫幼小的内心里,一种对指挥家的敬畏之感油然而生,伴随至今。

因为音乐家庭的熏陶以及自身的天赋,2008年,16岁的柴昊夫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指挥专业,而后又进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陈琳教授。

14岁开始学习指挥,这在国内外都算是比较小的年纪。尤其在国外,交响乐指挥大多是将一件乐器演奏到极致后的转型,指挥家往往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每当年轻的柴昊夫去国外比赛或者交流,都让当地乐团大吃一惊。

即便在国内,能在乐团担任首席的90后指挥也屈指可数。2021年,四川爱乐乐团签约柴昊夫时就曾在圈内引起一时轰动,朋友们发来打趣和玩笑,柴昊夫一律回应:低调,只是“行走江湖比较早”。

年轻,是柴昊夫极大的优势,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压力。优秀的乐团总有不少优秀的前辈级演奏员,有些甚至是“长辈级”。对于年轻的柴昊夫而言,和年长一些的演奏员沟通,是他的其中一个难题。

“尤其是前几年,乐团的演奏员几乎没有比我小的。”柴昊夫解释道,台上无大小,指挥需要对整场音乐会进行全面的排兵布阵,这是职责所在,“当然,因为他们都是前辈,我都是尽量选择非常礼貌的交流方式。”

一路“救场”来到四川

19岁时,刚刚考上音乐学院的柴昊夫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场个人指挥。彼时,内蒙古呼伦贝尔五彩少年合唱团有一场音乐会,邀请的是内蒙古艺术剧院交响乐团演出。柴昊夫从小便在团里长大,和演奏员们都十分熟悉。当时,他被安排负责前期的乐团排练,担任助理指挥,等正式开演当天,再由专门的乐团指挥挥棒。

指挥柴昊夫

但临近演出时,意外却发生了。原本定好的指挥临时有事无法演出,柴昊夫只能上台“救场”。所幸的是,他和乐团的磨合度已经非常高,也很熟悉,所以丝毫不怯场,十分顺利就完成了人生中的首场正式演出。

但这“救场”似乎就缠上了柴昊夫,一路从内蒙古“救”到了四川。

2019年,已经在业界崭露头角的柴昊夫收到四川爱乐乐团的紧急邀请,“昊夫,我们下周有场音乐会,很着急,看您是否有时间。”彼时,柴昊夫从未指挥过四川的乐团,他甚至没有来过四川。

翻了一下日程,非常满。但是他的内心里却对四川非常向往,尤其是一名指挥家面对一个崭新的乐团邀请时,那种雀跃是按捺不住的。于是那年6月,柴昊夫修改了原本的行程,前往成都,与四川爱乐乐团进行了首次合作,大获成功。

没曾想到了12月份,四川爱乐乐团再次发来邀约,“昊夫,下周原定的意大利指挥家因为意外,刚刚做了手术,无法搭乘飞机,您有没有时间?”因为第一次合作的成功,柴昊夫再次欣然前往,“虽然还是为了‘救场’。”

但不得不说的是,两次“救场”演出让双方几乎是一拍而合。四川爱乐乐团专业的演奏水准令柴昊夫如获至宝,而柴昊夫的指挥能力也得到乐团成员的一致好评和赞赏。2019年11月,柴昊夫带领内蒙古艺术剧院交响乐团前往成都参加西部交响音乐周。让他感动的是,当时还仅仅只合作过一次的四川爱乐乐团的很多演奏员,都专程去听他的演出,给他“扎起”。

“我觉得特别温暖,尤其是四川爱乐已经是有50年的老乐团了,我作为年轻指挥,乐手们却对我非常配合和支持,这是专业的表现,我很感动。”柴昊夫提到。

此后,柴昊夫便经常以客座指挥的方式出现在四川,直到2021年4月正式被聘为首席指挥。

指挥不能只挥,这句幽默之语却潜藏着智慧。对柴昊夫而言,指挥诚然是乐团的灵魂,但它更意味着一份责任,对台上所有演奏员的责任。

柴昊夫进行乐团排练

“这个职业固然是有光环,但这个光环也让我们的担子愈发重了。”柴昊夫说道。

封面新闻:为什么有的指挥要用指挥棒,有的不用?

柴昊夫:我们从小学的是要用指挥棒,因为指挥棒其实相当于是你的一件乐器。但这也有指挥家们的习惯问题,主要还是看个人。比如我的老师陈琳教授不太用指挥棒,我受她影响,也用得较少。还有就是和曲目有关。一些拍子较慢的乐章,能表现一种美感的时候,可能用手指挥更好控制,更好表现音乐。

封面新闻:指挥专业如何学习?

柴昊夫:指挥专业和其他音乐专业学习的课程类似,但是各科对指挥的要求更高一点。因为作为指挥来讲,耳朵非常重要,你在排练的时候,所有的问题有90%以上都需要耳朵来判断,所以我们对视唱练耳的要求更高。

早期打基础的时候其实需要的东西很简单,只有三样:指挥棒、谱子、镜子,照着镜子练习,不能放伴奏曲。因为指挥需要的是你去指挥音乐,不能让音乐反过来指挥你,所以我们一般不能放伴奏曲来练习。

封面新闻:指挥音乐会这些年,有在台上发生过“意外”吗?怎么处理的?

柴昊夫:常有的事。比如说有一次我们演奏一个音乐家的独奏会,他在台上唱错了,导致后面的音乐和他唱的都对不上。这种时候指挥就非常重要,需要我们马上调整指挥的节奏,和演唱者重新融合在一起。所以对音乐会来说,认真看指挥是非常重要的。

封面新闻:你在指挥上有哪些个人习惯?

柴昊夫:我习惯背谱。这样能把交响曲呈现得更完整,一般难一点的谱子,我可能提前两个月就要准备。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也是我老师陈琳对我的期望,她说你趁年轻的时候能多背就多背一点,岁数大了事多了,可能记忆力下降,也没有精力背了。

封面新闻:你认为中国交响乐目前的发展如何?

柴昊夫:可以说,我们在演奏技巧上已经是非常好的水准了,国内一些高质量的乐团,是完全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的。但目前可能在一些交响文化底蕴、以及观众习惯的养成上,我们还有一定欠缺。

(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李玉泉 2022-02-16

    九零后的天下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