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身心献给民和国,慧眼洞察奸与忠——清末四川最后一位财政监理官蔡镇藩

封面新闻 2021-12-27 10:07 457590

蔡镇藩的塑像

文图/杨士毅、蔡国宏

蔡镇藩(1869-1914),字东侯,四川营山县城郊蔡家庵人,自幼聪颖好学,师从长兄蔡镇衡读书识字,诵读经史。后入学营山县云凤书院,学识大增。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考中举人,时年20岁(虚岁)。光绪十八年(1892年),蔡镇藩考中二甲进士,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后授职户部主事。

因积极参加维新变法,蔡镇藩被打压,降职为候补主事。丁忧回川后,先在省咨议局筹备处工作,后任省财政副监理官、省财政监理官。“民国”初年,先后任接收前清四川布政司事务委员、四川省财政视查员、省国税厅筹备处处长等职。

为纪念蔡镇藩,营山县将一条贯穿东西的通衢大道命名为镇藩路,在白塔公园和翰林书院为他塑有雕像。

参与创建蜀学会,上书力主维新

蔡镇藩在京为官时,不时受到担任过他乡试时的主考官张百熙的指点,还与在京川籍官员中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僚,包括刘光第、杨锐等交往,学重经济,倾慕现代化思潮。

以杨锐为首的一批川籍京官筹议创建蜀学会,蔡镇藩积极参与。杨锐、蔡镇藩等14人联名上书光绪帝,除报告蜀学堂开学的情况外,还呈述“费用甚钜,筹画极艰”,并罗列各级官员为蜀学堂捐款的清单。捐献的官员中,最多的高达白银万两,也有一二千两的,大多为一二十两甚至几两。

光绪帝对设立蜀学堂回批说:“川省地属边远,学堂规模诚未易遽臻美备。现经该省京员就京师建立学堂以开风气,京员举贡学业有成,即可为乡里师资,所拟办法亦甚切实。”

蔡镇藩上书的《奏请审官定职以成新政》

在维新变法开始之际,蔡镇藩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连夜奋笔疾书,半月内,写下8000字的《奏请审官定职以成新政》,为推行新政而鼓与呼。在奏折中,蔡镇藩疏列了拯救经济、富国强兵、设外部加强外交、与西洋各国互惠通商、兴实业、干土木、办好新学以成新政的建议,受到光绪帝的赞赏和嘉奖。

光绪御批道:“又谕、户部奏、代递主事蔡镇藩请审定官职以成新政一摺。朕详加披阅。除御史规复巡按旧制。各关监督改为关道两节。应毋庸议外。其余所陈各条。具有条理。深得综核名实之意。可以见诸施行。着军机大臣会同大学士各部院并翰林科道各官。详议具奏。”

蔡镇藩提出的那些主张实行起来阻力很大,更是因为变法夭折而未能实施。这篇奏折虽然以论述清廷各部门机构现存弊端及改革方法同人员配备为主,但谈的大多是治国之道,是一篇有关维新变法的重要文献。

回川后留任职,想为百姓干实事

维新变法夭折后,张百熙被革职留用,蔡镇藩被降职为候补主事,遭受打压、排斥与冷落,长期无所事事,曾被派到学部编书局去当分纂人,编辑学堂课本。但蔡镇藩并不灰心丧气,只要有空闲时间就专研学问,埋头啃书本,包括西洋书的中译本。他坚信,总有会为国为民奉献身心的一天。

1903年,经官复原职的张百熙大力推荐,蔡镇藩参加了经济特科考试,成绩优秀,获特科考试正试一等。然而,情况并无多大好转,蔡镇藩以为母丁忧携眷回川。此前,黑龙江的达桂、程德全两位将军知道蔡镇藩是理财高手,了解到他的处境后,曾上书请调蔡镇藩去关外工作。

四川总督赵尔巽得知蔡镇藩回川旅居成都的消息后,立刻想方设法要把蔡镇藩留下来。赵尔巽盛情邀请蔡镇藩到总督府,待之以上宾。

对于赵尔巽,蔡镇藩先前在京时见过其人,对他的印象还不坏。对赵而巽的盛情邀请和挽留,蔡镇藩思之再三:与赵尔巽共事应该还算过得去,赵尔巽主办的四川省咨议局是新生事物,比较符合维新变法精神,且其中多数成员是维新派人士;在四川可以发挥专长,尽力把四川的经济搞上去;子女渐渐长大,需要有一个较好的求学环境,让孩子们能安安心心地上学;一家人在家乡的生活也比较适应。

因此,蔡镇藩答应留下来。先是在咨议局筹办处当协理,慈禧太后死后,经度支部奏准,朝廷委任蔡镇藩以丁忧主事身份任四川财政副监理官。

营山县白塔公园内的蔡镇藩雕像

兼造币厂总办,小试牛刀显身手

蔡镇藩任四川财政副监理官期间,成都造币厂被庸庸无能的原总办弄成了烂摊子,无人敢接这个瘫痪了的中央直属工厂。正巧,同院的兵工厂厂长也甩挑子不干了。此事成了轰动新闻,登上了由于右任创办的《神州日报》附赠品《神州画报》,标题是“财政官兼理造币厂”,画上还专门有一段文字说明。

1910年6月,上海《神州画报》对监理官兼任造币厂总办的相关绘画

有人建议,由财政副监理官蔡镇藩兼任成都造币厂总办。没想到,度支部真的任命蔡镇藩兼任造币厂总办。蔡镇藩临危受命,立即走马上任。他先去造币厂了解情况,摸清问题所在。请技师带领,将生产钱币的过程全部了然于胸。还找多人谈话、聊天,把问题的症结加以确认。

原来,事故频仍的原因是,没严格按技安规则操作,多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因受到多出废品的冤枉而托病或托家里有事告假离开;废品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是精密度要求高的工磨具未定期维修,精度没有保障;有人乘机作乱,上下勾结,狼狈为奸,以好充次,浑水摸鱼,把银币偷运出去,中饱私囊。

蔡镇藩对症下药,采取了相应措施,连烧了“三把火”。

第一把火,是整顿、清理队伍。只有合格的员工,才能做出合格的产品。因此,要提高员工的素质,严办暗偷银币的罪犯、开除玩忽职守的员工。

第二把火,是整理、完善规章制度。没有规矩,成不了方圆,也出不了好的产品。蔡镇藩要求全体员工讨论、修改、完善规章制度。通过讨论,加强了员工自觉遵守各项制度的自觉性,特别是对安全生产的重视和自觉执行。

第三把火,是针对着设备和工厂的环境。蔡镇藩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什么先前制作的钱币有瑕疵?就是因为器不利。因此,要专门抽调技术高超的技师参加工磨具维修组,对重要设备进行大检查、大修理、大维护。为此,蔡镇藩动员全体员工来了一次全厂大扫除。

此外,蔡镇藩根据观察,专门申请上级增加配火枪的保安和巡逻人员。蔡镇藩每天来厂坐镇,现场督促检查。

成都造币厂在清末年代出的各种银币和铜钱

不到两个月,成都造币厂面目一新,恢复了正常生产。虽然上半年停产了几个月,但经过整顿后,几个月生产的银币仍然多达73万余枚。

由于蔡镇藩加强了造币厂的保卫工作,年底成都有少数士兵哗变而四处抢劫时,造币厂的人员和设备都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由于整顿、管理和护卫造币厂有功,度支部升任蔡镇藩为四川财政监理官。蔡镇藩成了清末四川省最后一个财政监理官。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蔡镇藩还被礼聘为只有省级“一把手”才有资格担任的造币厂的造币督造官。他的长子蔡家麟和次子蔡家骥,在学有所成或从海外留学归来后,先后到造币厂担任过技师之职。

成都造币厂5位被礼聘的银币制造监督官

参加保路运动,做大量幕后工作

蔡镇藩在四川省咨议局筹备处工作期间,结识了留洋归来的蒲殿俊、罗纶等人。他虽然年长几岁,但因一直主张中学、西学并学的新学,所以能与他们观点一致,意气相投,过从甚密。

1910年,当法、德、英、美四国强迫清廷签订借款和出卖铁路主权时,蔡镇藩与同科进士周凤翔一起出面,联络省内各县市50名社会名流,率先在成都成立川汉铁路同志研究会,公开声明、支持保路维权运动。对蔡镇藩来说,这真的挺不容易。作为清廷官员,要公开站出来同当局唱对台戏,是需要勇气、胆识的。

川汉铁路特别股东会准备会广告,第一人为蒲殿俊,第五人蔡东侯即蔡镇藩

1911年,在保路运动风起云涌,席卷全川乃至全国时,明里暗地里,蔡镇藩更向前迈出一大步,起到了更多的作用。作为准备召开川汉铁路特别股东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蔡镇藩对股东特别会议的策划及召开,起了相当的作用,更在策划、发起、鼓动召开的有好几万人参加的声势浩大的股东大会,以及号召罢市、罢课等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幕后工作。

为人处事一向低调的蔡镇藩,限于自己的身份,出于斗争策略考虑,在保路运动中很少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但并不妨碍他对保路运动的参加和支持。蒲殿俊、罗纶、张澜等保路运动的领导人,分析研究形势、商讨对策的秘密碰头会,大多选在庆云街的蔡府进行。

川汉铁路同志研究会全体人员合影

接收原布政司,清廉正气又果敢

1911年底,清廷在四川的统治结束后,新成立的四川军政府任命蔡镇藩为接收前清政府四川布政司的事务委员。

布政司的权力移交,接收、人员清查,工作安排,任务艰巨,责任重大,阻力也不小,尤其是前清布政司的几百位官员如何妥善安置,哪些留用,哪些遣返,个别有罪行的如何送监等。

最难于办的,是几个高官的处理。原布政使蕃台尹良,干的坏事不少,出的坏主意更多。然而,他知晓和参与的事非常多,是一部活历史;为人胆小怕事,许多坏事并非他直接或亲自所为,罪虽大,但还不至于死。如果把他杀了,倒是好交差;如果从宽处理,有人会说是在袒护先前的上级。

蔡镇藩冥思苦想几日,最终还是决定从宽处理尹良。在请示报告中,他写下“留下此人,尚可一用”几个字。最终,这个请示报告被批准,尹良被送到北京文史馆编写清史稿。

在担任接收大员期间,因为要决定前清布政司官员的去留,前来找蔡镇藩说情的、送礼的、拉关系的络绎不绝。对这些送礼、求情的人,蔡镇藩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一律拒之门外。

在接收布政司和行使权力的日子里,蔡镇藩还不得不与三教九流周旋,有的要胆诚相对,有的则虚与委蛇。这也充分显示出他办事果敢甚至八面玲珑的才干。李劼人的长篇小说《大波》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原来,今天是军政府交涉局局长罗纶,同布政司接管委员蔡镇藩,联名在江南馆唱戏设筵,大宴宾客。主要客人是孙泽沛、吴二大王、张瓜瓜、张尊、侯国治、卓笨等几十位同志军赫赫有名的统领,以及较次一等的分统、统带,足有三十桌光景,为十二天以来最大最盛的一次音樽宴会。”

1912年10月,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熊希龄给蔡镇藩发来电报,任命他为四川省首任财务视察员。但他正忙于接管布政司,未曾到任履职。

1913年2月,财政部委任蔡镇藩为四川省国税厅筹备处处长,蔡镇藩才去上任。对蔡镇藩来说,担任此职的确是不二人选,他对全省的赋税情况以及各县税收机构贯彻各项税收政策的情况,洞若观火,了然于胸。

谁知,正当“照此履行必能渐有起色”(引自蔡镇藩1913年7月5日发给北京财政部的电报)时,早已看上蔡镇藩才干的袁世凯,以入阁对蔡镇藩加以威逼利诱。蔡镇藩声色俱厉地斥责威逼利诱他的人,当面拒绝袁世凯的无理要求。为以实际行动表示拥护孙中山先生发动的讨袁活动和与袁逆彻底决裂,他给北京发电报,辞去国税厅筹备处处长职务。

辞职回家后不久,蔡镇藩一病不起,医治无效而离开了人世。

营山县翰林书院内的蔡镇藩雕像

倡导教育为本,六个子女有出息

蔡镇藩信奉教育为本,学习优先,并身体力行。他对子女从小严格要求,要他们努力学习,认真读书。蔡镇藩英年早逝后,夫人张鬘姑与长子蔡家麟撑起了这个家,让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都受到了良好教育,完成了蔡镇藩生前的遗愿。

只上过大专的蔡家麟不得不过早参加工作,甚至为养家去当兼职老师。

二弟蔡家骥从成都泽木精舍结业后,考上公费留学日本,进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学习。学成归国后,蔡家骥在多所学校教书,当过成都机械厂厂长、成都造币厂技师、银币制作所所长、四川大学工学院及四川省立工学院院长、四川化工学院及成都工学院教授等。

五弟蔡家彪从石室中学考上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又到南京大学深造。回川后,曾在重庆大学及西南财经大学任教。1950年代,他自学俄语,将苏联专家的著作翻译成中文,编辑为教材,受到学生的欢迎。

六弟蔡家鲤,从石室中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回成都,曾任启明电器公司襄理,又出国赴美进修、考察。1949年后,任成都电业局总工程师、西南电管局副总工程师、四川大学工学院特聘教授。曾荣获成都市、四川省劳动模范称号,被评为省级机关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被选为四川省人大代表,出席过第二届全国政协会议。

蔡镇藩长女蔡家凤,又名琼若,为反抗娃娃亲的包办婚姻,在亲密似姐妹的冉慎如的鼎力帮助下,前往上海、北京等地学习和补习功课,后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与刘和珍、杨德群等同班。北京“313惨案”和学运风潮后,从武汉大学毕业。回川后,任新都女校校长,在成都敬业学校、女子师范学校、济川中学、十七中长期担任语文老师。

四妹蔡家琼,字珣若,蔡镇藩次女,以优异成绩从四川大学教育系毕业,后在成都、重庆等地任中、小学教师,中学校长。抗战时期,在江津北沙中央图书馆工作。从1940年代末起,长期在四川大学图书馆工作,任业务秘书。因馆长长期阙如,实际上主持图书馆工作。曾任兼职教师,为川大学生讲解工具书的使用方法,为全国及全省高校图书馆专业培训班讲课。

【作者简介】

杨士毅,蔡镇藩长外孙、长女蔡琼若之子。蔡国宏,蔡镇藩之孙、次子蔡家骥之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古楼镇桃博园村第一书记蒲常平 2021-12-21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