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度那些属于“普通人”的不朽丨封面评论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2-09 17:42 74837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任何宏大的命题,都能在最普通的地方找到最毫末的注脚。

她叫王少连,四川巴中,小名“玉娃子”的她已经100岁了。她不到13岁就和家人一起加入红军。她的眼睛,见过清末民初的辫子头,见过动荡岁月里的身世浮萍,也见过全城百姓都要跟着去革命的壮烈。如今,她被时光打磨成一位平静的老人。

她叫马花,四川宝兴,站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前,她指着广场中央的“雪山丰碑”主题雕塑,自豪介绍着,“上面那个带路的藏族向导,就是我爷爷。”曾经,面对终年积雪,空气稀薄的夹金山,那位提着马灯,主动做红军向导的藏族青年,被红军亲切地送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马灯红”。

从毫厘之微到万里之遥,百年之间,尽是“不朽”。

属于“玉娃子”的不朽,是四川巴中作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曾经,更是现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长眠着的25048名烈士——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一列列洁白的墓碑,是他们最后的军姿。

而被马花铭记的不朽,是爷爷铭记了红军的取名,“马”成了这个家族的汉族姓氏。更是如今宝兴县城到硗碛的路上,历史留下的处处痕迹:河边峭壁上的小孔,是红军经过抢修栈道留下的;静默的两座锅庄房,红军主力军团在这里做了翻越夹金山的准备;曾经的凉水井旁古木参天,红军在此露宿、饮马休息,在他们走后,村民们把这里改名为“红军井”……

如同米兰·昆德拉所言,人世间本就有一般的不朽和伟大的不朽。伟大的不朽是被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所铭记,所热爱;而小的不朽,不过是被所爱之人长久的怀念。

刻度百年,人世间那些大的不朽和小的不朽,都在熠熠生光间被铭记。

在宝兴,夹金山下,硗碛藏乡,马花相信,对于这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山村而言,他们的百年闭塞被“解放全中国”的理想打破。当自由平等的思想被红军带入,村民们见证了岷山千里雪,三军尽开颜的震撼,他们开始做出选择和改变。走出大山,回到大山,在思想觉醒的交棒中,这里的三代人都在探求自己的理想人生。

在巴中,曾经, 通江县启动境内散葬红军墓的迁葬工作,一位耄耋老人紧紧拽着工作人员的衣袖,“你们把这些墓移走了,我们到哪里去祭拜自己的亲人?”这样的感情,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管理局负责人总结为,是一种延续。每个通江人都是红军后代,每个通江人又都是守墓人,他们守护着有形的墓碑,赓续传承的是一种精神。

所以你看,都不用着意去记录,百年峥嵘岁月,早已被镌刻铭记。在理想照耀中国的时代大潮中,那些曾被这些大大小小的“不朽”所照亮过的人生,有的将其化作成长的力量,让一粒名叫梦想的种子拔节而出;有的则在时间的齿轮中顺流而下,去成为别人生命中的微光,去锻造出更多的“不朽”

山河浩荡,星光璀璨,感谢这个时代,感谢这些“不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1

  • 峨边沙坪万漩驻村队员 2021-12-14

    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学习致敬!

  • 三台潼川镇胜丰村张宜乾 2021-12-14

    更多更好宣传“普通人”的不朽!

  • 瓦尔村第一书记王世龙 2021-12-14

    百年峥嵘岁月,早已被镌刻铭记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