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IPO雷达|铜价走高侵蚀利润,线缆厂商鑫宏业拟募资4.46亿,实控人先分红超1亿

界面新闻 2021-12-01 12:41 33681

记者|梁怡

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大背景下,光伏、新能源汽车行业迎来高速发展期,反映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之一便是行业相关公司纷纷IPO。

近日,从事光伏、新能源汽车线缆的生产商无锡鑫宏业线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鑫宏业)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拟募资4.46亿元。

从鑫宏业所处的行业上下游来看,上游原材料铜价持续走高严重侵蚀公司毛利,下游公司受光伏、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高度影响。此外,公司新能源汽车线缆业务严重依赖比亚迪。

实控人分红超1亿

2004年2月,卜晓华、杨宇伟分别出资70万元、30万元成立鑫宏业;2019年12月,卜晓华、孙群霞和杨宇伟共同签署了《发起人协议》,鑫宏业有限经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

IPO前,卜晓华直接持股28.84%,间接持股3.75%,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孙群霞直接持股28.84%,间接持股3.35%,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二人合计控制64.78%的股份,系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此外,杨宇伟直接持股24.72%,担任董事。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2020年期间鑫宏业4次现金分红共计1.455亿元,其中2位共同实控人分红超1亿元。

2019年鑫宏业现金分红3次共计1.275亿元,转增股本5000万元,但分红节点时卜晓华、孙群霞和杨宇伟出资比例均稳定在35%、35%和30%,即三人各自分红4462.5万元、4462.5万元以及3825万元;2020年鑫宏业现金分红1800万元,彼时前述三人的持股比例下滑至32.22%、32.22%以及27.62%,原因系员工持股平台湖州欧源、湖州爱众的股权稀释,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次分红大部分仍落入三人口袋。

截至2021年6月末,鑫宏业未分配利润为1.03亿元,货币资金为1.97亿元,公司拟募集5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20年4月现金分红完毕后,鑫宏业便迎来多家外部股东。同年5月,祥禾涌原、宁波泷新进场;10月,莫祥妹(卜晓华堂哥的配偶)、无锡金、安吉泓沁进场。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外部股东增资时均与鑫宏业及主要股东签署相关对赌协议,对股权回购、并购及优先认购、优先购买、优先出售、反稀释、优先清算等股东权利事项做出了特别约定,但今年2月均已解除且无恢复条款。

此外,股东丁浩增资时担任公司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实为股权激励。

上市前夕(2021年9月7日),卜晓华、孙群霞、湖州欧源、湖州爱众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

受下游行业高度影响

鑫宏业的主营业务为光伏线缆、新能源汽车线缆、工业线缆等特种线缆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下游广泛应用于光伏、新能源汽车、充电枪、充电桩、储能、工业控制设备等领域。

2018年-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47亿元、5.39亿元、7亿元和5.3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768.73万元、4369.49万元、6651.43万元和4924.30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根据鑫宏业给出的相关数据,公司在全球光伏线缆市场以及国内新能源汽车车内高压线缆的市占率并不低,同时公司先后参与制订了《电动汽车充电用电缆》、《电器设备内部连接电缆》两项国家标准,以及《新能源汽车用高压线缆》、《光伏发电系统用电缆》、《Requirements for Electric Cables Connected to Battery Energy Storage System》三项行业标准。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即便具有“一席地位”的鑫宏业本质也是看下游行业发展“吃饭”。

光伏领域,在经济快速发展以及政府补贴较高的时期,光伏电站的新增装机量较高,随着光伏平价上网的逐步推进,光伏企业对补贴的依赖度逐步降低,行业周期性趋于平缓。新能源汽车行业目前以面向市政与私人领域的终端客户提供产品及服务为主,主要受国家节能减排及补贴政策影响,近年来行业仍处于上升期,暂未体现明显的周期性特征。

鑫宏业下游终端客户主要为太阳能光伏组件厂商和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具体包括晶科能源的全资子公司晶科光伏、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知名光伏组件生产商以比亚迪(002594.SZ)为主的整车生产商。

从收入构成来看,鑫宏业的光伏线缆销售收入占绝对地位,但新能源汽车线缆的发展势头也不弱。报告期内光伏线缆销售收入分别为3.06亿元、3.05亿元、4.08元和2.4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35%、57.07%、58.81%和46.07%;新能源汽车线缆销售收入分别为1.39亿元、1.32亿元、1.76亿元和1.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66%、24.64%、25.44%和34.25%。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光伏线缆领域,鑫宏业对大客户的依赖症并不强,然而在新能源汽车线缆领域公司愈发依赖比亚迪。报告期内鑫宏业向比亚迪销售金额分别为1166.11万元、1585.07万元、5603.83万元和5493.44万元,自2020年起占该产品销售额的比重超30%以上,比亚迪也成为了公司第一大客户。

本次IPO中公司的募资重点在于新能源特种线缆,其中2.63亿元用于新能源特种线缆智能化制造中心项目、1.33亿元用于新能源特种线缆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另有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长期来看,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大背景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成为共识,与之相关的光伏、新能源汽车行业等迎来快速发展的窗口期。

铜价走高侵蚀毛利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鑫宏业9成以上的营业成本均为直接材料,细分为铜丝、胶料和聚乙烯、阻燃剂等化工原料,其中铜丝采购金额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重均在8成以上,也就是说铜丝的价格走势与公司的营业成本或毛利率直接挂钩。

鑫宏业的供应商高度集中,报告期内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重均在8成以上,其中第一大供应商均为楚江新材(002171.SZ)控股子公司——江苏鑫海高导新材料有限公司,除了2020年该公司采购额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34.90%之外,其余时间一家独大均超50%。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国际铜价经历了V字型走势,国内沪铜价格与国际铜价走势相似,下半年铜价持续攀升处于高位;今年上半年以来,铜价创下近10年新高,5月中旬铜价每吨高达7.5万元左右,较去年低点上涨近150%。

图片来源:招股书

鑫宏业的铜丝采购价格与市场价格基本保持一致,在定价模式上公司采取线缆行业通用的“铜价+加工费”,即产品销售价格与原材料采购价格联动传导的定价策略。

但即便如此,受铜价持续走高的影响,公司2021年主营业务毛利率有所下滑。报告期内,鑫宏业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2.41%、20.80%、21.13%和19.19%。

细分到光伏线缆、新能源汽车线缆以及工业线缆三类产品。报告期内光伏线缆的毛利率分别为20.00%、17.69%、18.09%和14.15%,其中2021年上半年相比2020年下滑约4个百分点,而剔除铜价变动影响后毛利率17.13%;新能源汽车线缆的毛利率分别为26.16%、25.82%、25.35%和23.74%,同样2021年上半年较2020年下滑约1.6个百分点,而剔除铜价变动影响后毛利率28.20%;工业线缆的毛利率分别为26.56%、29.38%、28.74%和24.80%,2021年上半年较2020年依然下滑约4个百分点,而剔除铜价变动影响后毛利率29.42%。

因此,如何应对铜价上涨对于鑫宏业而言是个大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