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弃渔人”:舍掉渔船,得到“肉眼可见鱼儿河中游”|三省立法·保护赤水河·深度②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1-11 13:28 96194

在河畔踱步的钱洪江

封面新闻记者 曹笑 杨澜 伍勇 刁明康 郝莹 雷远东 陈光旭 贵州习水报道

2021年10月17日,钱洪江坐在群峰村玉溪桥下的码头上,点了一支烟,拧着眉头,望着河道,水流不停冲出旋涡后又消失。

他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

14年前,钱洪江的父亲因为翻船,跌入河中再也没找到。即使这样,为了全家人的生计,钱洪江仍不得不接过父亲的衣钵——直到2016年底,农业部出台通告,规定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开启为期10年的禁渔,他才放弃坚持了26年的捕鱼生涯。

2016年,贵州省习水县要求渔民全部退捕上岸。其原因,是赤水河正面临危机,不仅高峰期有多达上百只渔船同时作业捕鱼,也由于沿岸部分企业直接向河道排污。此时再不加以保护,赤水河将不再是那条清澈干净的“美酒河”。

2021年7月,比以往更严厉的赤水河保护条例来了——云贵川三省人大常委会分别审议通过《关于加强赤水河流域共同保护的决定》,以及审议通过各自的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开始生效。赤水河流域拥有了最强法治保障。

从曾经的渔船渔民扎堆、河水难以直接饮用、目光所及难以见鱼,到现在无人捕捞、河水清澈可以直接饮用和做饭,八九月时河里满当当的尽是鱼,钱洪江感叹:“变化大了哟!”

群峰村和赤水河

祖传打渔术

靠河吃河看天还看水

10月中旬,赤水河畔的空气夹杂着凉意。清澈透凉的河水长年累月冲击着土城镇的山脚,沿岸留下了长长的、大小不一的石滩。

今年42岁、一米七出头、留着板寸、穿一件深蓝色夹克的钱洪江,轻车熟路地来到习水县土城镇群峰村玉溪桥下的一处河滩。这是他退捕许久之后,再次来到这里。选上一块扁石头,一连打了好几个水漂。他说:“小学五年级上了3天就没读了,喜欢看水、划船、摸鱼。17岁的时候就跟爸爸上船了,除了捕鱼我也不晓得可以干啥子。”

“捕鱼还是要讲技术的!”谈起这一话题,钱洪江一改不善言辞的形象,变得活跃起来,“先学编网,然后补网,网眼的大小是关键。每次出船,既要看天、也要看水。除了这些,还要熟悉每种鱼产卵、繁殖的时期。”老一辈打鱼人积攒了这些经验知识,再通过一生从事捕鱼工作的父亲,传授给了从小在赤水河畔长大的钱洪江。

钱洪江回忆,捕上鱼之后,父亲那一辈要提上街去卖。到了自己这一辈,情况变成谁要吃鱼就来家里自己称。“有时餐馆里面给我打电话,我就骑摩托把鱼送过去。”

十几年前最“相因”的是小杂鱼,只要10块钱一斤;大个的鲤鱼贵一点,要卖25元到30元一斤;更贵的鱼也有70元一斤的。施行禁捕政策最初两三年,因为市面上鱼太稀少,鱼价猛涨,鲤鱼变成50元一斤,黄辣丁从60元每斤涨到100至120元。

尽管丈夫拥有多年的手艺和经验,但钱洪江的妻子杨永林认为,出船捕鱼是一项危险的工作。结婚后不久,一次发洪水出船的经历,让机动渔船被泼沉,钱洪江的父亲因此被卷入河中,至今仍未被寻见。此后,每次钱洪江出船,杨永林总是提心吊胆。

“老是担心他的安全,也不晓得他今天能不能挣回钱。”十几年前,让杨永林担心的还有生计问题,说起这些,她面露难色,“一艘船一月只挣三四千块,还要两个人平分。我们屋里6口人,生活全靠这一两千收入,紧巴巴的。”

“买包盐巴都要望着他的,不够花。”她说,“经常为了钱吵架。”

群峰村在玉溪桥上设立的标语

禁渔令来了

弃船上岸愿意也不舍

2016年5月,钱洪江第一次得到了镇里所有渔民都将要退捕的消息。“我不愿意,心里不痛快的!”他说起自己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捕鱼干啥呢?船都没了以后靠啥过活呢?”

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2016年12月27日,农业部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正式出台,规定从2017年1月1日起,禁止一切捕捞行为,严禁扎巢取卵,严禁收购、销售禁渔区渔获物,实行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内为期10年的禁渔政策。

一条铁船补偿两万五千元,一条木船两万元,所有渔具上交补偿五千元,钱洪江细数着自己退捕的过程。“太便宜了,我不想拿这个钱,拿了以后也没出路,只有僵持下去嘛。后来我跟政府提了,希望能把工作安排一下,我才同意‘被收编’的。”

去酒厂工作!2016年底,钱洪江找到了出路——到土城镇当地一家大型酒厂,当酿酒工人。

开着摩托车接女儿放学的钱洪江

2021年10月13日15时左右,钱洪江骑着摩托车来到小学门口,等待上二年级的女儿放学。看到女儿时,钱洪江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朝着女儿做了个鬼脸。

同样在酒厂工作的,还有他的妻子杨永林。几年前通过了航车比赛考试,杨永林趁着酒厂招工报名后,有了第一份正式工作。如今钱洪江夫妇二人的年收入能达到7万元左右。“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一些,又安稳、又能存下来钱。”杨永林笑得很不好意思。

傍晚6点,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看着窗外渐暗的天色,钱洪江感慨道:“十几年前捕鱼的时候,要该去河里撒网了,第二天收,运气好可以拉一大网上来。”

停靠在岸的货船

鱼儿变多了

三省条例稳固河流保护

禁捕5年,赤水河发生的变化,让钱洪江感到挺惊讶。

钱洪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对于河流而言,最大的变化来自于水质和鱼。他说,以前由于周围工厂排污,赤水河里的水不能直饮的,“想要喝的话,放两颗明矾进去,把水放几天,脏东西沉淀一下。现在是可以直接舀起来喝了,去年夏天,屋头停了10天水,我就在河头挑了水回家弄饭。”

此外,河里鱼变多了,鱼的胆子也变大了。“之前大家都在捕捞,鱼只敢待在深水区,不敢往浅处游,用眼睛看不到。现在三、四月份,浅水区可以看到很多鱼。到八、九月份,一涨水,鱼会在水面上跳,想往哪游就往哪游。”

“以前的生活自由些,现在要更稳定。有时候在岸上走,看到水头那么多鱼,想去逮两条。”钱洪江说出自己如今的感受,笑了,“那也只有想一下了,我们这里只要你敢逮一下鱼就要被处理。”

鱼自由了,人也要去寻求梦想——来自土城镇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土城镇25名退捕上岸渔民及家人均已成功转业,或是留在当地创业,或是选择外出务工,其中家庭年收入达到10万元的就有6人。

河边捡拾垃圾的工作人员

2021年5月底,云贵川三省人大常委会分别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加强赤水河流域共同保护的决定》,同时审议通过了各自的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7月1日,三省的《共同决定》和《条例》同步生效。

其中《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明确规定:开采矿产资源应当采用先进技术和工艺,降低资源和能源消耗,减少污染物、废物数量,污染物不得直接向外排放;在国家规定的期限内,禁止在赤水河流域进行一切捕捞行为;禁止采购、销售和加工赤水河流域捕捞渔获物。

最后,土城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为了更好地防止偷捕,镇上组织了巡河专班,24小时不间断来回巡逻。此外,沿岸每公里设立一个监控,今年9月30日晚便抓到一个偷捕人员,公安机关以其涉嫌非法捕捞罪立案,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依法办理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fm1962315 2021-11-17

    保护水源

  • 大安区庙坝九房村第一书记王亚玲 2021-11-11

    保护赤水河👍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