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专访|《当家主母》特约演员李中贺:“说真话”没带来好处 反带来问题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2-22 18:49 75593

封面新闻记者 周琴 摄影报道

11月下旬,由于正公司欢娱影视出品的电视剧《当家主母》,因为32集中的一只猫陷入“虐猫风波”。11月29日,该剧特约演员李中贺在网络发声,称拍摄猫咪戏份时自己就在现场,在不到3小时时间里,看到小猫被注射了四五次不明液体。他的发声,让整个事件热度继续往前推进。

12月上旬,浙江省义乌市的一家酒店内,封面新闻记者见到李中贺。他今年28岁,从小学习表演,曾北漂演戏3年,此后转行,2018年再度回到影视行业的他,身份在副导演和没戏空档时做特约演员中切换。面对镜头,他再度回忆拍摄《当家主母》猫咪戏份时自己所看到的。谈大众“声讨”于正,他坦言,在他看来,“这事跟导演关系比较大”。对于外界一些质疑他蹭热度的声音,他很难认同,“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热度,完全就是一个问题。”

再度还原《当家主母》事件:

我离那个猫不到一米的距离

一身黑色衣服、光头、初见面时有些严肃,这是记者对于李中贺的第一印象。我们的交谈,还是从拍摄《当家主母》时他所看到的开始。“去年的10月20号、22号、23号,《当家主母》一共去了三次,其中的一天,扮演了在戏里的龟公,恰好就是在猫的旁边。”李中贺说,当天大概从下午两点多开始拍摄猫咪戏份,一直到四点半左右拍完,“我是六点左右走的。”他讲述,过程中一直在不停喊卡,“因为猫咪打的不明液体的剂量不够,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我们大概拍了有20几条。在这20几条中,有反复四五次的打不明液体的过程。”

李中贺用笔在纸上,给记者大致画出了当时的现场图,“因为我们拍摄的场地离打不明液体的场地大概有四五十米左右吧,在卡的时候我回我的休息区,可以看到他们的操作。”李中贺说,现场应该很多人会看到,“但是主演应该是看不到的。因为主演的休息区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他们的休息区刚好不经过注射液体的那一边。”

当时看到猫咪被注射不明液体,他并没有什么想法,也不知道会给猫咪造成伤害,“我当时的想法就像拔牙一样,打一点麻药,然后过一会儿就缓过来了,没有想过会给猫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至于选择发微博讲述自己在片场看到的,是他看到当时网上对于猫咪有着诸如“电击”等的猜测,“我想我离那个猫就一米的距离不到,我才是真正从头到尾看到的人,所以我就选择把这个事情说出来。”

第一次发布后,考虑到可能会影响工作,李中贺自己删除了,“删了后有人找过来,我说我已经删过了。”此后,他又第二次发布了视频,“第二次我还是心理过不去吧,我觉得还是要发一下,没想到反响这么大,一夜之间这个事情就出来了。”这条名为“当家主母怎么拍的,我告诉你们!”的视频,阅读量超过千万。发布当天,《当家主母》剧组发布白猫视频,称“猫咪回来了”,而李中贺的发声,将事件的关注度,再度向前推进。

否认蹭热度

谈大众“声讨”于正:这事跟导演关系比较大

因为《当家主母》猫咪事件发声后,李中贺在微博的更新比过往频繁。他有时会开设抖音直播,跟网友聊聊天,回答关于横漂演员的一些疑问等。也会更新自己的工作近况,晒出工作照,称自己是,“现实中的好人,戏里的坏蛋。”他曾晒出与演员李诚儒的合照,此后又删去。不少评论下,有网友对他表示支持,也有一些关于他蹭热度的质疑。

李中贺不认为自己红了,“我觉得说什么的都有,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多伟大的事。包括有人说你现在红了怎么样,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红,不是说通过我的演戏,认真刻苦一夜成名,这种我能接受。我只是把一个真相告诉大家。”而对于蹭热度的说法,他也强调自己从未这样想过,“我现在在做副导演,做执行导演,在影视行业这几年,是我上升最好的一个阶段,在我最好的阶段选择把真相说出来,我得罪了更多的人,它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当记者问及,刚开始发声时并不知道结果,“万一是赌呢?赌结果是好的。”他很快回答,“我为什么要拿我现在美好的生活去赌一个百分之八十是坏结果的事呢?我现在生活这么好,我为什么要拿这件事去赌呢?傻子才会做这件事……但偏偏我做了。”

随着《当家主母》电视剧收官,电视剧相关当事人再无回应,热度散去时,他也会在微博略带失落写道,“这个热度仿佛已经过去,没有道歉,没有结果!唯一结果可能是我会很艰难地向前爬行,不是狭路相逢,应该是蚍蜉撼树罢了。 ”

微博中的“没有道歉”,是否是想要于正道歉?李中贺说,“我觉得这个事情跟于正关系不大,当时拍这个戏的时候导演不是于正。所以这个事情出来后网上很多声音在声讨于正,在我眼里,确实他不在现场,现场导演也不是他,我觉得他跟这件事有关系,但关系不是特别大。”

在《当家主母》之前,李中贺也曾在于正的《演技派》中做过特约演员。但他本人与于正并没有过接触,“他是很那个的,我还是很这个的。”李中贺比出一高一低两个手势,说明于正与他在影视行业地位的巨大差距。

“我不是横漂,顶多算半漂”

2015年7月,由尔冬升导演的《我是路人甲》上映。这部没有流量和明星,只有横店群演的电影第一次向外人展示了群演不为人知的生活面。对很多群众演员而言,横店是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

事实上,参演《当家主母》,是李中贺去年在演戏工作中不多的经历。去年他的工作重心大多放在幕后工作上。李中贺介绍,自己是东北人,从小就学习表演,曾北漂做跟组演员,此后转行,2018年再度回到影视行业,并涉足幕后,身份在副导演、执行导演和工作空档时做特约演员接戏中不管跳转。

一开始,李中贺从现场演员副导演做起,“教他们演戏,安排演员几点出发……”提及自己的演技,李中贺笑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演技过关吧,我觉得我是能把一个小角色演好的人。”他提到去年在饰演了一个小角色后,导演过来加了他微信,“演完了后这种小角色一般导演都不会跟你说话的,也就几句台词。”他说,演完后导演向他表达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合作,这让他很开心。

在外界眼中的群演,其实在横店有着极细的划分:群演、前景、小特约、大特约、小角色……李中贺介绍,“群演大概10小时120块钱,群演之后就是前景,形象比较好一点价格比群演贵一点。特约,有三百到八百不等,有台词,大特约就八百到一千五。”单看价格,特约演员一天工资好像很多,“但一个月能演个七八天就不错了,去掉房租水电其实没什么钱。”

李中贺透露,自己做执行导演,一个月收入在两三万左右,“只能工作半年,还有半年空窗期。”但即便是如此,跟特约演员比起来,也稳定非常多。也正因如此,他不觉得自己是横漂,“最多算个半漂,真正的横漂是做演员不做幕后。我还是有幕后的工作,没事的时候在横店演演戏,不是一个纯粹的横漂。”

至于“下一个王宝强”的想法,他从未想过,在他看来,出名是人际关系、运气成分、表演功底缺一不可的结果,“这么多年才有一个王宝强。”以一部20集的电视剧为例,“我只会在里面说三五句台词,有多少人会见过我,有多少人会记得我呢?这个机率几乎为0。”

《当家主母》事件后,李中贺的内心有忐忑:他不知道自己发声的“影响”是否会来,何时会来。同时,也有些宽慰,他关注到剧中猫咪死掉的画面已经被剪辑,“证明他们害怕了,害怕了以后就不会做这样的事了。以后不管有多少动物,一个两个也好……我们也是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牛牛 2021-12-23

    事件不知道真不真实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