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途中战斗负伤 他为掩护身份装聋作哑14年|百年百篇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2-06 08:00 174225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图由受访者提供

“为独立自由领土完整的苏维埃新中国而斗争!”在四川博物院《初心永恒——中国工农红军在四川标语特展》上,一幅图片记录了广元市旺苍县南峰山崖壁上的一条红军标语。当年,红军离开旺苍长征,当地群众为防止标语遭到破坏,在夜间悄悄用稀泥把石刻糊起来,栽上爬山虎保护起来。新中国成立后,这条全长30余米、字高1.38米的石刻标语又重见天日,饱含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理想信念。

红军长征过程中进行了怎样的艰苦斗争?对此,贵州省习水县四渡赤水纪念馆宣讲员何莉非常了解。她的爷爷何木林就是一位老红军,1935年,何木林在血战青杠坡战斗中负伤,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坚持14年装哑没说话,直至全国解放。

“爷爷由于负伤,没能跟随大部队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成了他一辈子的遗憾。但是爷爷为上万人讲述过红军故事,弘扬长征精神,特别是每次讲起四渡赤水时,他总是卷起大拇指,自豪地伸出四根手指头,代指四渡赤水。”提起爷爷,何莉十分自豪。

如今,何莉放弃了城市里的优渥生活,回到埋葬了爷爷忠魂的习水县,继续沿用四渡赤水的手势,讲述红军长征的故事。

老红军何木林为解放军讲解四渡赤水的故事。

战斗

血战青杠坡负伤后 他14年没开口说话

一走进贵州省习水县的四渡赤水纪念馆,墙上有一张黑白照片格外醒目: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坐在一群军人中间,长长的胡须垂到胸前,右手比着“四”的手势,神采奕奕。

图片上的老人名叫何木林,原名何垂丰,1904年出生于江西省会昌县。23岁那年,原本在家务农的何木林听人说中央红军为老百姓打天下,帮老百姓翻身做主人,就毅然参加了红军。除了何木林,他还有两个堂兄弟也先后参加红军。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为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性转移,进行长征。

30岁的何木林跟着部队从江西跋涉到赤水河畔。他在部队吃苦耐劳,打仗很拼,很快当上了班长,还参加了血战湘江等重要战役。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按既定计划兵分三路向川南开进,预计夺取赤水县城作为强渡长江的桥头堡。在疾进途中,与国民党军激战未果,夺取赤水县城的计划未能实现。面对前有阻敌后有追兵的严峻形势,中央决定利用青杠坡的有利地形,围歼尾随的郭勋祺部四个团,为渡江北上创造有利条件。

当年1月28日,青杠坡战斗打响,时任红三军团第五师教导营班长的何木林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这一场鏖战,每个战士只有不到20发子弹,子弹打完了,就和敌军拼刺刀。战斗中,子弹打穿了何木林的左腿,剧烈的疼痛使他陷入昏迷。

第二天下午,何木林奇迹般地醒了过来,眼前所见的尽是战友的尸体和战争后的满目疮痍。当地村民赵银州的两个孩子来到山坡上捡弹壳,遇到苏醒的何木林,赶紧回去告诉了父亲。赵家人将其救下之后,送到青杠坡一个山洞里疗伤。

两个多月之后,何木林的伤势逐渐好转。但此时红军大部队已经走远,脚伤未愈的他与部队和堂兄弟都失去了联系,只能继续留在青杠坡养伤。“为了不暴露自己浓重的江西口音,保护救他的村民,爷爷就装成聋哑人,去地主家做长工。”何莉说,爷爷白天出卖苦力,晚上躲在山洞、破庙里休息,这一伪装就是14年,没有讲过一句话,直到遵义解放。

红军何木林的医疗证。

家训

尽己所能帮他人 不给国家添麻烦

1944年,40岁的何木林做工时结识了一位善良的女工。尽管他带着腿伤,伪装成了聋哑人,但依然凭借勤劳朴实打动了这位女性。结婚后,哪怕面对妻子、孩子,他害怕暴露身份,连累救他的村民,仍旧不敢开口说话。他小心翼翼地保管着红军使用的绑腿、穿过的军大衣,隐姓埋名、守口如瓶。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何木林喜极而泣,终于开口,用沙哑的声音讲述自己参与红军长征负伤的往事。结婚5年后,妻子这才知道,原来丈夫不是聋哑人,而是一位英勇善战的红军战士。

红军身份得到确认之后,何木林被安排到供销社的一家商店当营业员,而他当年的部下石新安已被授予了少将军衔。两人后来在遵义的一次会议上相遇,更加佐证了他的红军身份,但他从未提过需要任何优待,依旧在商店上班。

何莉在爷爷何木林膝下陪伴过几年,印象中这位一直留着长长胡须的老人,生前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国家现在困难,咱家日子还过得去,就不要给国家添麻烦”。正如参军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何木林的一生一直尽其所能帮助别人。何莉说,爷爷的这些事迹就像是家训一样,代代相传。

何莉给游客讲解爷爷的故事。

许多关于爷爷的往事,都是何莉的母亲讲给她听的。何莉听母亲说起过,何木林在商店工作期间,同事不小心把好酒当成差酒卖了,需要补差价。同事孩子比较多,何木林主动帮同事垫付了赔偿款。1972年,何木林用工资买下一条十多斤重的大鱼,把鱼头和鱼鳍砍下来留给自家,中间最好的肉分成10多块,免费送给乡邻,没有给自家留下一块好肉。

何木林还与有救命之恩的赵家保持着联系。自己的大女儿出嫁,他只陪嫁了一床5斤重的棉被;而恩人家遇到什么困难,他总是倾其所有,尽力去帮助。

作为一名老红军,何木林原本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他总不愿意给国家添麻烦。新中国成立后,何木林每年可以领取196元的伤残军人抚恤金,但他只领了两年就不再领取。他的大腿内侧、后背上都有伤,天气变化的时候疼痛难忍,靠着吞服黄豆和白酒缓解疼痛,而政府发给他的公费医疗证,直到去世也没用过一次。

他在供销社的商店工作到75岁。1979年,他突然感觉腹部疼痛难忍,家人哭着要送他去医院救治,他却不愿浪费医疗资源,最后不幸病逝。生命垂危时,他依然牵挂老乡家境清寒,叮嘱家人将其珍藏了一生的军大衣送给老乡御寒。

自从随部队长征后,何木林一生就再也没有回到江西会昌。哪怕一辈子都在怀念故乡,何木林生前也从未向政府提出申请路费回乡看看的诉求,而是将乡愁牢牢埋藏在心底。

何莉为游客讲解四渡赤水的故事。

传承

孙女回到县城当宣讲员讲长征故事

临终前,何木林再三叮嘱家人,希望把他埋在曾经战斗过的青杠坡,陪伴牺牲在那里的战友。2014年,政府在青杠坡修建烈士陵园,何木林的遗骸迁至烈士陵园,了却了一生的夙愿。

无论是在四渡赤水纪念馆,还是在青杠坡烈士陵园,每次讲起红军长征的故事,一提及四渡赤水,何莉也会情不自禁地卷起大拇指,伸出四根手指,一如那些泛黄的老照片里,爷爷给大家讲述四渡赤水故事的时候作出同样的标志性动作。至今,这个手势已成为游客打卡青杠坡的默契。

何木林生前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跟随大部队走完长征,于是,他最爱给军人、学生、游客讲述长征途中发生的青杠坡战斗、四渡赤水等战斗故事,带大家一起唱长征歌曲,传承红军精神。如今,何莉放弃了城市里的工作,回到习水县四渡赤水纪念馆做了一名普通的宣讲员。她说:“我要用好爷爷讲述四渡赤水故事的手势,讲好红军长征的故事,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8

  • 龙苍沟镇万年村驻村李一小林 2022-03-28

    红军精神世代相传!

  • 峨边沙坪万漩驻村队员 2021-12-30

    致敬先烈,为实现中国梦做贡献

  • 路过蜻蜓 2021-12-20

    可歌可泣!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