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面对面 | 速达:“不模仿别人,不重复自己”

扬子晚报 2021-11-13 19:26 27857

电梯抵达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办公楼层时,记者不自觉“哇”了一声,仿佛来到了幼儿园,动态投屏、过道墙壁上都是葫芦娃、黑猫警长这些卡通人物,感应门也童心满满,“美影宇宙”的氛围感拉满。接待的女孩笑说“在这里工作,都不想长大”。而“掌门人”速达办公室更像是一个IP陈列室,一面墙全是卡通人物,刚落座,记者就被她的耳环吸引,长的是粉色蟠桃,短的是孙悟空,配上她的暗粉色牛仔外套,粉粉嫩嫩,她笑说,这些是他们的文创产品。

《天书奇谭》上映的意义,

不仅仅是“回忆”

采访是在中午,上海秋高气爽,夹着些许燥热,速达也略显疲惫。最近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事务颇多,她一直连轴转:自己执导的动画电影《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国庆档上映,刚忙完一波宣传,紧接着《天书奇谭4K纪念版》官宣11月5日上映。采访当天,她被约了7个专访。吃完中饭就开始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作为南京姑娘的爽朗感顿时就出来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王涛 摄

《天书奇谭》 1983年就问世了,迟到38年后终于要首次登上大银幕,这部电影借鉴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绘画、雕塑、玩具、戏曲等艺术元素,汇集了众多民俗意象,可以说是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大成,在中国动画长片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速达回忆说,她10多岁时在电视上看到这部电影,当时就觉得它太神奇了,特别有趣,笑点特别多,“很多细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尤其是聚宝盆里冒出一堆爸爸那段,特别逗。后来我渐渐明白这是导演的良苦用心,就是要突破当时动画片偏教育的特点。

“其实,对我个人来说,《天书奇谭》的上映不仅仅是‘重温回忆’这么简单。”1999年,速达到上美影工作,2018年担任上美影厂长,《天书奇谭》是中国第三部彩色动画长片,是“经典中的经典”,是行业标杆之作,代表了当年中国动画顶尖水平,是老一辈优秀动画人心血与智慧的结晶。此番对《天书奇谭》进行超高清画面修复及声音修复,用数字化技术使影片焕发出全新生命力,并登陆大银幕,在她看来,这既能让更多观众欣赏到这部经典动画,也是对老一辈动画艺术家的致敬。

速达告诉记者,《天书奇谭》导演之一的钱运达,是她的大学老师,前一天她还推着轮椅上的钱老师一起参加了首映礼;《天书奇谭》的造型设计柯明,是江苏《新华日报》美术编辑,代表作有《曹冲称象》《荷花灯》《金瓜儿银豆儿》等,是她父亲速泰熙的老师。

她还透露,《天书奇谭》原片89分钟,这次上映版本100分钟,片尾加了幕后特辑,把一些创作资料和修复过程,以及对老艺术家们的采访放了进去,非常感人,特别温暖。

《小蝌蚪找妈妈》仍很惊艳

好消息是“水墨动画”复活成功

说到水墨动画,就必须要聊到上美影的“镇厂之宝”——中国第一部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这部1960年问世,只有15分钟的水墨片,当时震惊了很多国外电影节,收获了一波大奖,今天看来依然惊艳。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此后水墨动画创作陷入沉寂。直到2017年,上美影60周年时宣布要复活水墨动画,并推出首部水墨动画长片《斑羚飞渡》的2分钟试片,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年轻人大为惊叹地表示,原来动画片还可以这样呈现。

记者问及《斑羚飞渡》的进展,速达告诉记者,《斑羚飞渡》改编自沈石溪的小说。“它是中国乃至国际上的第一部水墨动画长片,八九十分钟,基本上没有对白,靠旁白音乐推进剧情,加上动物表演,以彩墨来呈现,有很强的艺术探索性。”速达还表示,《小蝌蚪找妈妈》偏黑白色,节奏较缓慢,更多是展现意境,而这次《斑羚飞渡》要用水墨动画来讲剧情故事,经过4年“死磕”,预计于明年年底前完成,初步估计2023年能上映。

据悉,普通动画都是单线,勾线点颜色,画面就出来了。但是要做水墨的效果是没有边线的,需要特殊技术,它的工作量和人力都是普通动画的三倍以上,很耗时。这种与商业价值脱离的巨大投入,使得水墨动画在“市场化时代”来临后陷入无以为继的尴尬。速达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动画专业,技术更新和研发也是她致力推动的,目前上美影的电脑制作水墨动画技术已经研发成功。

《山水情》,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8年出品的水墨动画电影

其实,上美影的镇厂宝贝太多,还有木偶片、剪纸片等等,这些宝贝有没有“盘活”计划?速达表示,这些都偏艺术探索,对技术要求高,意味着耗时,经济效益没那么好,无法支撑长片,基本是短片,很难市场化,大多在视频网站播放,做做衍生产品。当慢工出细活的匠心精神与快速高效的工业流水线相碰撞时,该如何抉择?速达认为,上美影是中国动画的“国家队”,肩负重大责任,不能只追求商业动画,对前辈艺术的传承和创新是责任之一。

“凡尔赛”有理

“美影宇宙”虽难但在尝试了

记者在上美影办公区转悠了一圈的感受就是,这完全不像一个成立于1957年的老单位。

其实这些年,上美影在社交平台上很活跃,官博之一@上美影动画车间,简介是“中国经典动画最性感的打开方式”,结合当下年轻人热点开发了很多小故事、小番外,近期的“葫芦娃爷爷叫你穿秋裤”“蝎子精为你盘点藏私房钱的十大最佳地点”等,跟年轻人打成一片,笑点十足。速达笑说团队非常年轻,大家会一起策划讨论,让合适的IP人物出场去勾连热点,效果都不错。

9月底,上美影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创作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宣传片也火了。视频里,孙悟空、雪孩子、哪吒等动画角色纷纷从冰雪上划过,一声“俺老孙来也”“孩儿们,操练起来”,为孙悟空配音的是李扬老师,熟悉的声音瞬间勾起了观众的童年回忆。

这些年,随着《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国产动画电影成为爆款,“美影宇宙”的呼声不断响起。速达恳切地表示,她也多次听到,但这有一定难度。“凡尔赛”一点来说,上美影确实宝藏无数,拥有600个动画形象的著作权,但它们不同题材、不同年代,甚至动画形式也不同,做融合有困难,但也在尝试,“今年我们刚推出轻松搞笑动画番剧《美影大乐园》,每集3分钟左右,31集,集合了很多IP人物,《葫芦娃》里的蝎子精、蛇妖,葫芦娃七兄弟;《黑猫警长》里的黑猫警长、一只耳、达达警官;《哪吒闹海》里的哪吒三太子,《天书奇谭》里的蛋生,《九色鹿》里的鹿,《大闹天宫》里的王母娘娘等等。”另外还在做的一部动画电影《大闹动画城》,将上美影IP与现实生活相结合,2023年能完成,已经有些“美影宇宙”了。

这么多IP,如何盘活得有新意?作为上美影的第一个女性“掌门人”,又有什么“野心”?面对这些问题,速达说,野心真谈不上,上美影一脉相承的创作精神是“不模仿别人,不重复自己”,她在努力践行这10个字,一直坚定地做几件事,激活老IP,开启经典影片修复的同时也开发新IP,比如她原创的大耳朵图图,2004年首播到现在也快20年,当时中国动画原创作品很少,她致力做出了这个温暖有戏剧感并且关注当下的IP,如今做了5季和两部大电影,每次都结合当下,关注新的社会话题。

可见,抓住年轻人,是速达思考的问题。记者在速达的办公桌上看到了很多衍生品,都是上美影授权的。“上美影在整个中国IP产业化方面起步很早,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涉及服装、食品、文具、日化、美妆、母婴、玩具、邮票、贵金属等等,动画片的生命力不仅仅在动画片本身,更多是后续IP打造,把动画形象捧热之后,得到很多年轻人喜欢后再开展商业合作。所以对上美影来说,创造一个优质作品,然后进行优质版权运营,再反哺给创作,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快问快答

K=孔小平

S=速达

K:“大耳朵图图”的原型是您的儿子?

S:对,他小时候招风耳,不过现在长大不明显了。他上幼儿园时,就知道图图的原型是他,他也会看我们设计的画稿台本。

K:图图的形象是您的父亲、南京著名设计师速泰熙设计的?

S:对,图图被大家熟知后,很多人喜欢喊他“图图爷爷”。他已经78岁了,还是依然保持各种好奇心,经常以图图为创作素材,之前画牛年萌宠,让“图图”长出了小牛角。

K:您是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画画的?现在跟父亲还有合作吗?

S:对,他大学毕业后去当化学老师,但业余一直学画画,后来调到出版社工作,我也耳濡目染,平时喜欢跟着他画小猫小狗,后来上了宁海中学,再考北京电影学院。我父亲真的是不知疲倦,一直在创作,也经常为上美影的动画片做创作。

K:我看你办公桌左手边墙上这幅画很有童心,你一抬眼就能看到,但这肯定不是上美影的IP作品,这是?

S:这是我父亲画的。哈哈。

K:速老还居住在南京,你经常回南京吗?

S:倒是他老往上海跑,这不,过几天他又要来上海参加老友的展览啦。父亲很喜欢南京的文化氛围,从我家露台上看出去,可以看到明城墙神策门。

K:就图图这个IP来说,从诞生开始就伴随您儿子的一生,他怎么看?

S:他觉得很特别。他对我一直都很宽容支持,现在在国外读电影摄影专业。这次国庆节《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上映,虽然他没机会看到成片,但是对我的宣传还是很配合的(哈哈)。因为我要用他小时候的照片,要先征得他的同意。他的“作品”还有别的,比如吴为山先生还曾以他为原型创作了雕塑作品《睡童》。

K:是什么让你20年如一日坚守在上美影?

S:我本身学动画专业,对它很热爱,上美影有这么好的土壤、根基和血脉,我是不舍得离开的。

文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视频 | 王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除署名外)

面对面系列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摘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