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教授对话传习志愿者:学古是为了鉴今,可以让文人和文化走到我们之中来|名人大讲堂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1-29 19:03 65266

王红教授

封面新闻记者 刘可欣 摄影 陈羽啸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展示了开启唐诗风骨的苍凉与宏大。11月29日,2021年第八期名人大讲堂走进陈子昂故里射洪,邀请了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中文系教授王红,带领观众体验陈子昂的人生际遇,以及他所创造的文学世界。

在讲座开始前,封面新闻在射洪征集了四名传习志愿者。他们在讲座结束后,提出了或是关于陈子昂的人生,或是关于其“安人文化”的疑问,继续向王红教授请教。

陈子昂被公认为“开盛唐诗歌风骨之先河”的诗人,他的诗歌跳脱出初唐绮靡的文风,注重继承“风雅兴寄”和“汉魏风骨”,开启了真正的诗歌革新,对盛唐诗人张九龄、李白、杜甫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传习志愿者杨征东向王红教授提问:“陈子昂开启盛唐诗风,他的诗歌改革精神的实质是什么,他的诗歌改革精神对我们的诗歌创作有何借鉴意义?”

“当时的统治者,从唐太宗到武则天,他们喜欢的诗风基本是从齐梁遗留下来的。当时的文学上,确实缺乏一些能够真正和时代吻合的风尚,所以陈子昂顺势而出了。韩愈曾经评价道:‘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虽然陈子昂也并不是做得十全十美,但的确是从他开始,开启了一个文学的大时代,这是大家的共识。”王红教授如此回答传习志愿者的提问。

陈子昂和柳宗元分别在《复仇议状》和《驳复仇议》中提出了关于“徐元庆报杀父之仇的行为是否礼义和法律”的不同观点。世人多从文本中得出:陈子昂认为杀人犯法、应处死罪,但报父仇却合于礼义、应予表彰;柳宗元则以为陈子昂的说法自相矛盾,他认为应该从徐元庆之父和县官为人来具体分析。传习志愿者朱蓝霞向王红教授请教,这两篇文章关于“礼与法”的解读,是否可以有新观点。

王红教授笑道,这个问题可以由法学老师来做专门的解读。“从个人来说,站在当代的角度,我是谁也不赞同。但如果是在古代,我倒是赞同柳宗元的观点。”王红教授说,在当代,我们不讨论被杀之人的好坏,一切都要用法律来说话。我们可以了解古代法律上有过这样的争论,它可以帮助我们完善当代法律建设,“学古是为了鉴今”。

手工创作者李欢作为传习志愿者,则向王红教授请教了陈子昂的“安人文化”和他倡导的“为官清廉”之间的联系。

“陈子昂的‘安人’,和他的政治文化观点核心,都来自先秦儒家。他希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让各阶层各守其业,天下太平。从这一点上说,从廉政勤政上来说,虽然这是一个当代观点,但也还是说得过去。”王红教授这样解说。

近两年,射洪当地对历史名人陈子昂的精神和文化进行了传承宣扬,打造了以陈子昂读书台为核心的子昂文化旅游区,以及讲座举办地文宗苑。身处文宗苑,传习志愿者郭小林在听完讲座后,向王红教授请教:“今后,陈子昂历史文化还可以从哪方面挖掘以促进射洪本地文旅项目提升或是经济发展呢?”

王红教授提到:“一个地方出了一个文化人物,不是把他捧得高高的,而是应该把他的精神、他身上最美好的东西,化为我们今天所用。”王红教授还说,一种文化对一个地方的影响是巨大的。射洪可以说是唐诗精神的出发地,唐诗沿着涪江走出川去。我们可以在这边的山山水水之间,努力地把母语中最美好的诗歌文化打造好。“我建议年轻的朋友们想一想,我们虽然不一味地拔高,但我们可以让文人走到我们当中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