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波白边境皮球游戏:卢卡申科“下套”,波兰政府“赢麻了”?

澎湃新闻 2021-11-17 16:53 27884

在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线上铁丝网的一边,黑压压的人群挥动铁锹、棍棒、石块甚至双手猛砸路障。经过两周时间,聚集在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的人越来越多,成年人、妇女和儿童都加入了这支移民大军。在铁丝网的另一边,全身迷彩的波兰士兵或持化学喷雾,或操作水炮,奋力驱散“入侵者”。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15日,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库兹尼察,数千名难民来到白俄罗斯-波兰边境。人民视觉 图

目前约有3000至4000名难民正在波白边境的白俄罗斯一侧,另有至少1万名难民也在伺机进入波兰,这还没有算上聚集在白俄罗斯与立陶宛边境上的人数。波兰国防部已在波白边境地区部署了1.7万名士兵,以阻止试图冲破铁丝网的难民。立陶宛则早已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正加紧增派人手。

媒体公布的画面显示,大批移民在白俄罗斯与波兰边境搭起帐篷,点燃篝火,显然打算进行一场持久的“消耗战”。来自波兰的纪录片导演乌尔苏拉·格兰斯克走访了波兰一侧的边境地带,她撰文描述了自己看见的景象。

“那是一片冰冻的森林。”她写道,“越境后那些身着单衣的难民只能顶着零下十多度的低温在林中抱团取暖。林中没有道路可言,地面满是泥泞。在他们身后,一队一队武装到牙齿的波兰军警试图将他们赶回白俄罗斯一侧。”

波兰边境巡逻队的策略是,密切管控一切有人居住的边境小镇,严防移民接近这些定居点寻求庇护。按照乌尔苏拉的说法,军警们还会时不时主动深入森林,给惊魂未定的移民们来一场“突袭”。此外,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这些边境小镇中的大部分居民都上了年纪,他们习惯观看亲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PiS)的反移民电视节目,大多都对越境者抱有深深的敌意,部分人甚至还会报警或协助军警赶走移民。

“这就是一场你来我往的皮球游戏,(波白)两方的军警都在把这些移民来回‘踢’。”乌尔苏拉写道。

波兰警察带着巡逻犬“捕获”越境者

“皮球游戏”

与军警们类似的是,波白两国的政府也在开展一场口头上的“皮球游戏”,异口同声指责对方操弄了人道主义危机。

欧美媒体均将矛头指向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责白俄罗斯政府将移民驱向波兰境内,文章在描述现场画面时还使用了“放牧”(shepherd)一词,仿佛卢卡申科如牧羊人一般驱策大群移民进入欧盟。

现年26岁的明斯克市民阿纳斯塔西娅却不认同欧盟的看法。“凭什么只有白俄罗斯有义务来接纳他们?欧盟不过把我们当作可以随时施压的小国罢了。”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去年充满争议的大选中,一向支持卢卡申科的阿纳斯塔西娅一家不但没有去投票,反而流露出了对街头反对派的理解。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全盘赞同反对派和欧盟对卢卡申科的激烈指责。

阿纳斯塔西娅大学毕业后曾在白俄罗斯外交部工作,后来跳槽去了明斯克的可口可乐分公司。与很多白俄罗斯同龄人一样,她看美剧、学英语,憧憬着某天去英法等西欧国家学习深造。不过,这些完全没有妨碍她批评欧盟在难民问题上那“高高在上”(condescending)的姿态。

在她看来,明斯克的市民们对大量移民的存在颇有微词。过去两周以来,大量移民聚集在明斯克火车站,这种场面让长期生活在仍保有苏联色彩的白俄罗斯体制下的居民们感到很不适应。“我的家人都避免经过那些移民聚集的区域。这里的人们和西欧人不同,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几千个长着中东面孔的人在首都四处安营扎寨,不能指望我们像西欧的左派那样张开双臂欢迎难民。”

“欧盟不能一边唱着价值观和人道主义的高调,又一边把球都踢给我们,强迫难民回到白俄罗斯。毕竟,难民们自己也不想留在我们这个‘威权国家’。”阿纳斯塔西娅表达了自己的讽刺。

卢卡申科的手段

去年8月,白俄罗斯举行大选,现任总统卢卡申科胜出,国内反对派强烈质疑并抗议大选结果。欧盟等一些西方国家也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要求重新大选,并对白俄罗斯挥舞制裁大棒。在白俄罗斯看来,西方“怀揣政治动机制造混乱”不可接受,故其也以制裁回敬欧盟一记耳光。

今年年中,欧盟和白俄罗斯又因瑞安航空公司客机紧急降落一事再生龃龉。欧盟谴责明斯克强行“迫降”航班、抓捕机上支持反对派的白俄罗斯记者,并于6月追加了对白的制裁措施。

虽然内有反对派不时组织抗议,外有欧盟持续施压,但相对稳固的基本盘依然支撑着卢卡申科政府。经过一年多的拉锯,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已经留在了国外,国内的抗议声势也小了一些。像阿纳斯塔西娅一样原本被动摇的人们又重新习惯了卢卡申科的执政。

去年大选抗议事件后,欧盟的“步步相逼”式制裁激怒了卢卡申科。为了对付欧盟,他在今年6月底表示,白俄罗斯将不再阻止寻求进入欧盟的移民。对此,阿纳斯塔西娅不表示任何反对,但她也没有提及白俄罗斯政府在移民流动中扮演的角色。

美国《新闻周刊》报道称,卢卡申科发表上述声明后不久,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等国边境的移民数量激增,截至11月初,分别有约16000名、4000名、1800名移民被拦截。移民主要来自伊拉克、阿富汗和撒哈拉以南非洲。

随后,白俄罗斯在8月中旬又取消了对数个中东和非洲国家的签证要求,加上明斯克与也门、伊拉克、索马里、阿富汗和喀麦隆等国家的航班数量不断增加,从那时开始,数以千计的寻求庇护者不断飞往白俄罗斯,接着通过陆路前往波罗的海国家或波兰,再从那里前往德国。

如今经白俄罗斯进入欧盟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据《纽约时报》报道,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一些旅行社开始向有需求的当地人提供“白俄罗斯游”项目,申请者只要交上约3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9168元),就可以办理白俄罗斯签证,然后经阿联酋或者土耳其飞往明斯克。

波兰官方认为卢卡申科直接鼓动了这类旅行社的出现,让它们帮助移民进入白俄罗斯。11月初,波兰政府公布了一系列文件,包括收据、合同、签证申请表等,试图证明明斯克直接“指使”了这些私人机构参与运送移民。不过,这种说法遭到了白俄罗斯政府的否认。

到达明斯克后,成百上千的移民会先在当地旅店甚至车站等公共场合住下,再伺机前往波兰、立陶宛或拉脱维亚与白俄罗斯的边境。根据一些欧洲媒体的说法,很少有人靠自己到达边境地区,大部分人都乘坐了白俄罗斯政府提供的车辆,在某个集合点一起下车,然后再组织起来一同穿越国境。

对于成功越过边境线的移民而言,迈入波兰土地并不意味着到达苦苦追寻的“彼岸”。相反,他们要忍受波兰11月初的寒冷天气,更要面对波兰军警的围追堵截,历经千辛万苦后才有机会到达德国、法国等心中的“最优选项”。然而,即便如此,选择白俄路线的移民依然大有人在,有了明斯克政府的默许甚至支持,陆路的安全性总比乘船穿越地中海高得多。

尽管波兰乃至欧盟众口一词指责卢卡申科“操纵”了本轮边境移民风波,但相当多的越境者确实抱有强烈的迁徙动机,就算没有白俄罗斯政府的帮助,他们本来也会尝试各种办法从别国进入欧盟。

目前来到白俄罗斯境内的移民多为伊拉克公民,他们主要来自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聚居区。根据一些中东媒体的报道,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公立部门员工经常好几个月拿不到工资,包括电力、医疗、教育在内的大批公共服务部门被私有化,库尔德人家庭的平均收入急速降低,但物价却大幅度上涨。艰难的生活让他们选择主动踏上离家之路。

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苏莱曼尼亚(Sulaimaniya),数以千计的移民翘首盼望离开家乡前往欧洲。整个城市的气氛犹如一个大港口,街头到处是咨询出境机会的行人,当地的市场中也出现了专门出售加厚衣物的商贩,他们喊着“准备迎接白俄罗斯的大雪”向人群叫卖。拉维兹是当地一家旅行社的雇员,他告诉《纽约时报》,过去一周内接待了至少100名客户,他们都被成功送到了白俄罗斯。

波兰方面对此如临大敌,该国总理莫拉维茨基在华沙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会晤后表示:“我们应该说的是,需要禁止中东国家飞往白俄罗斯的航班。”他还声称,波白边境的难民危机是“来自白俄罗斯方面的国家恐怖主义”。

而在白俄罗斯一方,不断升级的局势使该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显得更加紧密,俄白两国近期刚刚签订了一份一体化条约。11月10日,俄罗斯还罕见派遣了两架具有核打击能力的图-22M3战略轰炸机在白俄罗斯领空巡逻,以示对其亲密盟友的支持。白俄罗斯国防部网站当天称,俄战机今后将定期在白俄罗斯领空执行飞行任务,以确保对空中和地面可能出现的状况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

法律与公正党“赢麻了”?

尽管波兰政府表现得十分紧张,并指责白俄罗斯给自己制造了一场危机,但实际上,此波移民仅数千人,其规模与2015年西欧接纳的移民相比并不大,不仅如此,PiS政府借助显示强硬姿态,已经在国内舆论场上得了分。

在浓厚的保守主义氛围下,波兰社会自2015年以来就形成了“绝不接纳一个难民”的共识。对于卢卡申科扮演的角色,波兰上下群情激奋。总理莫拉维茨基向国内民众保证,波兰的边界是几代人用血换来的,因此绝不会妥协。据法国24新闻网分析,在严控边境这一点上,莫拉维茨基政府得到了国内相当高的支持。

北京外国语大学欧洲语言文化学院讲师王弘毅告诉澎湃新闻,客观上PiS需要表现出对难民问题一以贯之的强硬,尤其是涌入的难民中的大部分都是其右翼叙事中比较敌视的穆斯林;而在主观上,PiS政府恰好可以利用该党在边境危机上的反移民立场,转移民众注意力,压制国内支持融欧主义者的声势,并放大欧盟移民政策的弊端和人道主义援助的虚伪性。

面对边境移民潮,布鲁塞尔的官员们也不好再对波兰政府横加指责,毕竟新一轮难民危机是欧盟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波兰和立陶宛认为,白俄罗斯敢打“移民牌”,背后少不了俄罗斯的支持:在“老大哥”提供便利的情况下,白俄罗斯以移民为武器,向北约防御的边缘地带发起一场“混合战争”。欧盟官员在公开表态中基本接受了波兰的这套叙事,并且表达了对波兰的支持。

在民间层面上,欧洲多国网络上也形成了“力挺”波兰的舆论。法德等国的媒体连续一周跟进了波白边境的动态,在评论区,这两国网民纷纷感激波兰为欧洲“挡枪”,避免了2015年的难民大潮再度出现,更有情绪激动者直接呼吁应该“派兵帮助波兰人”。

如此舆论氛围下,欧盟实施新的对白制裁显得顺理成章。11月14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与白俄罗斯外交部长弗拉基米尔·马克伊的电话会谈中表示欧盟计划施加新的制裁。

德国外长马斯则于11月15日在布鲁塞尔表示,欧盟对白俄罗斯严厉的经济制裁是“不可避免的”,他呼吁俄总统普京利用对卢卡申科的影响力,解决欧盟东部边境的难民危机。不过,截至目前,欧盟内部还没有就对白俄罗斯的制裁目标和手段达成一致。

为了统一对白俄罗斯的强硬立场,布鲁塞尔还不得不降低了批评波兰司法改革等内政事务的调门。趁此机会,PiS党政府推动了一些往日在欧盟眼中带有“威权主义”色彩的政策,例如收紧新闻媒体对边境最新事态的采访空间。

根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报道,总理莫拉维茨基领导的内阁已经出台规定,禁止记者进入离波白边境3公里范围内的地区。另外,波兰政府还宣布了紧急状态,包括人道救助人员在内的非当地登记居住者均无法进入边境地带,该措施的目的是阻止非政府组织向移民提供救援物资。

以应对边境危机为由,PiS政府已经打开了各种政策和法律的“工具箱”。根据路透社的报道,早在10月中旬,波兰议会就通过了一项新法案,允许军警等执法部门使用强力手段将移民拒于国门之外,而这是与欧盟的相关法规相悖的。

此外,波兰政府还大力开动舆论机器,力图展示各级政府、警察和边境巡逻队的高效与能力。该国主流媒体上公布的现场照片重点突出了少量井然有序、训练精良的军警面对大量混乱移民的场景,甚至还有的材料类似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通过无人机或热成像拍摄的动态画面,其中移民被作为目标,仅显示为一个小白点。

波兰边境巡逻队使用装有夜视设备的无人机监视移民动向

“这就像一个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一样,我们只需要在无人机或热成像仪后面观看目标被捕捉,而移民在这个游戏中已经被‘非人化’了。”乌尔苏拉写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