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打工新鲜事 | 关注留守儿童身体与心理健康,补齐这些成长中的“短板”

工人日报 2021-11-28 12:16 34618

近日,河南省封丘县赵岗镇戚城中学30多名学生吃了学校的营养午餐之后,出现呕吐、拉肚子现象。名义上的“营养餐”,却“豆腐有点馊,烩菜有点腥”。事实需要尽快查清,校园食品安全亟需监管,农村留守儿童的全方位保护更需要获得关注。

什么是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

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高农村学生尤其是贫困地区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健康水平,2011年10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1年秋季学期起,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

(一)在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开展试点,中央财政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试点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试点范围包括680个县(市)、约2600万在校生。初步测算,国家试点每年需资金160多亿元,由中央财政负担。

(二)鼓励各地以贫困地区、民族和边疆地区、革命老区等为重点,因地制宜开展营养改善试点。中央财政给予奖补。

(三)统筹农村中小学校舍改造,将学生食堂列为重点建设内容,切实改善学生就餐条件。

(四)将家庭经济困难寄宿学生生活费补助标准每生每天提高1元,达到小学生每天4元、初中生每天5元。中央财政按一定比例奖补。

会议强调,要加强学生食堂管理,严格食品供应准入,确保食品安全。制定中小学食堂供餐规范,明确数量、质量和操作标准。建立专家工作组,加强学校营养指导。补助资金严格用于为学生提供食品,严禁直接发放给学生和家长,严防虚报冒领。全面公开学校食堂和学生营养经费账目及配餐标准,接受学生、家长和社会监督。

(来源:中国政府网)

10年,农村学生的餐盘变了样

从“鸡蛋牛奶加餐”到“校校有食堂”,我国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10年来,惠及4000万学生。如今,这一政策正由让学生“吃得饱”向“吃得营养”迈进。

听到上二年级的儿子在学校能吃上鸡腿、牛排,还有紫菜汤、白菜汤,宋得春脸上挂满了笑容。现在,儿子的身高已经接近1.4米,在班里算是高个子。

从老家云南昭通到昆明打工的宋得春是一名外卖骑手,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一大早要把掺着玉米面的米先煮熟,再用烤锅把饭炒好,用罐头装着带去学校。

让宋得春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日子在2011年画上了句号。这一年,我国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以下简称“营养改善计划”),下决心改善农村学生营养状况,提高农村学生健康水平,促进教育公平。

10年来,29个省1762个县的4060.82万名学生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餐盘中的菜品越来越丰盛,学生从“吃得饱”向“吃得营养”迈进。

9月30日,财政部会同教育部印发《关于深入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造计划的通知》,进一步提高学生营养膳食补助国家基础标准,明确自2021年秋季学期起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膳食补助标准由每生每天4元提高至5元。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跟踪监测表明,2019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男、女生各年龄段平均身高比2012年分别提高1.54厘米和1.69厘米,平均体重分别增加1.06公斤和1.18公斤,高于全国农村学生平均增长速度。学生营养健康状况得到显著改善,身体素质得到明显提升。

从吃得饱到吃得好

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塘子街道中心学校校长施天平如今还记得,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前,他去学生家进行家访时了解到,不少农村家庭很少去街上买菜,自家田地种的蔬菜是什么就吃什么,很少能吃到新鲜肉,只有过年过节时能吃上腌制的肉,“一头猪可以吃两年。”

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后,中央财政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试点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2014年将补助提高至每生每天4元,今年又提高至5元。

寻甸县塘子街道中心寄宿制完小食堂从每天供应2个菜变为如今提供1荤2素1汤,小炒肉、藕煮花生、番茄鸡蛋汤……住校学生的午餐不仅能吃饱,还吃得有营养。校长李飞燕介绍,财政补助用在提供荤菜上,素菜则需要学生自己支付,每餐大约需要2元,肉菜如果有结余还会在晚餐时免费提供给学生。

为了让苗族、彝族、回族等少数民族学生以及走读学生都能享受到营养改善计划的福利,塘子街道中心寄宿制完小保留了早上提供“牛奶+副食品”的套餐,并随时调整营养结构,纯奶、甜奶、酸奶,面包、鸡肉肠、牛肉肠不重样。

在太平学校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信息公示栏上,提供的菜品越来越多,菜谱也越来越丰富,糖醋排骨、排骨煮萝卜、红烧牛肉都有。校长王夔介绍,学校会咨询学生喜欢吃的菜品,然后成立工作组讲究菜品营养成分,理出肉类、串荤、蔬菜、汤的备选种类,根据季节筛选出学生喜欢吃又满足营养均衡的菜品优先搭配。

记者走访发现,学生营养餐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从肉量相对较少变为以肉为主,同时也随着肉价的市场波动,有时供应串荤,有时供应全肉,保证每天能吃上一种新鲜的肉菜。

寻甸县教育体育局学生资助管理科科长龙江介绍,寻甸县塘子街道中心寄宿制完小2020年学生健康检测评价报告显示,在受检的596名学生中,约81%的学生处于中等发育水平。而现时营养状况显示,营养过剩人数80人,检出率为13.4%。

守护舌尖上的安全

“互联网+明厨亮灶”、“六T”实务管理、信息公开……昆明市推出了一系列措施,确保学校营养餐的安全。在王夔看来,食品安全工作是重中之重,食堂里的每一个环节都得盯得死死的。

记者在太平学校学生食堂看到,厨房的大门安装了门禁系统,需要食堂员工人脸识别才能打开,其他人无法进入。此外,墙上的电视实时显示后厨的监控图像,学校后勤副校长李海涛介绍,加工间、熟食间、生食间、切配间、炒菜台等重要位置都有摄像头覆盖,图像可以在自己电脑上实时查看。

在仓库间,大米整齐堆放在架子上,离地面、墙面各20厘米,李海涛解释称,空气有一定湿度,这样摆放能避免大米发生霉变。此外,记者看到,铁架上摆放的调料均标明了名称、生产日期、购买日期、有效期,食堂员工能一目了然掌握配料的保质期。

食堂的墙上还公示有食堂工作人员的健康证、从业证等信息,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措施、实际体验情况等信息,供师生、家长、社会各界监督。

此外,太平学校还专门设立了牛奶房,事先将牛奶按班级人数分好储存,房间内有摄像头监控、紫外线消毒,窗户上还安装了密网防投毒,大门口放置了两块防鼠板。李海涛告诉记者,牛奶集中喝完后又统一回收处理,除了保持校园卫生外,更重要的是防止学生没有喝完的牛奶放置一段时间后变质引发食品安全问题。

记者注意到,寻甸县155个义务教育阶段食堂的“明厨亮灶”视频监控不仅在学校本地储存90天,还在电信的端口云储存,该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教体局、学校以及学生家长等可实现全过程监管。

“4+X”探索家校“合力”

记者走访过程中,有基层教育人士表示,营养改善是一种补充性计划,不少学校在探索“4+X”模式,X代表家长需要承担的责任。王夔告诉记者,外来务工者忙于生计,而学校提倡陪伴成长的理念,老师和家长都要付出精力陪伴孩子,同时学校也在探索“家庭不足学校补”工程。

据介绍,学校还把学生的营养膳食学习融入体育健康课程中,有体育老师专门教“三减三健”等营养膳食相关的知识。同时,王夔建议,相关部门可利用假期对食堂员工进行食品安全、自身安全、操作细节、专业能力等方面的培训,组织开展员工厨艺大赛,提升食堂员工的技能。

在家庭责任方面,不少家长也开始重视孩子的营养餐食。饿了么外卖小哥杨光智送外卖时留意餐馆的菜品搭配,回家变着法地给孩子做菜,还从老家带来原生态的猪油,偶尔还让孩子吃点粗粮,在日常饮食中注重营养搭配。

营养改善计划10年来,也出现一些新的问题需要重视。在寻甸县塘子街道中心寄宿制完小,由于人手紧、任务重,无法满足走读生中午在校吃饭的需求,龙江告诉记者,寻甸县有575名食堂工勤人员,每月工资从500元到2400元不等,学校在食堂员工的工资支出方面压力很大。

昆明市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刘云表示,营养改善计划在对学生进行补助的同时,也应考虑给予食堂员工一定补贴资金,通过以奖代补等形式,按一定的学生与食堂员工人数配比来计划奖励补助,确保食堂运作更流畅、更稳定,调动食堂员工的积极性,让营养改善计划这一民生政策更好地延续下去。

(来源:工人日报记者 赵黎浩)

山西4.38亿元续力农村学生营养改善

11月25日,记者从省财政厅获悉,为进一步巩固营养改善计划成果,持续改善学生营养健康状况,省财政厅会同教育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扎实做好深入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相关工作的通知》,明确2021年秋季学期起,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膳食补助国家基础标准由每生每天4元提高至5元。其中,国家试点县所需资金继续由中央财政全额承担;地方试点县所需资金由地方财政承担。

2021年,全年共下达学生营养膳食补助资金4.38亿元,比上年增加11.8%,受益学生约57万人。

(来源:山西日报)

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

“百场宣讲进工地”启动

5月30日,2021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百场宣讲进工地”启动仪式暨首场宣讲活动在中建三局北京市海淀区建设工程项目工地举行。

志愿者及专家将围绕儿童政策法规、家庭监护、亲情沟通、安全自护等主题在工地开展100场关爱保护宣讲活动,呼吁外出务工人员加强与儿童、与在家照护孩子的长辈亲属的沟通联系,共同呵护孩子健康成长。

(来源:新华社)

广东百家社会组织“牵手”留守儿童

日前,广东省民政厅在广州市举行百家社会组织走近留守和困境儿童“牵手行动”2020年总结大会暨2021年启动仪式。

全省491家社会组织分为15个小组,自2021年10月起至2022年2月,面向汕头、韶关、河源等15个经济欠发达地区的留守和困境儿童实施关爱帮扶,以孤儿、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单亲儿童等监护困境儿童为重点对象,开展“走进监护困境儿童家庭”活动。每个小组将组织力量深入每一名监护困境儿童家庭,开展监护指导和家庭教育指导,提升家庭监护能力,督促家庭履行监护主体职责,最大限度地减少留守和困境儿童遭受侵害的危险。

据了解,“牵手行动”自2018年开展以来,广东省各级民政部门和社会组织积极响应省民政厅的号召,助力精准扶贫,带动乡村振兴,深入了解并帮助解决留守和困境儿童在监护、就学、医疗、康复等方面存在的困难,不断改善他们的生活,社会反响良好。

2020年,参与“牵手行动”的350家社会组织从帮教助学、成长教育、心灵关怀、医疗帮扶、扶贫帮困、优化环境、公益倡导七个方面,开展了134场儿童关爱帮扶活动,参与人员2500多人次,投入帮扶资金338.5万元,惠及1.5万余名留守和困境儿童,涌现出一批优秀案例、优秀项目、优秀单位和优秀志愿者。

(来源:中国社会报)

留守儿童抑郁率高

该补上乡村教育“短板中的短板”

乡村儿童抑郁检出率较高,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风险更大。近日举办的“全国乡村儿童心理健康教育痛点及公益帮扶模式探索”论坛,发布了《乡村儿童心理健康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乡村儿童抑郁、焦虑情况堪忧,留守儿童这两项指标均高于非留守儿童,还有超过3%的乡村儿童“想自杀”。

总体看来,在我国的基础教育体系中,乡村教育是“短板”;在乡村教育中,乡村教师是“短板”;在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中,心理教师更是“短板中的短板”。要保障乡村儿童健康成长,必须直面城乡心理健康教育资源配置不均的问题,缩小差距,补齐“短板”。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乡村学校规模普遍变小,这给配备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带来了很大的难题。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每所乡村学校也应配置至少一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但是,在一所学校可能只有二三百人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未必愿意拿出这一个编制。乡村学校普遍采取的方式,是让学科教师参加心理健康培训、兼职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前述研究报告显示:只有2.64%的农村学校设有专职心理教师。

这一现状,显然难以满足乡村儿童的心理健康需要。相比于城市儿童,乡村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受到家庭环境和校园环境影响,可能更严重。为应对生源减少,有的地方把乡村儿童集中在寄宿制学校就读,而寄宿学生因从小离开父母过集体生活,容易产生情感缺乏、孤僻、不合群、不自信等问题。另外,缺少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尤其是从城市返回户籍地读书的“回流儿童”,更是心理问题最严重的儿童群体之一。

加强乡村学校心理健康教育,需要坚持问题导向。要解决问题,必须更加重视乡村学校的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配备。当前,应该把每所中小学至少配备一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作为规范办学的“硬指标”。对地方政府而言,能否有针对性地增加面向专职心理健康教育的教师编制,并为乡村学校引进专业人才,是化解问题的关键。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公益金助力建设留守儿童“快乐家园”

日前,财政部向社会公布了2020年彩票公益金筹集分配情况和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安排使用情况。公告称,2020年国家共安排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165.85亿元,用于国务院批准的16项社会公益事业项目。其中,分配给留守儿童快乐家园项目0.15亿元,为农村留守儿童校外活动场所配置设施并开展关爱服务。

“儿童快乐家园”项目是公益体彩支持的一项专门面向农村留守儿童的公益项目。为探索农村社区关爱留守儿童的有效模式,2014年,全国妇联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面向留守儿童集中的乡镇村社区推出了“儿童快乐家园”公益项目。根据留守儿童学习生活及成长发展需求,统一配置电脑、图书、文体用品等硬件设施,并组织开展托管服务、心理咨询、安全知识培训等关爱活动,帮助农村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从2016至2021年,每年安排1500万元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用于开展农村留守儿童的帮扶关爱工作。截至2018年底,得益于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和其它社会资金的支持,该项目已在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捐建1065个“儿童快乐家园”,共投入1.065亿元。

(来源:中国体育报)

本期编辑:刘小燕 程莉莉

(点击关注工人日报微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