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诗不可说丨沙僧的武器是木杖,什么木杖?

贵州广播电视台 2021-11-10 11:50 35329

阅读预警,这是一篇“毁童年”的小文章哦。

沙僧的武器,很多人记忆里都是月牙铲。但其实小说《西游记》里写得明明白白,沙僧的武器不是金属材质的月牙禅杖,而是一根木杖。什么木杖?这,这还真一时半会儿不大容易说清楚。

沙僧真正闪亮登场,是在《西游记》第二十二回《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里。当然,被木叉奉法“收”之前,人家不是“沙僧”,也不叫“悟净”。一打照面,他是那唐僧师徒三人眼里流沙河“河当中滑辣的钻出一个妖精”。在跟八戒打起来的时候,这老沙炫耀他的“宝杖”说:

我这宝杖原来名誉大,本是月里梭罗派。

吴刚伐下一枝来,鲁班制造工夫盖。

里边一条金趁心,外边万道珠丝玠。

名称宝杖善降妖,永镇灵霄能伏怪。

只因官拜大将军,玉皇赐我随身带。

或长或短任吾心,要细要粗凭意态。

电视剧《西游记》截图 图源:央视网

看来,这“宝杖”也是个名牌产品啊,玉皇大帝定制,吴刚采伐原木,鲁班精深加工的大师制作。而后边的这两句“或长或短任吾心,要细要粗凭意态”,一样的配方,好熟悉的味道啊,那不就是大师兄如意金箍棒的特技加持吗。如此说来,沙僧的宝杖,妥妥的“如意金箍棒”第二啊——也有可能排“如意金箍棒”第一,毕竟是天上神仙的事情,排名什么的,谁能说得清呢。

说不清的还有最关键的制作宝杖的原木,“本是月里梭罗派”。来自月宫,没有疑问。“吴刚伐下一枝来”,那一定是指从一棵神树上砍伐下一根树枝。既然如此,那这“梭罗派”到底是棵什么神树呢?

见仁见智,对于这个问题,因为关注点不同,而主要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聚焦砍伐者,因为是“吴刚”砍伐的,而“吴刚伐桂”的神话妇孺皆知,所以便认定那“梭罗派”就是月宫里的桂树。按照这样的思路,沙僧的宝杖是月宫桂树的一根树枝深加工制成的,也够神奇了。

但这个说法有个大bug。

关于“吴刚伐桂”,最早最全最权威的明确记载见于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咫》:

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

注意注意,“树创随合”,砍了,接着愈合,接着再砍,接着再愈合……这吴刚伐桂,本来就是伐了个寂寞,颇类似古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地推巨石上山,或许实质上是“永恒的惩罚”。因此,这“高五百丈”的“月桂”是不大可能被吴刚砍伐下一根树枝来又由鲁班去做了一根宝杖的。

电视剧《西游记》截图 图源:央视网

而关于沙僧的这个宝杖,《西游记》里还有另一个大型凡尔赛场景。

《西游记》第四十九回《三藏有灾沉水宅  观音救难现鱼篮》中,通天河的金鱼妖怪嘲讽沙和尚“半路里出家”,“像一个磨博士”,“会使擀面杖”。金鱼妖怪居然把“宝杖”说成“擀面杖”,这是肆意恶评悟净大师的宝贝武器,是可忍孰不可忍。

沙僧骂道:“你这孽障,是也不曾见!

这般兵器人间少,故此难知宝杖名。

出自月宫无影处,梭罗仙木琢磨成。

外边嵌宝霞光耀,内里钻金瑞气凝。

先日也曾陪御宴,今朝秉正保唐僧。

西方路上无知识,上界宫中有大名。

唤做降妖真宝杖,管教一下碎天灵!”

这里再次强调,宝杖出自月宫,来自“梭罗仙木”原木,实实在在仙木啊。由此,关于宝杖的第二种说法聚焦被砍伐“琢磨”的“梭罗仙木”,认为这“梭罗”就是“娑罗”,“梭罗仙木”就是娑罗树。

娑罗,梵文为sāla,本义是“高远”,又被音译为沙罗、萨罗、萨尔、索罗(西安市现仍有“索罗巷”)、多罗、苏连等等。娑罗树,是佛教文化中的圣树,相传摩耶夫人在兰毗尼园中,手扶娑罗树,产下释迦牟尼。而后来,释迦牟尼又是在拘尸那罗城外跋提河边的娑罗双树下涅槃的。而且,相传释迦牟尼入涅槃时,娑罗树同时开花,林中一时变白,如同白鹤降落,因此又称为鹤林、鹄林。这样的传说,简直有“树生树葬”的含义了。当然,严格按照佛教的教义,涅槃是超越一切苦乐,超越生死的,指通过宗教修行所达到的最高境界,彻底跳出了生死轮回。

可是,回过头来细想,这佛教的圣树,何以到了吴刚所在的月宫里?吴刚自然是很中国很中国的吴刚,属于道教里的仙人;而与如来佛直接相关的娑罗树跟吴刚扯上关系,这当然与佛教的中国化有关,是印度西来佛教对于中国固有文化传统的借用。

这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

《续高僧传》卷三十五引《荆南记》云:“晋永康元年,巴陵显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树。随伐随生,如是非一,树生愈疾,咸共异之。置而不剪,旬日之间,枝柯极栋,遂移房避之。自尔已后,树长渐迟。但极晚秀,夏中方有花。叶枝茎与众木不殊,多历年稔,人莫识也。后外国僧见之,攀而流涕,曰:‘此娑罗树也。佛处其下涅槃,吾思本事,所以泣耳。’”这娑罗树忽而生出,大异常理,又加上居然跟民众传说中的月中桂树一样,“随伐随生”,当然是超异的宗教的奇迹了。

娑罗树 图源:甘肃省崇信县龙泉寺景区

唐代张谓《安西道进娑罗树枝状》载曰:“……乃有娑罗树,特称奇绝,不比凡草,不栖恶禽……前件树枝,臣去载已进讫。臣……又采前件树枝二百茎,并堪进奉。如得托根长乐,擢颖建章;布叶垂柯,邻月中之丹桂;连枝接影,对天上之白榆。于物无遗,在人知感。谨差军将李滔押领赴京。”这应该是明确的连续两年都有向皇帝“进奉”娑罗树苗的官方文书。而“邻月中之丹桂”一语表明,在唐代,即已经把娑罗树与月宫“丹桂”相提并论了。

北宋欧阳修有《定力院七叶木》一诗,所谓“七叶木”,古人也是视为娑罗树的。欧阳修《定力院七叶木》诗曰:

伊洛多佳木,娑罗旧得名。

常于佛家见,宜在月中生。

暗砌阴铺静,虚堂子落声。

夜风疑雨过,朝露炫霞明。

车马王都盛,楼台梵宇闳。

惟应静者乐,时听野禽鸣。

这是一首咏物抒怀的五言律诗,其“车马王都盛”云云,显然是歌功颂德之语,而“伊洛多佳木”的说法,其实也是在一种雍容蕴藉的赞美,都是在说皇家都城繁华,树木成荫,王气郁勃,一派盛世景象。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文坛领袖的欧阳修在诗里也说娑罗“宜在月中生”,可见这样的文化认知已经成为北宋上层文人的一种文化认同。

至南宋洪迈撰《容斋四笔》,博学如他对于娑罗树与月宫桂树的渐趋合一也是一头雾水。《容斋四笔》载曰:“世俗多指言月中桂为娑罗树,不知所起。”这一传播例证表明,可见,外来佛教的说法穿上本土民俗文化的马甲,生命力是多么的旺盛。

而终于熬到明朝了,《西游记》成书,沙僧沙和尚悟净大师的“宝杖”打造出来了。宝杖的原木确实明明白白说是“梭罗仙木”,然而,这“梭罗木”早已不是释迦牟尼出生与涅槃相关的那娑罗树了,而是与中国月宫桂树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有着中国月宫桂树样貌,有着中国月宫桂树精神的“梭罗木”了。

电视剧《西游记》截图 图源:央视网

讲到这里,还有个小疑问。这“梭罗仙木”宝杖如此名贵,玉皇给卷帘大将使用很排场,很长脸面,很有feel。但老沙被贬之后,宝杖不是应该马上收回的吗?为什么以后老沙还一直用一直用一直用呢?再联想到老沙还一再向人家炫耀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和玉皇的关系似的——难道,难道,难道这老沙作为玉皇的生活秘书是玉皇派到取经团队里的卧底?!

呃,我不是挖坑,什么“卧底”?这当然只是个脑洞而已。

回到本文的题目上讲,你觉得沙僧的武器,同时也是他挑着行李的“扁担”是一根酷酷的金属材质的月牙禅杖,那是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看多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翻一翻全本的《西游记》就会知道,沙僧的武器不是金属材质的月牙禅杖,而是一根木杖,是一根被揶揄为“擀面杖”的木杖,是一根具有月宫桂树神性的“梭罗仙木”木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